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恐怖小说 > 恽夜遥推理 > 第九百零六章神秘的镜面别墅和无面人第二十三幕

第九百零六章神秘的镜面别墅和无面人第二十三幕

    此刻,公寓楼里面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们还是要把时间线推移到凌晨5点以前,来看看王莉莉进入无面人的租住屋之后发生的事情。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摆设同王莉莉自己房间的摆设相差无几,窗帘拉得很紧密。王莉莉仔细观察了一圈房屋,然后走到窗前,一把拉开了窗帘。

    还未大亮的天空显得朦朦胧胧,但外面的路面上已经很热闹了,都是些上早班的人,还有小摊小贩,王莉莉发现这里看出去的视野非常开阔,几乎可以看到小区中间整条马路,她微微皱起了眉头,视线落到窗台上,那里有几个很浅的手指印,还有一些烟灰。

    ‘看来有人一直站在这里观察室外。’

    王莉莉确定这个人就是无面人,因为除了他,其他住客没有必要在晚上看着窗外不睡觉。由此,她也肯定这间就是无面人租住的房间。

    放下窗帘,王莉莉开始在房间里翻找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总觉得无面人隐瞒了很多事情,有可能会在什么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秘密。但同时,她也非常害怕,如果无面人回来了,看到她在搜查房间,那么她就有可能面临生命危险。

    ‘我只是简单看一下,希望他不要那么快回来。’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可是王莉莉更害怕无面人抛下她不管,自己溜回镜面别墅去,左右矛盾的心情让女人的手微微颤抖,不小心扯落了桌上的一样东西,那是一块皱巴巴的皮料。

    王莉莉一开始没有当回事,把皮料随手扔在床上,几分钟之后,当她再次看到皮料的时候,却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看到了这黄褐色的东西上面有一条裂缝,裂缝周围有些微肿胀,就像是人的眼帘一样。

    再仔细看去,在裂缝中间居然有淡淡的像眼珠一样的东西,王莉莉死死捂住嘴巴,越看,她就越觉得皮料像是从人脸上剥下来的,恐惧向小虫一样蚕食着她的心脏,迫使她慢慢向房门口退去,想要尽快逃离这个房间。

    “你在干什么?”

    一个小姑娘的声音从房门口传来,王莉莉差点惊叫出声,她猛地回头看向房门口,门口站立着一个笑嘻嘻的少女,大概十四五岁左右,正用玩味的目光看着她。

    “你不会是发现了有趣的东西吧,怎么这样一幅表情?”少女继续提问,顺势要向房间内部走去,被王莉莉一把拦住了。

    王莉莉问:“你是谁?”

    “我是管理员的外甥女啊!”少女回答:“刚才住在这个房间里的男人和我一起下楼去了管理员室,现在正在里面喝茶呢?”

    “他……他的脸没有什么异常吧?”王莉莉犹豫着问道,拦在房门口的身体一点都没有松懈。

    少女好像并不在乎她的行为,继续说:“没有啊,他好帅的,我超级喜欢,所以想来问问你他的名字。”

    “他长什么样?”

    “哎?你自己的男朋友你不知道吗?”

    看着少女惊愕的脸庞,王莉莉弄不清楚她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很惊讶,是谁告诉她自己是无面人的女友?而且无面人怎么会在不认识的人面前露出真面目呢?许多疑问在王莉莉脑海中徘徊,可她又说不出口,因为她对现在的状况已经糊涂了。

    停顿片刻,王莉莉说:“能带我去管理员室看看吗?我想找他。”

    “可以啊!跟我来吧。”少女再次露出甜甜的微笑,回头朝楼梯口走去,王莉莉提步跟上她。

    但脚步刚刚迈出去,和无面人在电话里的对话就出现在了王莉莉脑海中:

    ‘刚才有人敲我的门,你看到是谁了吗?’

    ‘没看到,我也在房间里,不过,现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了,那个人已经被管理员的外甥女带下楼去了。’

    ‘管理员的外甥女?’

    ‘这些你不用管,如果再有人来找你的话,你就说自己的听力不好,又把助听器给丢了,所以刚才没有应门,房租我已经交了一年,所以你不用担心管理员来收房子。’

    ‘那我们今天还回不回别墅了?’

    ‘不回了,过几天吧,现在风声太紧,可能我们已经被人盯上了。’

    ……

    王莉莉突然说了一句:“小姑娘,你带下楼的人真的是住在这个房间里的住客吗?”

    “是啊!”少女回过头来看着王莉莉,一脸天真无邪。

    但是王莉莉却向后退了一步,继续说:“他刚刚和你在我房门外的对话我都听到了,你在骗我!”

    这句话让少女楞了一下,稍稍显露出一点尴尬,但很快就被她掩饰过去了,少女说:“我没有必要骗你,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呢?我和他在你房门前对话不假,但是,我亲眼看到他从这间房间里走出来,当然会以为他是住在这间房间的租客喽。”

    “可你是管理员的亲戚,怎么可能会不认识房间里的租客呢?”王莉莉有些强词夺理的说。

    少女回答她:“谁说管理员的亲戚就必须了解他工作的内容?我舅舅自己都不清楚这栋楼了住了多少人,我凭什么要知道?再说,我不过是难得来住几天而已,楼上住着什么人和我又没有关系。”

    “那……那你上楼来干什么?”

    “我不过是无聊上来逛逛而已,算了,下不下去随便你,我走了,又不是我提出要带你下去的!真麻烦!”

    少女终于有些不耐烦了,转身作势要往楼下走,几大步走到楼梯口,见王莉莉没有跟上来,于是又回头说了一句:“你真的不去看看?”

    王莉莉没有反应,只是看着少女的方向,后者也没有再停顿,噔噔噔就跑下楼去了。

    等到脚步声消失,王莉莉呼出一口气,其实她不是没有好奇心,找不到无面人对她来说会很麻烦,但是她也害怕刑警会在楼下等着她,那个精明的演员先生,说不定此刻已经猜到他们的动向了,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对于恽夜遥的过去,王莉莉已经了解过很多了,从书和报纸上,这些足够她慎之又慎,那么多人被杀,她也在意料之外,现在警方所有的眼睛都盯在犯罪嫌疑人身上,尤其是她。

    慢慢挪动脚步,关好无面人房间的门,王莉莉的手把在门框上犹豫了一会儿,重新打开门又走了进去,她要拿走那张‘人皮’,不管是不是无面人杀人的证据,也许之后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也说不一定,把柄越多越好,无面人能不能信守承诺得全靠她自己。

    走近那张大床边缘,王莉莉战战兢兢看向‘人皮’的方位,眼角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影子,就近在咫尺,王莉莉一下子愣住了,她很清醒的意识到无面人已经回到了房间里。

    没有惊叫,但心情更加恐惧和慌乱,她惨白着一张脸缓慢抬头,果然,头顶上方是那张没有五官的脸,如同恶鬼。接着,视线又向下看去,床单被掀起了一大块,王莉莉这才意识到,刚才她因为被‘人皮’吓到,忘了检查床底下。

    “谁让你进来的?”无面人质问,声音很轻,却让人不寒而栗。

    王莉莉说:“我想要找你,因为找不到你会让我不安。”

    “我说过让你不要来窥探我的秘密,这对你没有好处。”

    “这不算是窥探,我也没有拿走你什么东西。”王莉莉辩驳。

    可是无面人不依不饶,说:“你差点就拿走了,你不要跟我说回进房间不是为了这个东西。”无面人把‘人皮’举到王莉莉眼前晃了晃,她瞬间后退了几步,上面的那只‘眼睛’近看更加神似了。

    背后的冷汗在不停滴落下来,王莉莉感觉再不离开这里,自己也会变成一张人皮,这让她抱紧了双肩,有些发抖。

    也许是看到威胁起效了,无面人语气柔和了一些,说:“算了,幸好你什么都没有拿走,就这样吧,你现在回到自己房间里去,没有我的电话不要再出来了。”

    听到这句话,王莉莉如临大赦,快速向门口走去,当她走到房门外,两个人拉开足够的距离之后,才回头问:“那个是什么?”

    “这个吗?”无面人又晃了晃手里的‘人皮’,反问:“我的面具,你信吗?”

    “你要是走了,我要怎么办?”没心情回答,王莉莉又一个问题抛了过去,她现在只想确定自己最需要关心的问题。

    无面人摇了摇头说:“该说的,我在电话里都已经讲清楚了,还有那个号码你最好不要再去打,那是我买的一个临时号码,已经作废了。……如果你真想知道为什么我不会走,那就告诉你吧,因为刑警已经在楼下了,我和你一样,一旦离开就会被跟踪。”

    “他们不认识你。”

    “也许我的伪装已经成为了搜捕我们的标志,可我又没有办法抛弃它,因为面具底下有一张更有标识性的丑陋的脸。”

    “那么说刚才那个小姑娘确实是想欺骗我进入刑警的圈套?”

    “幸好你没有下去,还算有点脑子,现在问完了吗?问完就回去吧。”

    “好,我相信你这一次,希望这次我也算是有脑子。”王莉莉说完,观察了一下走廊里的动静,就大踏步回到自己房间,无面人听到对面房门响起关门声,才走过去看了一眼,确认走廊里没有人,他才关上自己的房门,同时顺手撕下了脸上的伪装,露出一张我们似曾相识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