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荆楚帝国 > 第五十六章 办法

第五十六章 办法

    在楚国郢都,屈开不是一个知名人物,知道他氏名的人少得可怜。即便知道,也只清楚他是屈氏旁支的旁支,少年时曾游历天下。从不闻名,其人相貌也素来不扬,不穿朝服只穿葛制深衣的时候,外表与庶民老叟没有什么两样。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人,保护着楚国的机密不被他国侯谍刺探,坚守着那条看不见的防线。他的死不亚于项燕的死,甚至可能比项燕的死更难以弥补——很难再找到一个合适并且信任的人接替他的位置。

    熊荆命令曾阴彻查,但屈开已经死了,楚秦鏖战不止,必须马上任命下一任知己司司尹。同时,各国发行的第一期国债几个月后便将陆续到期,四国金行要有足够的金银准备承兑。赵国已经亡了,齐国岌岌可危,但越是这样,就越是要维护四国金行的信誉,有了信誉,才会有源源不断的金银和资源投入到战争当中。

    因为传统学识的限制,熊荆并不太清楚债务——战争的二元转换。但他毕竟记得一、二战中债券都取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英法用债券绑架美国、争取犹太人的《贝尔福宣言》、战争英雄回国卖战争债券,这是非吏治国家总动员的一种重要方式。

    这种方式的好处是不需要机关枪征粮队,但需要海量的真金白银。实际上如果有钱,不需要什么征粮队,农民很愿意把粮食送到市场上,奈何没有。四国之中最强大的楚齐两国都是非吏治国家,无法像秦国那样靠官吏动员整个社会的资源,债券是没办法的办法。如果连这种办法都破产了,那战争也将接近破产。

    曾阴离开后,继续的财政会议上,石尪很快吐出了一连串的数字:王廷金银撑不到三个月之后,即便能撑到,也没办法支付即将要承兑的第一期八万七千金的各国国债。

    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件事情,其一,马上召见各国子钱家于郢都会商,由他们负责承兑第一期国债并负责包销第二期国债。有所得必然有所失,四国金行的控制权将失去或者失去很大一部分,这是件让熊荆非常犹豫的事情。

    ‘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罗斯柴尔德如是说。正因如此,虽然隐隐觉得放弃四国金行控制权对楚国有利,熊荆仍难以下定最终的决心。

    其二,依靠红洋舰队对香料产地无情掠夺。楚国还没有建立新的香料贸易网,但攻占香料产地后,掠夺当地人在漫长时间里通过香料贸易积累的财富,或许可以填补金银通货的缺口。

    只是这样做将付出巨大代价。阻截香料贸易、攻占香料产地,杀死一切反抗者,这些并不是什么大事,几年、甚至几个月后人家就忘记了。掠夺财富就不同了,楚国的敌人是其他贸易商,要垄断的是香料贸易,而不是要杀掉香料生产者,垄断香料生产。

    香料还是香料,贸易还是贸易,楚国要做的只是将原先从红海、从阿拉伯沙漠进入地中海、西亚的香料从海路绕过好望角运入地中海。如果掠夺了香料生产者,对今后不利。

    其中最严重的后果是时间,掠夺伴随杀戮,杀戮势必混乱,而混乱将延后新贸易体系的建设。根据红牼传来的鸽讯,每年流入地中海西亚地区的乳香数量高达两千五百吨,没药五百吨[注20],胡椒的数量与没药相当,可能会更多一些;闭鞘姜只有胡椒的一半。

    而香料的价格,上等乳香每斤(327克)卖六德拉马克,中等乳香每斤五德拉马克,下等乳香每斤三德拉马克[注21];没药价格混乱,每斤大约在八德拉马克;胡椒每斤十五德拉马克[注22];闭鞘姜的价格六德拉克马[注23]。

    仅仅两千五百吨乳香,以每斤四德拉马克的价格计算,其贸易额为三千万德拉克马;没药贸易额为一千两百万德拉马克;胡椒贸易额为两千三百万德拉马克;闭鞘姜贸易额为四百五十万德拉马克,累加共计六千七百五十万德拉马克。

    贸易额如此巨大,利润哪怕只有一半,每年也将超过三千万德拉马克。实际利润远远不止三千万德拉马克,乳香从产地运到地中海东岸,每匹骆驼需要支付六百八十八德拉马克的税费、食料饮水等花费,平摊在每斤乳香上的成本超过一个德拉马克。从地中海东岸港口运输到地中海各处零售商手上时,成本还要上涨一个德拉马克。

    在产地,每斤中等乳香的价格很少超过一德拉马克,下等则更少,很多时候每斤只需要二个奥波(1/3德拉马克)。等于说是,沿途的税卡、商站以及大小贸易商人拿走了销售额的三分之二,产地只得到九分之一,零售商得到剩下的九分之二。

    按照这个比例,香料贸易每年将产生四千五百万德拉马克利润,相当于18.9亿钱,19.68万金。而货物重量仅为三千七百五十吨,十艘饕餮号货船或者三十艘朱雀级飞剪就能运完。

    先不说四千五百万德拉马克的贸易利润仅仅来自乳香、没药、胡椒和闭鞘姜,没有计算甘松香、三条筋叶、桂皮,以及丝绸、楚纸、宝石、珍珠、象牙、棉布、蔗糖、香木的利润。前者的利润已经很惊人了,掠夺如果造成产地混乱,每混乱一年就要损失四千五百万德拉马克利润,以后因为掠夺造成的仇恨每年又要损失几百万乃至上千万德拉马克利润。

    基于以上理由,红牼在鸽讯中强烈要求变征服为合作,战争的目的是为了拉拢南阿拉伯、索马里半岛的香料邦国,同时将贸易商取而代之。这样做的话,最快今年十月在季风转向时便可运出第一批乳香没药前往绿洋,明年年中在东地中海销售,后年夏季——因为没有返回的航道资料,也许是第三年的夏季才能带着贸易所得返回僧罗迦港。

    这样做的话,红洋舰队不但不能向国内输入金银,反而要把国内的金银运至红牼手上,以向那些城邦购买香料,双方建立初步的合作关系。这笔钱并不多,总计不超过两万金,由十二氏与王廷一起分摊,王廷支付不过万金。

    两个解决办法。选择前者必然会让子钱家做大,掌握天下的金融控制权,但国债问题能够轻易解决,同时香料贸易得以快速进入正轨。勘探出从地中海返回僧罗迦的航道后,五年时间即可基本建立一个新的香料贸易体系。

    而选择后者,国债问题也许能够解决——这取决于那些只获得九分之一香料贸易额的香料生产者是否积累了上百年的财富,如果没有,或者这些财富在掠夺前被他们转移、掩埋,国债问题最后还是要依靠各地的子钱家出资解决。

    香料贸易会因此受阻,如果当地人的反抗像粟特人反抗亚历山大那样坚决,其后果不但耽误香料贸易体系的建设,还必须增派上万名士卒前往香料产地维持治安。

    熊荆反复考虑着这两个办法的利弊以及它们将造成的后果,两者的利处都是他想要达成的,两则的坏处则是他想极力避免的,然而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既……,又……”这样的办法他以前很相信,现在一点也不信。这种办法十有八九是万金油式的讨巧,最后什么也解决不了。再往深处说,这是穷者的无奈,因为他们实在缺少资源。

    “观卿,占卜吧。”三日后正寝,熊荆召来了太卜观曳。反复考虑无法做出决断的他,打算将这个问题交给神灵。

    “大王欲卜何事?”观曳对熊荆召见自己有些迷糊,他知道熊荆素来果断。

    “何事?”熊荆想的太复杂了,观曳一问费了好一会他才把这个问题简单化,最后浓缩成八个字:“有债到期,是借是夺?”

    观曳不知八个字背后的事情,他没有占卜,而是讶然道:“既有债,又为何夺之?既夺之,又为何还债?”

    “恩?”熊荆闻言一怔。他从未把问题简单化来考虑。

    “非九天则大侐,则母敢斁(yi)天灵。”观曳再道。这是灵教创世神话中的语句,是说凡人要敬事九天以求太平,万不可蔑视亵渎天神。“有借自有还,有得必有失,此天地大道。大王何以行半而弗全终?”

    “可……”抹去主语,只剩具体行动,事情立即变得完全不一样了。这就又出现一个问题,不同的人是否以不同的方式对待?

    熊荆花了大约一刻钟向观曳全面阐释这个问题,观曳听完又是摇头又是笑,他问道:“臣敢问大王,买券之人可有秦人?”

    “有,有秦人。”四国债券不但是关东人买,秦人也买。为何?一万金重两点五吨,而一张一万金的债券仅重十克。‘官无常贵,民无终贱’的秦人比关东人更需要保存财产,债券、特别是记名债券是他们的最好选择。

    “秦人乃我仇敌,若秦人持券而来,兑否?”观曳再问。

    秦人是生意对象,香料生产者也将是生意对象,熊荆有些顿悟,道:“寡人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