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1章 工匠大师系统

第1章 工匠大师系统

    陆子安大学毕业后便开始工作,顺风顺水地做到了经理级别,也谈了一个女朋友,那叫一个志得意满,不少朋友甚至私下称他为人生赢家。

    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他竟然会在事业上升的关键期,突然辞掉工作,说要回去继承父业,研习木雕技艺。

    所有人都不理解,尤其是作为他女朋友的霍诗雅更加难以接受,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办完手续后,陆子安特地约了她来咖啡厅,想要和她好好谈谈。

    陆子安到的时候,霍诗雅早就到了,连咖啡都点好了。

    今天的她妆容精致,穿着大红色紧身连衣裙,海藻般的长卷发染了浅栗色,衬得她整个人妩媚而娇艳。

    两人相对无言,曾经的争吵已经耗尽了彼此的气力,最后还是陆子安先开口。

    “诗雅……”

    霍诗雅抬手制止了他,很直接地道:“我知道,你爸出事了你心里不好受,这样吧,我同意你接他来阳海市,你别辞职了行吗?”

    陆子安不得不再次跟她解释:“诗雅,这跟来不来阳海市没有关系,主要我爸他的手拿不了刻刀了,你知道,他是一个匠人,这对他真的是灭顶性的打击……”

    “拿不了就不拿啊,反正也没多少钱。”霍诗雅完全不能理解,皱着眉道:“我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你每个月打一笔钱给你爸妈我没有意见的。”

    “我的工资基本没多少存余,我爸妈来长住的话这么大一笔开销我根本负担不起。”陆子安叹息一声:“我和你说过,我家的木艺是传承下来的,我爷爷也是……”

    他的钱基本全被她买买买挥霍了……霍诗雅有些心虚,不耐地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爷爷是工艺大师嘛,但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要非得接你爸的班,那,你就像以前一样,买些木头买些刀,下了班随你怎么刻,我不打扰你了,行不行!”

    完全说不通的感觉。

    “作为设计师基本天天要加班,我每天加班到很晚,回去哪里还有精力练习?”陆子安满心疲惫:“诗雅,这个关头我爸真的需要一个精神支柱,我……”

    “你爸重要我就不重要了?”霍诗雅紧紧地捏着手里的勺子,眼泪都快下来了:“我妈昨天还在问我什么时候结婚,陆子安,谈了一年半,你就这样对我?”

    陆子安无言以对。

    “对不起……”

    “我不需要你说对不起!”霍诗雅死死地盯着他:“我就问一句,你是不是真的要回去!”

    一边是女友,一边是父亲,陆子安进退两难。

    想起他妈离别时的泪眼,他爸绝望中带着一丝希冀的眼神,他闭上眼睛:“是。”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霍诗雅咬着唇怔了半晌,似乎不敢相信一直对她百依百顺的陆子安竟然会拒绝她。

    片刻后,她回过神,抬手将咖啡泼了他一脸:“好,算你狠!我告诉你,我们分手了!陆子安,是我甩了你!你抱着那些烂木头打一辈子光棍吧你!”

    “……”

    她怒气冲冲地离开,周围不少人指指点点地看着这边。

    舌尖沾到了嘴唇上的咖啡,苦得他的心都在抽痛。

    陆子安拿纸巾慢慢擦干脸上的咖啡,垂眸盯着杯子半晌,长长的死寂的默然,最后只余一声悄然的叹息。

    果然又是分手,在一起一年多,霍诗雅说分手少说都有三百来次了……

    对她的决定,陆子安没有一句怨言,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的选择。

    如果是以前的话,他肯定会去哄一哄,可是他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连探望他爸的意思也没有,他每次谈到这件事情,她都很不耐烦,为了这事两人吵过好几架了,每次都是他服软,他太累了。

    他对她也是真的有感情的,可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爸去死。

    他爸出了意外右手骨折,虽然接了骨,但医生说他永远也无法再像从前那样拿起刻刀了。

    这对于一辈子为了木艺而生的他来说,无异于双重打击,整个人一下就垮了。

    为了让他重新振作,陆子安接过了他的刻刀,才让他重新燃起生的希望,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能再经受任何打击了。

    除了发了条信息给霍诗雅以外,陆子安没有再联系任何人。

    傍晚时分,他悄然离开了居住了数年的阳海市,回到了家乡。

    时间一晃就是两年,初冬的早晨,很多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陆子安已经起床开始新一天的忙碌。

    他打开直播间,照旧将手机摆在桌上,调整画面对准自己的手后便开始雕刻。

    直播间里没有人,他一个人安静地雕刻着,一刀又一刀。

    没多久,直播间里进来了几个人,发了一通弹幕,却因为陆子安根本没有回应而愤然退出。

    等到雕刻完毕,陆子安轻轻吹了吹木屑,端详片刻,还是黯然地摇了摇头。

    还不到火候啊……

    陆子安拿过了手机,这时他才得以翻看前面的弹幕。

    【听说你是陆大师的孙子?】

    【骗子吧?大师的孙子混得这么差?】

    【啧啧,读书不行,工作不行,搞个削木头的直播,笑死人了。】

    【哎主播,听说你还是重点大学的?什么大学啊,家里蹲大学吗?】

    也有几条是一直看着陆子安雕刻的观众反驳的声音,不过后来在见到陆子安没有回应、而且对方骂的一些话涉及现实隐私后,房管直接把那几个人封掉了。

    陆子安看了看,最后一条发言已经是半个小时前的了,直播室里几个人大概也是在挂机。

    “好的,上午的直播暂时先到这,我们下午再会。”陆子安平静地说完,直接退出了直播。

    他抿着唇握紧手机,低垂的眸子里风起云涌。

    长偃市陆云敬,华夏有名的大师,尤其擅长核雕,哪怕后来缠绵病榻都时常有人闻名前来拜见。

    两个儿子也特别争气,大儿子陆建伟虽然天资不足,但胜在勤恳老实,慢慢在业内也闯出了点名头。

    小儿子陆建丰则没什么耐性,但他脑子灵光,哄得老爷子高高兴兴的,后面更是生下了陆家长孙,一时老爷子更是偏心了。

    俗话说的好,小儿子大孙子,老爷子的命根子。

    陆建丰他们两头都占了,也怪不得陆云敬死后立下遗嘱,将自己的产业大半都留给了他们。

    大儿子陆建伟只分到一栋老房子,要不是手艺还在,恐怕都得喝西北风了。

    而这个所有人都同情的陆建伟,刚好是陆子安的老爸。

    雪上加霜的是,他出了意外,所以陆子安才不得不辞职回长偃市潜心研习技艺。

    唉……

    陆子安轻轻地摩挲着刻刀,缓缓闭上了眼睛。

    这是匠心呀……

    对艺术的要求,需要达到苛刻的地步,磨掉焦躁,才能让自己沉淀下来,只有拥有敬业、严格、追求卓越的精神,才能成就大师中的大师。

    繁华都市,人心浮动,他既然已经决定走上这条路,便必须摒除杂念,阳海市太过浮华,不适合他磨砺心境。

    可惜没有人理解。

    他的叹息被呼啸的风声掩盖了,就在他收拾好情绪准备起身做饭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道奇怪的机械声音。

    【心境符合要求,工匠大师系统请求绑定,请问是否绑定?】

    工匠大师系统?陆子安猛然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