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29章 笑出了眼泪

第0129章 笑出了眼泪

    其中一个当然是打给燕环。

    燕环已经给四女安排好了行程,一周要去上的课程总共有八门之多,歌曲,舞蹈,乐器,形体,化妆,时尚,美术,国学。

    这些课程是燕环拿了许多课程给四女后,她们自己选择的。

    “我感觉有点多了是不是?我害怕学太多反而一个都学不好。”

    燕环的语气中充满了担心。

    “不多!成功者与失败者相比较,除了天赋之外,那就是要付出让失败者永远也想象不出的努力!可能大部分人都觉得要学这么多课,那一定是学不好的。所以这样想的大部分人永远成为不了成功者。”

    燕环觉得齐浩说的很有道理,也就不在发表自己的意见,转而说了另一件事。

    “刚才给我同事打电话问了下院里的情况,方磊如今已经辞职,他在医院混不下去了,因为偷情的事情,与他偷情的那个女人刘兰娜也和老公离婚了,不过她没有离开医院,没办法,她是轻身出户,被老公打出来的,什么东西也没要到就把离婚协议签了,他们有婚前财产协议。哎,如果离开了医院她会被饿死。所以就只能忍受医院里人们对她的各种目光,也是挺惨的。”

    齐浩冷冷一笑,这是自作自受,婚内出轨这种事自然是香艳,自己遇到了弄不好也会把持不住。然而这种行为决不能因此而被理解。

    既然方磊已经受到了惩罚,齐浩也不想在理会这个人,只要他不再出现那也就罢了,就是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睚眦必报的人,如果他来找自己报仇,那就只能让他死的更难看了。

    说完这两件事齐浩又让燕环去关注一下她的那个小大嫂付敏,最好是让她也签约到皓月传媒来。

    燕环如今已经相信齐浩的眼光,想着付敏确实应该找点事情做,被哥哥燕白如同金丝雀一般的养着,未来又似乎没有希望,不自杀才怪呢。

    齐浩又感谢了燕环的帮助,当然还开玩笑说要给她加工资,在燕环一阵沉默的时候齐浩挂断了电话,丝毫不知道电话那一边的女人还有千言万语想要聊。

    第二个电话是打给崔宝山的。

    秦月的案件已经基本完结,连环盗窃案也有了很大进展,王天宝的量刑差不多就是三个月的拘留,不算是很严重,秦安听后总算是放下心来。

    打完电话,齐浩打算把这个消息带给王巧姿,不成想她家锁着大门,人不在。

    “浩哥儿,王婶带孩子去城里了,你不知道,下午时候县公安局过来人,跟王大犊子一起把王婶子家里的物件搬走好多呢,大家这才知道原来王叔在城里做了错事,下午的光景王大犊子就带着王婶子去汉东了解情况去了!”

    邻居刘二斌的媳妇跟齐浩说话,齐浩这才反应过来。

    是啊,主犯已经抓到很久,赃物自然会有人来拿,而王天宝被抓的消息当然也会有人带给王巧姿。

    齐浩苦笑摇头,觉得自己够笨的。

    思维就是这样,运转时齐浩能够想明白谁都不懂的事情,可如果不运转,一些简单的小事可能都会疏忽。

    既然这边的事也算是告一段落,齐浩又跑去丁莉家去看庄雄夫妇。

    房间里三个人已经彻底迷上了网络直播,齐浩进门的时候他们正在开小会,讨论如何把已经签约的四个主播更好的推荐出去。

    看到齐浩进来三人全都跳起来。

    “老大!什么情况啊?你签约的那个断剑组合也天神奇了吧?她们一下就收了五十万的礼物?”

    蒋小翠大咧咧的贴在齐浩身上,差一点又要热情拥抱,齐浩急忙把她推开。

    “喂庄雄,赶快把你媳妇拉走!看来我得给你加重点药量,早点把你媳妇喂饱,这娘们怎么跟饿狼一样?是不是见到公的就扑人家?”

    庄雄被齐浩说的脸色微红,其实他知道自己媳妇啥样,她就是热情,对谁都热情,那么对齐浩也只不过是过分热情罢了。

    既然齐浩吩咐,庄雄赶快上来把蒋小翠拉回身边。

    齐浩获得自由后也不打算去解释断剑的事情,毕竟老太太复活这个点他没办法说清楚。

    因此齐浩只是简单介绍了断剑,然后问庄雄是否弄好了合同。

    庄雄点头道:“都弄好了,已经将其中一份邮寄给她们。”

    齐浩这才放下心,如今断剑火了,艺人合同一定要签好,并不是他不信任断剑四女,只是规矩上的事还是按照规矩来好,这样可以避免以后有矛盾发生。

    夫妻结婚后都有七年之痒,所以人和人的关系在现实接触中不可能一直维持一种状态不变,这就是现实。

    只有受到法律保护的合同才是最具有约束力的东西。

    聊完正事齐浩离开丁莉家已经是晚上差不多八点,其实原本可以早点出来,只是他们三个看到自己太兴奋了,特别想要知道关于断剑的更多事情,于是齐浩又给他们详细介绍了断剑四成员的来历,经历,然后听着他们一次次感叹,终于是找了个机会跑路。

    “啊,丁莉这小寡妇以前没这么多话啊,一定都是跟蒋小翠学的!这个八婆!”

    齐浩决定收回以前对蒋小翠的评价,她何止是胸大无脑,根本就是胸大无脑加八婆加事妈!真是白瞎了她的长相,亏得自己以前还曾经觉得她有些女人味。

    转了这么一大圈,总算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完,接下来就可以安心参加后天的高考了。

    齐浩还是很兴奋的,他终于有信心有目标的想要在这个世界上重新活一次!

    曾经,他如同蝼蚁一般龟缩在清河村这个小地方,不明白世界到底是什么,不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如今穿越回归,一起甚好,他依然还是那个只有二十一岁的少年郎,可是他却什么都懂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为什么活!

    一切,真的甚好!

    小小感慨一下后,齐浩就打算返回诊所,看看晚上有没有机会和秦月单独相处下,这也是难得的机会,明天又要各奔东西,秦月回去汉东,自己则要到五谷。

    这样想着时齐浩就晃晃悠悠走回了诊所门前,却见叫洪飞的小子正在那里来回踱步,嘴巴里还叼着一根烟。

    呦?他怎么在这?不会是等自己的吧?

    齐浩正这样想,洪飞也发现了齐浩,于是将手中烟扔到一边,大步向齐浩走来。

    “我叫洪飞。”

    他很干脆,脸色冰冷,目光中有一股傲气,很骄傲的感觉,看齐浩的时候头抬起,如同一只斗鸡。

    “哦……你是来给我赔礼道歉的?”

    听齐浩如此说,洪飞的脸色变得更加冰冷。

    “哼,火车上你是装着跌倒,我原本也没用力气。你是老爷子的医生,我不可能真的伤你,所以是你诬陷我!不过这件事我不会追究,我等你回来只是要跟你讲明白一件事。”

    齐浩哈哈一笑,暗道洪飞原来也不是傻子。

    “好,有什么话你说。”

    “其实我能来找你谈话是为你好,之前去秦月公司地下车库门前找过她的是你吧?”

    “是又如何?”

    “哼,告诉你,明里暗里喜欢秦月的人不下一百个!他们都是优秀到你难以想象的程度,你对秦月要是也有意思的话,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并且距离她远一点。不要认为我说的是玩笑话,我与秦月是发小,对她的情感真挚无比,我可以容忍你这样的小角色在她面前晃晃,是因为她需要用到你,因为你是老爷子的主治医师。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我这样的好脾气,秦家除了洪门之外,还有另外三大家门!这三大家门都是从几百年前就跟秦家捆绑在一起的,秦家与秦氏四门通婚的错综关系根本理不清。而根据秦氏的规矩,秦月未来的丈夫只能是四大家门中的最优秀者,或者愿意入赘秦家,并且具有相当厉害实力的男人!你懂吗?就算是给你资格排队,都轮不到你跟秦月发生任何暧昧的关系,所以别再去汉东找秦月,下次如果被其他人看到了,或许你没命离开!”

    齐浩一听倒是真的有些惊讶,秦月竟然那么多追求者?

    转念一想,齐浩的脸色阴沉下来。

    哼,什么追求者,还不是奔着秦家基业去的。

    秦家这一代的血脉继承者只有秦月一人,而秦家其他男人一定都是无能之辈,要不然秦天风应该也不至于将诺达的家族交给秦月打理,而不让秦家其他人染指,这才是的秦家人怨恨秦月甚至促发了秦天宝事件。

    所以对于四大家门和外面有些实力的小家族来说,只要娶到秦月,也就等于有了秦家江山。

    怪不得秦月对自己那么谨慎,丝毫不肯打开心扉,原来就是这个原因。她的婚姻已经被她看成是一种使命……哎,这可怜的女人,才多大竟然就担负起这样的重任,也是不容易了。

    齐浩暗自下定决心,在等一段时间,高考之后过了暑假,等自己去汉东的时候,一定要把秦月身边的所谓优秀男人全都搞定,让他们全都远离秦月。

    这样说来让这个叫做洪飞的小子守在秦月身边倒是好事,他应该也是秦月的追求者之一,可以挡掉许多人,而秦月对他显然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微微点头,齐浩波澜不惊的道:“懂了,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与秦月之间的事应该跟任何人都没关系,我这人不喜欢惹事,被人招惹却也不怕事,举个简单的例子,比方说我的前边有一条笔直的路,而我就喜欢在这跳路上走,不喜欢转弯,如果路上有人阻挡我不让通行,那结局只有一个”

    “哼,你想怎样?”

    洪飞觉得这小村医实在是太牛X了,他想表达的意思是什么?凡是阻挡他道路的人他都要干掉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也敢说这种话?他有这样的实力吗?

    任何人这时候听齐浩说到此处,都以为他会说:“任何阻挡我道路的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被我干掉!”

    总之就是类似于这种的话。

    可齐浩说的却是——

    “结局只有一个,如果遇到阻挡我道路不让我走的人,老子就转头回去起点,等没人拦路的时候再走一次看看。”

    ……

    啥?

    洪飞没太听懂,这是啥意思?

    如果遇到阻拦他就转身原路返回起点?

    这尼玛也太没骨气了吧?

    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把这样没骨气的一句话说的如此器宇轩昂?真尼玛是无耻到了极点!

    这时,诊所门的内侧,偷听的秦月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齐浩也笑了,他早就听到秦月的动静,知道她在偷听,所以才说出这样一番有些调侃的话,目的就是要逗她一乐。

    齐浩和洪飞听到声音走入院中的时候,只见秦月正一首捂着肚子,一手擦拭眼泪。

    可能是这几天压力太大,秦月觉得听齐浩说话,内心得到了一种释放,所以笑的有些激烈,竟然是笑出了眼泪。

    “切,有什么好笑的,真是无语。”

    齐浩这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本想是逗秦月一笑,没想到她笑成这幅鸟样,这还是大总裁吗?难道说自己说的话真那么可笑?

    齐浩不懂秦月此时的笑到底代表了什么情绪,秦月自己其实也不懂。

    除了觉得齐浩的话逗比,除了想要释放压力,或许她内心里也觉得自己其实挺可怜吧?一个被很多男人关注的女人,而这个女人的背景是一个大集团,娶到她就有可能染指财富与权力,那么在所有的追求者中,到底哪一个是真心的呢?

    或许真是在释放压力之后又有了这种情绪,所以她才笑的落了眼泪。

    情绪这东西其实很复杂,每个人都会在同一时间去想很多事情,外人是用可能不会知道这些复杂心思的。

    终于收住了笑容,秦月脸色潮红,眼神水波盈盈,看上去分外的娇美性感。

    “哎,真是的笑成这样不笑了不笑了……齐浩,我们今晚想要住在这边,你来帮我们找个地方吧?”

    “这个好说,洪飞跟秦刚王猛去住丁寡妇家隔壁,你就去住李广才家吧,咱村子里房子装修最好的就是李广才家,你这个大总裁我可不敢亏待你。”

    “不行,我要和她住在一起。”

    洪飞一听齐浩把他和秦月安排在两家住,当然不愿意。

    “一起住?不好意思,李广才家没有多余的空房间,难道你是要跟我们的秦大总裁同床共枕吗?”

    秦月翻了个白眼,暗道齐浩真是狡猾又无底线,他明明是最不希望自己和洪飞靠近的人,那脸色眼神都暴露了情绪,可这时偏偏却说这种话,不就是想让自己恼火吗?秦月将自己的注意力关注在齐浩身上后,对他的一些小手段也开始了解,于是很是鄙视。

    不过这其实也是她想要的接过,看到洪飞脸色红起来想要解释,秦月冷声道:“好了洪飞,入乡随俗,我们到这里后应该已经是安全的,所以别担心我,你总要给我些自由空间吧?你这几年在外面打拼,一直不在我身边,我不是也好好的?”

    在秦月的坚持下,洪飞无奈,只能去住以前王桂花家张老三的房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