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科幻小说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九十一章 乱念诗是要出事的

第六百九十一章 乱念诗是要出事的

    “打开箱子。”

    白夜说道。

    四个人身后那沉重的箱子打开,一阵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箱子里面,赫然是一只只耳朵。

    还有几个人的脑袋。

    脑袋还很新鲜,估计才刚刚离开身子没有多久。

    赵构已经不愿意再看这些血淋淋的东西。

    他还只是个没有出过神都的皇帝啊!

    “这是什么?”

    撇开目光,赵构强忍着恶心问道。

    “这个家伙说不是陈兵边境吗?”

    神雕侠白夜指了指卜见的脑袋说道,“所以,我就让萧大侠带人去了一趟。收获,看来颇丰。”

    赵构眼中迸发出惊喜的神采。

    白愁飞果然早有准备,不愧是要灭金的男人。

    “至于这几个脑袋。”

    白夜一招手,一颗脑袋飞起,落在了蔡京的怀中。

    让目光呆滞的蔡京大叫一声,慌乱地把怀中的脑袋丢在了地上。

    “这样不好吧?蔡大人。”

    白夜看着蔡京说道,“前几天还叫别人小甜甜,现在就弃之如敝履了?”

    “你在说什么?”蔡京很勉强地回答。

    “这个脑袋,可是从你府上拿到的。”白夜说道。

    跟蔡京联络的,当然不是由卜见带的使团。

    而是提前秘密入京的另外一批金国人。

    这些人,是金帝十一翼的成员。

    完颜阿骨打麾下最强大的高手团天上的翅膀、金帝十一翼。

    当年萧秋水带领一批江湖人,硬生生扳回了战场上大宋的劣势。

    将金国大军阻挡于国门之外。

    尽管没有真正跟萧秋水对上,但阿骨打和完颜决两人,也很清楚。

    想要入侵神州,取宋而代之。

    神州的江湖、武林,是一个巨大的阻碍。

    必须要拔除。

    没有那些武功高强、愿意舍身取义的江湖人士碍事,灭宋,会轻松很多倍。

    金国大王完颜决率领金帝十一翼,还有一部分的精锐。

    其实已经进入到神州大地。

    做好了灭掉整个江湖势力的准备。

    蔡京,就是他们接触到,可以合作的对象之一。

    对于江湖,蔡京也是非常不满。

    那些该死的江湖人,有一些人可以威胁到蔡京本人的生命安全。

    哪怕有老中青这种级别的高手贴身保护,蔡京依然没有太多安全感。

    再加上想要借此机会扳倒白愁飞。

    双方自然一拍即合,达成共识。

    金帝十一翼的部分成员,就在蔡京的家中。

    一方面保护这个合作者的安全在榨干蔡京的价值前,他可不能死。

    另外一方面,则是方便行事。

    只可惜,老不死、中间人死于关七之手。

    最后剩下的青梅竹重伤。

    蔡京的手下没有了真正的高手。

    也没能发觉自己已经被诸葛正我彻底盯死。

    金帝十一翼跟蔡京秘密接触,再小心,也会露出一些蛛丝马迹。

    被诸葛正我告知白夜。

    而白相爷行事,不会跟诸葛神侯一样讲规矩。

    什么,蔡京疑似跟一批外来者秘密接触,好像要搞事?

    只是蛛丝马迹,没有证据?

    没事。

    那个谁,老燕、阿七,随便谁,去解决一下。

    没关系,弄错了,出了事情由白相爷负责,放手去做。

    刚刚从边境赶回的几个人,再一次出手。

    确定是金国奸细后。

    哪怕是萧秋水,也不会有任何留情。

    眼下的局面,就是这么形成的。

    能打,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蔡大人,你和金国奸细合谋,欲行刺官家,可是逆谋大罪啊。”

    白夜看着蔡京说道。

    “我没有要行刺官家!”大势已去,蔡京方寸大乱。

    “哦?这么说,还是有合谋的,只是没有逆谋。”白夜“恍然大悟”。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蔡京的官帽不知何时都已经掉落在地上。

    身上、脸上全是鲜血蔡京头发散乱,看上去像是一个老疯子。

    “官家。”白夜不再理会蔡京,转身看向赵构。

    “来人!”

    赵构扬眉吐气,“将这老贼押入天牢,我要拿他的脑袋去祭旗!”

    言下之意,已经是决定发兵灭金了。

    大势已成。

    墙头草、蔡党们自然不敢再反对。

    在一片赞同声之中,大局已定!

    换了一个地方。

    白夜、赵构等人齐聚一堂。

    大局已定,但真的要发兵灭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方方面面都要做好。

    当然,对白夜来说,事情其实没有那么麻烦。

    “朝廷大军,要求很简单,不需要他们进攻,只需要他们守成。”

    白夜说道。

    “守成?”诸葛正我有些疑惑。

    “是的。”

    白夜点点头,“真正的攻坚力量,是由这四位带领江湖高手,组成的奇兵纵横天下!”

    萧秋水、燕狂徒、关七、李沉舟四人。

    如今江湖,或者说整个天下。

    最为强大的四个人。

    每个人的武功,都是改变地形这一级别的。

    在沙场上,关七和燕狂徒两人又极为有利。

    两人修炼破体无形剑气,在自身累得精疲力竭前。

    战场上的死气,都可以为他们所用,还不用抽取草木、天地之气那么麻烦。

    完全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破体无形剑气,乃是一等一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功”。

    这四个人

    就是人形自走万人大军。

    是的,白夜从来没有把灭金的真正希望放在朝廷的军队上。

    朝廷的军队,据城而守勉勉强强。

    要他们入草原之地,跟擅长骑马作战的金国骑兵打,就相形见绌了。

    江湖高手,才是白夜灭金的底牌。

    唐门的阵法、毒,各个门派的阵法,在沙场之上,可以发挥出来的威力,远胜江湖厮杀。

    而以萧秋水等人的实力和威望。

    再加上白相爷威压一世。

    足以把那群各自为战、一盘散沙的江湖人拧成一团。

    成为最为锋利的刀刃。

    刺入到金国的心脏中。

    如果事情顺利的话,白夜都亲自出手。

    有萧秋水他们带领的纵横天下,便已经足够了。

    萧秋水的实力,也足够让燕狂徒、李沉舟、关七三个鼻孔朝天的家伙,同意他担任首领。

    原本就有的沙场经验,加上擅长军事之人从中辅助。

    白夜相信,萧秋水不会让他失望。

    “可行。”诸葛正我言简意赅。

    退一步来说,万一失败了,还有白相爷出马。

    诸葛正我可知道,白相爷和萧秋水、燕狂徒一战,生生轰碎了一座山峰。

    打破了他对武功的认知。

    “那就这么定了!”赵构意气风发,“若能灭金,朕绝对不会亏待你们。”

    “不需要。”李沉舟冷冷地说道。

    四个人中,就他一个人生闷气。

    明明说好的先灭宋,再灭金呢。

    结果呢?

    现在要先灭金来保存权力帮基业。

    换取日后的大业。

    李沉舟很生气,对于赵构,自然冷言冷语。

    萧秋水轻轻叹息一声,江湖人,就是一群问题儿童,队伍真不好带啊。

    还好燕狂徒言出必行,说了以萧秋水为主,就以萧秋水为主。

    关七很听白夜的话,也会支持他。

    不然再多个人闹脾气,萧大侠就要使出惊天一剑教育、震慑一下“熊孩子”们了。

    “大哥,我想要见小白。”关七开口说道。

    白夜看向赵构。

    赵构沉默了一会儿,略显艰难地点头。

    现在的关七为大宋流过血,立过功,他要见太后,赵构无法拒绝。

    “阿七、萧大侠一起去吧。”白夜说道,“老燕,阿李,跟我走一趟,我们再找个有分量的脑袋祭旗。”

    “还有谁?”

    赵构诧异地问道。

    “金帝十一翼没死完,还有人在另外的地方潜伏。”

    白夜说道,“说不定,连完颜决那个家伙也在京城。”

    “好!”燕狂徒大笑。

    完颜决,金国大王,应该是一个可以让他活动开的对手。

    什么金帝十一翼,还没用力,对方就倒下了。

    还有关七和不孝子抢怪。

    “我们杀了五个,还有六个人,你知道下落?”李沉舟问道。

    “不知道,我猜了一个。”白夜说道。

    李沉舟轻轻出了一口气,这种人,凭这么强?

    “万一猜错了呢?”

    “猜错了?”白夜冷笑一声,“猜错了就丢个脑袋进去,办成铁案。”

    “咳咳!”

    赵构大声咳嗽起来,“白卿,白卿,冷静一点。”

    “放心吧,官家。”白夜说道,“九成以上把握,毕竟那位小侯爷的诗号,都快要把他跟金人来往过密写在脸上了。”

    谈笑袖手剑笑血。

    翻手为云覆手雨。

    神枪血剑小侯爷。

    神通侯,方应看。

    这就是白夜要找的人。

    “血剑”说的是方应看如今已落入到白夜之手的血河剑,修炼的《血河神剑》武功,还有演化的血河神指。

    而神枪的含义,知晓的人少之又少,寥寥数人而已。

    几乎所有人都只当小侯爷还有一手好枪法。

    但实际上,他的好枪法来自于女真皇族绝学《乌日神枪》!

    方应看勾连出来的利益团体,有桥集团。

    也有着足够的实力,在神都当中隐藏、庇护住金帝十一翼这些人。

    能有这个本事的人不多。

    有动机、有理由做出这件事情的人,更不多。

    加起来,范围就缩小到了极限。

    金帝十一翼剩余之人,若躲在神都之中,九成概率就在这位神通侯的府上。

    白夜的自信,可不是盲目。

    “所以啊,年轻人乱念诗,是要出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