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恐怖小说 > 恽夜遥推理 > 第两百二十一章鬼魅的谜语之屋:沫吉和绪言篇二

第两百二十一章鬼魅的谜语之屋:沫吉和绪言篇二

    年轻的男人就是沫吉,很快,恽夜遥就从沫吉口中得知了他与谢云蒙相遇的经过,这件事让管理员婆婆也很惊讶,她说:“小吉,这么说,你让段先生带了一个陌生客人去飞鸟草喽?”

    “啊,是的。”

    恽夜遥似乎从两个人的话语中听出了点什么端倪,他问道:“难道这里不是飞鸟草旅馆吗?”

    沫吉愣了一下回答说:“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不过这个不能提前告诉你们就是了,每次有新客人来的时候,飞鸟草就会举办斯芬克斯的猜谜聚会,没有猜中谜语的人会得到一次恶作剧惩罚,我们这里的飞鸟草等到午夜2点之后会公布答案,并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哦。”

    “不过,这样的聚会陌生人是不可以参加的,只有熟悉的朋友或者介绍过来的人才行,而我就做了谢先生的介绍人。”

    “事实上,沫吉先生。”恽夜遥突然之间称呼出了沫吉的全名,要知道之前沫吉从来没有告诉他自己的称呼,所以这让沫吉非常惊讶,他看着恽夜遥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今天应该有一位邀请的朋友推脱没有来吧?”

    “是的,你是怎么知道的?”沫吉奇怪地问,并且补充说:“这个人是主人家的老朋友了,但是一个月之前他到这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疯疯癫癫地跑掉了,还把管理员婆婆的东西弄得乱七八糟,这边的窗户也是他打破的。”

    “本来主人家找了个理由邀请他,是想要让他参与我们的游戏了解之前误会的事情,不过,他可能是吓着了,怎么也不愿意来?难道你们是他介绍过来的吗?”

    “是的,就是这样,他跟我们描述了你和一个叫段宏业的人,说是让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找你们就可以了,我刚才在门口的时候没有认出你来,所以也不敢直接称呼。”

    经过这样一交谈,恽夜遥和莫海右成了男演员介绍过来的客人,而谢云蒙则成了沫吉介绍的朋友。当然,男演员给的照片还在谢云蒙身上。不过这样也好,恽夜遥和莫海右就有充足的理由参加,今晚在这里举行的猜谜游戏了。

    反正不管结果怎么样?恽夜遥也认为即可以了解到事实真相,又没有发生什么犯罪事件是最好的。此刻,如同本末倒置一般,恽夜遥的心情在逐渐放松下来,沫吉和婆婆似乎对他都非常坦诚,而且主动说起一个月前男演员遇到的事情。

    他们的说法明显可以确定两件事,第一,这栋飞鸟草旅馆确实隐藏着奇异的秘密;第二,谢云蒙已经在飞鸟草里面了,只是此刻恽夜遥和莫海右看不到他而已。

    按照沫吉说的,只要等到午夜2点,一切想知道的秘密都可以知道,这样一来小蒙和小左也可以来得及在周一之前赶回市,不至于耽误工作。

    此刻,管理员婆婆已经回到厨房里去了,在她经过大黄狗身边的时候,恽夜遥看到那条狗,还是纹丝不动躺在那里,于是问:“这条大黄狗是不是生病了?”

    沫吉探头看了一眼,回答说:“不是的,它年纪太大了,又胖,所以成天就喜欢睡觉,没关系的。要不我们也上楼吧,这么长时间,你的朋友也应该挑选好房间了。”

    确实,楼上的莫海右在他们交谈的时候,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来。恽夜遥也想知道小左在干什么,马上与沫吉两个人朝楼上走去。

    他们前脚刚刚离开,厨房里的婆婆表情就立刻阴沉了下来,就连眼神都变得锐利和有神起来。她踢了踢地上的大黄狗,狗的身体底下立刻露出一点点腐烂的皮毛,瞬间又被上半部分完好的皮毛压制在了下面。

    但奇怪的是,怎么看这条狗都不可能是活的,却没有发出任何腐臭的味道,甚至可以说它身上什么味道都没有,就连外面的纯白色小狗都完全不理会它的存在。

    婆婆等恽夜遥和沫吉完全看不到厨房内部之后,拿出一块干净的桌布,将大黄狗连同它下面压着的地垫放到桌布上面,严严实实包好,然后拎起来朝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

    楼下人此刻的行动,根本就没有引起楼上几个人的注意,沫吉还在兀自陪着恽夜遥一间一间房间找莫海右。他们从楼梯口第一个房间开始找,一直找到原先有住客的那间房间隔壁,才找到了莫海右。

    进入之后,两个人看到法医先生正在整理着头发和西装,好像是沾染上了灰尘一样,沫吉赶紧说:“抱歉,这里今天还没有打扫过卫生,如果你决定住这一间的话,我立刻就去拿吸尘器和抹布过来打扫。”

    “不是,”法医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衣服,一边说:“房间里非常干净,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说完,他就回过头来朝向门口的两个人。

    由于头发变得凌乱了,莫海右与恽夜遥容貌变得更加相似,沫吉再一次恍惚起来,这两个人要是不是双胞胎,任何人都不会相信的吧!

    不过他这次忍住了,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因为明显他们不想承认双胞胎的事情,所以自己有什么必要去招人烦呢!

    依旧保持着客套的笑容,沫吉走进去再次问了一遍是否已经选好房间了。莫海右作出了肯定的答复,不过,在告诉沫吉自己选择的具体房间之前,他又追加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楼梯口正对面的三个房间都没有窗户?”

    “我也不是很清楚,这边的飞鸟草最早的时候就是严婆婆的家,后来合并成了旅馆,具体你们如果想了解的话,等一下问严婆婆就可以了。”

    恽夜遥问:“严婆婆就是楼下的管理员婆婆吗?”

    “不是的,严婆婆不在这里,不过你们会在游戏结束的时候见到她,严婆婆的脾气很好,而且很喜欢和年轻人交谈哦。”

    莫海右没有再问别的问题,他选择了眼前的这间房间住下,沫吉问:“那么恽先生呢,你住哪间?”

    “他和我住一起!”莫海右用一种不容置疑的态度,他平时虽然总是把心事藏起来,但偶尔的时候也会特别放得开。

    沫吉并没有对此表示出疑惑,只是简单告诉两个人晚饭会安排在晚上:30,就在一楼进门的大厅里,所以他们可以安心休息一会儿。

    等到沫吉离开之后,莫海右关上房门对恽夜遥说:“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恽夜遥此刻已经一脸好奇地凑过来了,他一见到小左在整理头发和衣服,就知道他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了。还有一个原因是,虽然沫吉和婆婆没有注意,但并不代表恽夜遥没有注意莫海右的动向。

    莫海右进入楼梯口正对面的第一个房间之后,根本就没有出来过,可是等到自己上楼,他却出现在了对面的房间里面,所以这里一定有蹊跷。

    “小左快说。”

    正当莫海右要开口,他身后某个地方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响动,好像是什么东西撞击在木板上发出的声音,莫海右用一根手指比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用口型说:‘我等一下再告诉你。’

    接着莫海右就向房门口走去,他们的行李还堆在二楼的大厅里面,他把行李拉进来,开始整理起来,而恽夜遥配合着简单收拾起房间。两个人没有再说话,房间外面只能听到他们行动发出的声音。

    这个房间整体来说没有什么可以描述的,只有简单的生活用品和电器,地板和桌面上也不是很脏,可以看得出隔三差五就会打扫一次,莫海右的注意力不在这里,他借着收拾行李的当口,总是在嗅闻着房间里的味道。

    恽夜遥知道不能去打扰他,也就收敛起好奇心,靠自己的直觉观察着整个房间,不多一会儿,他的注意力就被正对着房门的那片墙壁吸引住了,那片墙壁只有一张长方形的小书桌,上面有一些信封和稿纸,大概是提供给住宿的客人使用的。

    小小的镇纸一看就是手工制品,并不是外面买来的东西,是用一小块木头雕刻出来的。

    书桌的正上方就是窗户,这扇窗户很奇怪,被百叶窗封得严严实实的,恽夜遥用手去拉百叶窗的拉绳,结果一点用都没有,大概是卡住了,所以恽夜遥也就放弃不再尝试。

    而是改用手去掀开百叶窗,看外面的风景,外面如同他想象的那样,就是杂草和大路,此刻行人稀少,看上去和荒郊野外的感觉也差不了多少

    窗户是那种老式的铁窗,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恽夜遥合上百叶窗之后,伸出手去准备触摸整个窗框。

    “小遥,别碰那里,那个窗框不牢固,掉下来再装上去就困难了。”莫海右在背后提醒道。

    他的话让恽夜遥感觉很奇怪,他回头看着小左,又看了看窗框,略略思考了一下之后,只是用手指关节敲了一下铁质窗框的边缘就作罢了,并没有继续询问下去。

    让他们两个人在房间里进行着别人看不懂的沉默式交流,我们先来看看房间外面的情况,沫吉并没有离开二楼,而是坐在那张被废弃的麻将桌前面摆弄着一些方形板块。

    这些东西每一块都比手掌稍微大一点,很厚,看上去像是白色的塑料板,不过,以沫吉用小榔头在上面敲击的动作来看,它们好像又比一般的塑料板要坚硬一些,并且可以肯定是实心的。

    榔头敲击在板块上面有种很闷很轻的声音,也许刚才莫海右和恽夜遥听到的声音就是沫吉发出来的,但我们也不能完全确定。

    沫吉工作的时候,面朝着那间之前就有人居住的房间门,里面可以听到女生穿着高跟鞋走动的声音,或许里面的人也正在为晚上的活动准备着一些什么吧!

    ——

    奇怪的外套一点一点从女人身上剥落下来,同时她的脊背在一点一点伸直。穿这种衣服对她来说简直是一种凄惨的折磨。

    不光是腰背,连手脚都没有办法伸直,一天下来,女人全身都已经接近麻木了,她只想好好放松一下手脚,把那层层叠叠的外套丢弃在地上之后,就不去管它们了。

    身材较好的女人换上了自己的衣服鞋子,并且用热毛巾仔仔细细擦干净脸上残留的痕迹,打开了通往自己房间的大门。

    这扇门背后的地方,此刻可以听到一片嘈杂的声音,也许是临近街道的缘故吧!不过这里也没有窗户,只是房间并不隔音而已。

    目前女人管不着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需要好好休息一下,该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至于谜语,这次只有一个,而且最终胜利者也只会有一个。

    女人的个子并不高,但是脊背挺得很直,如同一个模特一般,一条腰带在腰间系成漂亮的蝴蝶结,身上穿的是紫色碎花长裙。

    她是当天下午来到飞鸟草的,只比沫吉晚了两个多小时而已,从到达一直到现在,女人就没有脱下过那身厚重的衣服,也没有停止过劳动。

    现在好不容易躺到床上的她,感觉自己浑身都快被汗水浸透了。

    ‘真是糟糕透了,我干嘛要来遭这份罪?说不定这次也会跑来一个奇怪的人,把辛苦准备好的东西搞得一团糟,’女人抱怨着,忽略掉耳边所有的声音,眼睛看向天花板。

    此刻她那头漂亮的长发已经全部被束到了头顶上,像个道士的发髻一样,两边丝丝缕缕垂下来的发丝倒是不少,但全都粘在脸上,感觉上去难受极了。

    女人耐着性子一点一点把发丝从脸上移除,好像在做一件精雕细琢的工作一样,她在午夜2点之前没有别的工作了,只要留下看戏就行。

    想到这里,女人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继续把注意力放在自己那讨厌的发丝上面。

    门外人的说话声中,隐隐约约夹杂轻微的敲击声,女人不免有些诟病:“他怎么现在才开始做这个?到时候飞鸟草那边不够怎么办?这可关系到谜题的线索呢!”

    女人想要回出去催促她想到的那个人加快行动,不过,权衡了一下之后,还是被身体的疲劳给打败了,因此没有移动半分。

    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05了,女人翻了个身,闭上眼睛开始休息,不一会儿,轻微的鼾声就从她鼻腔中传了出来,与她周围其他的声音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