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大唐如此多娇 > 1036.第1035章 吃定对方

1036.第1035章 吃定对方

    林恺跃领兵追杀中,四面扬尘滚滚,黄沙漫天。

    透过弥漫的黄沙,他注意到丘陵上,大股铁骑似滚滚洪流冲来,来势颇为凶悍,嘴角不禁泛起浓浓的笑意。

    眼前的溃败的逃兵,慌不择路逃离,似煮熟的鸭子,岂可让对他逃之夭夭。

    此战,他吃定对方了。

    丘陵上,隐匿的铁骑不固守待援,却领兵横冲而来,是嫌死的不够快吗?

    玄铁钢鞭直指前方溃败的骑兵,高声喝令:“统统加速追杀,弩兵持弩射击,点燃神火飞鸦,给老子狠狠痛击他们,前方丘陵冲来的骑兵靠近时,即刻扔出震天雷,狂轰乱战,全力以赴杀敌。”

    “喏!”

    副将闻声,向大军通报将令。

    冲锋中,唐军加快速度,弩兵紧夹马肚,端起连弩射击,一波一波短箭,像细密的落雨,飞冲向颜部溃兵。

    后方的唐军点燃神火飞鸦,向颜部溃兵发射,滋滋声响中,神火飞鸦尾部冒出淡淡的烟雾,吱吱腾空而起。

    溃逃之兵,遭遇箭雨射杀,疾驰中,陆续有兵勇坠马。

    当神火飞鸦爆炸时,轰隆,轰隆声响中,战马受惊四逃,兵勇惨遭流弹重击,伤亡激增。

    颜行军狂奔逃跑中,耳闻后方响起的爆炸声,兵勇的惨叫声,抓着马缰左臂青筋暴涨,面容狰狞扭曲。

    欺人太甚。

    唐军欺人太甚。

    一路逃亡中,颜部精骑遭遇郭骁骑,洛师尚领兵追杀,眼瞧着与主力汇聚,又遭遇林恺跃领兵追杀。

    唐军强悍的军械,竟然让他毫无还手之力。

    若非军心涣散,不能临时集结迎战,他宁死不屈,非领兵逆势而上,与林恺跃死战到底。

    免得部落精骑白白惨死,自己却素手无策。

    与左谷蠡王擦肩而过时,颜行军咬牙道:“王爷,你且领兵阻挡唐军,末将领兵折身即刻领兵杀来,助王爷一臂之力。”

    “不必相助,今日本王定取林恺跃首级.“左谷蠡王双眼充满怒意,厉声说道。

    想想浑身的箭伤,铁片刺破的伤痕,差点要了他性命。

    与林恺跃战场相遇,新仇旧恨,恰好一柄算清楚。

    “放箭,放箭,压制唐军的箭雨,神火飞鸦。”

    铁骑冲进逃兵中,与颜部精骑交汇,距离唐军仅有两箭之遥时,左谷蠡王生怕唐军靠近后,不能压制对方,火急火燎的提前高声音吩咐。

    希望两军交汇时,凭借箭阵阻挡唐军靠近,免得唐军尾随而来,颜部败兵没法逃离。

    他领兵冲过去,自投罗网。

    嗖嗖的箭雨声中,一支支利箭似道道劲风,如倾盆大雨落地。

    眨眼间,唐军前锋,颜部后军,皆有骑兵不幸遭遇利箭射杀,冲锋时,受伤的兵勇坠马,不幸惨遭后方骑兵策马踩踏。

    地面尸横累累,血腥味加重。

    一击格杀,左谷蠡王欢喜之余,连忙催促道:“射击,加快射击,切勿给唐军还手之力。”

    欲取胜,重创唐军,需箭阵压制唐军弩兵。

    一旦弩兵反击,连环箭雨如索命的厉鬼,会让王庭铁骑没有反抗的余地.

    前锋精骑坠马身亡,不少骑兵速度减缓。

    林恺跃注意到唐军处境,看到左谷蠡王嚣张的样子,暗骂道:“这老匹夫不撞南墙不回头,带领几万落败的精骑,饱受折磨的铁骑,竟敢横冲直撞,向唐军发起反击,他觉得活够了吗?”

    “盾兵,所有盾兵前方掩护,弩兵加快反击,不要怜惜震天雷,神火飞鸦,给老子全抛出去。”

    突厥精兵节节败退,数量锐减,早不能与唐军匹敌,他率军自边关追杀进草原内,步步打击左谷蠡王,安能让他反戈一击。

    听闻军令,盾兵持盾策马疾行,自保之余,冲向弩兵前方,利用高盾形成一排一排盾阵,好似坚固的河提,抵抗惊涛汹涌的海浪。

    有盾兵持盾防御,弩兵不必借助血肉之躯阻挡,瞬时伤亡降低,端弩射击力度加快。

    后方不少精骑抓着震天雷,神火飞鸦,狂奔时,冲向盾阵后方,冒着生命危险,前赴后继扔出点燃的火器,恨不得把前方溃逃的精骑,浩浩荡荡冲来的铁骑,眨眼间悉数消灭。

    嘭!

    嘭!

    嘭!

    颜部,王庭铁骑交叉穿梭中,落地的震天雷,空中飞舞的神火飞鸦,陆陆续续爆炸,把地面砸出不少深坑,飞溅的泥土,铁块,全变成杀敌利器。

    一时,颜部精骑,王庭铁骑,伤亡徒增。

    不管逃亡,还是冲锋的速度,被有效遏制。

    他们,他们血肉之躯,如何也挡不住威力强悍的震天雷与各类火器。

    奈何遭遇唐军骚扰半日,左谷蠡王与铁骑内心憋着一口恶气。

    凭血肉之躯,他们也要与唐军死战到底。

    况且,他们如滚滚洪流而来,要斩断唐军冲锋,彻底解救颜行军部精骑,处境凶险,左谷蠡王不敢迟疑,催促三军冒死前行。

    激烈惨战,林恺跃,左谷蠡王皆抱着必胜之决心,欲一战抹杀对方。

    然而,最憋屈莫过颜行军了。

    他领兵逃离时,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颜部溃兵处在唐军,王庭铁骑中,前锋遭遇神火飞鸦,震天雷轰杀,后军遭遇唐军弩兵射杀,时常又被王庭铁骑箭阵误伤。

    撤离之路,俨然成为血途。

    麾下为数不多的精骑,非但没有摆脱唐军追杀,伤亡却在集聚增加。

    他愤怒,他气恼,处在战场核心,却没有力量改变自身的处境。

    怒火煎熬中,颜行军没有勇气领兵拼死一战,神色仓皇的领军狼狈溃逃,免的误伤的兵勇数量激增,颜部精锐尽失。

    他欲保护帐下精锐,保住自己的力量,保证自己在突厥中的地位。

    怎奈林恺跃率军杀红了眼,领唐军追上颜部精骑,唐军持刀横冲直撞,挥刀杀敌,如豺狼虎豹闯进羊群内,掀起阵阵血雨腥风。

    颜部溃逃的精骑,遭遇唐军纠缠,再难轻松脱身,迫不得已中,气势刚强的兵勇调转马头迎战。

    逃亡会死,迎战亦会死。

    何不冒险一战,临死前拉个垫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