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4章 人小鬼大沈曼歌

第4章 人小鬼大沈曼歌

    说起沈曼歌,就不得不说沈叔。

    沈叔原名沈云兵,跟他爸是发小,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就收养了沈曼歌,把她当亲生女儿地疼,一家子过得挺好的。

    可惜那年非典,沈叔夫妻俩都感染了,没能救回来,就这么走了,留下当时才13岁的沈曼歌一个人。

    陆建伟挺可怜这小姑娘的,可惜不符合收养条件,刚好沈曼歌的亲生父母找了过来,就让他们领着她走了,如今都过了四年了,怎么她班主任的电话会打到他的手机上来?

    “喂?请问还在吗?”

    陆子安回过神来,连忙道:“哎,在呢,不好意思,刚信号不大好,老师,你是说,沈曼歌吗?她怎么了?”

    “唉,是这样,沈同学其实是个不错的孩子,当初考进来的时候是全校第一,高一高二是住宿的,成绩也很稳定,但是怎么到了高三反而要走读呢?成绩下降得非常厉害啊……”

    班主任如此这般说了一大通,最后总结道:“我一直也联系不上您,这电话还是查了当初给她转学的初中部档案查到的,沈家长,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啊,沈同学是个好苗子,不能就这么毁了——您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肯定是出事了。

    陆子安皱着眉头思索片刻:“啊抱歉,我一直在外地出差,刚回来,这样,您能不能发个学校地址给我,我现在过去找您当面谈谈行吗?”

    “哎,行行。”班主任眉开眼笑,她就担心家长不配合。

    陆子安挂了电话,果然没多久老师就发了信息过来。

    咦?还是重点高中呢,沈曼歌这小姑娘不错啊!看来她家人对她应该也确实还可以。

    不过为什么她家都没留联系电话给学校?

    陆子安阳海市的号码早就废了,他现在用的是他爸的老号码,沈曼歌当初转学是他爸去办的手续,所以老师电话打他这也正常。

    不管怎么样,沈叔待他不错,他也不能坐视不管,还是去走一趟看看什么情况吧。

    当然,得先把快递寄掉。

    班主任吴老师很负责,也很细心,她并没有把叫家长的事情告诉沈曼歌,所以陆子安到她办公室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沈曼歌。

    “你是……沈同学的家长?”吴老师有些怀疑地看着他。

    陆子安点点头:“嗯,我是她舅舅。”

    原来如此,看来沈曼歌的父母果然不称职啊,不过没关系,有一个负责任的就行了。

    吴老师打消了疑虑,倒了杯茶给他,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起来:“沈同学她……”

    听她说了两三个小时,陆子安很认真也很配合,吴老师非常满意他的态度。

    “那,我把沈同学叫过来,你跟她聊聊?”吴老师笑眯眯地看着陆子安。

    陆子安沉吟片刻,站起身来:“好像快要放学了,要不我直接带她回去吧,回去后我好好跟她说说。”

    “啊,好的,对了,你知道她在哪个班级吗?”

    陆子安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嗯……那个……”

    “高三一班,就从楼梯下去左拐的第一间。”吴老师在心中叹了口气。

    连沈曼歌的班级都不知道,肯定也谈不上什么关心,这事看来有点玄,希望他能看在她一片苦心的份上好歹管一管吧。

    离下课还有十五分钟,陆子安站在高三一班的门外有些头痛。

    沈曼歌如今都十七岁了,又有父母,这事他怎么管?但是不管又不行……

    想了想,他打了个电话给他爸,万一真有什么事,他爸出面处理的话可能会好一些。

    结果电话刚一打通,他爸带着七分醉意的笑声传来:“哦,是子安呐,快,把你的马给我拿过来,你黎叔说想看看呢!”

    他爸肯定是在跟人喝酒吧,陆子安无奈地道:“爸,我有事跟你说……”

    陆建伟喝得有些大,晕乎乎地道:“啊,啥事啊,你说,乖儿子哎,你就是要天上的星星爸也……也能给你摘下来!”

    “……”陆子安按了按额角:“算了。”

    “别介呀!”陆建伟哈哈大笑:“我告诉你们,刑国胜那个老家伙不是搞什么拜师大典吗,我就让我儿子去!我儿子……出师了……嗝,他当初还说什么我儿子不是这块料……老子要打死他!谁都别拦我!”

    哐当哐当……杯碎盏摔……

    陆妈气极败坏的怒吼声隐约传来:“你掀桌子干什么!你个酒疯子!喝喝喝,怎么不喝死你!”

    “嘟嘟嘟……”电话挂断了。

    陆子安无语了。

    不过他爸说的什么拜师大典是什么玩意儿?莫非当初他爸还去求过刑国胜,然后被拒绝了?

    他爸怎么都没跟他说起过……

    陆子安正思忖着呢,下课铃声响了。

    整栋教学楼瞬间就热闹起来,一大群人簇拥而出,要不是陆子安靠栏杆站着,恐怕都得被人群给掀翻。

    哎呀糟糕,陆子安有些着急了:他怎么就忘了一放学,他们都是拼了老命往家赶的,这么多人他要去哪找沈曼歌啊?

    好在他比较高,只能努力地一边辨认一边喊:“沈曼歌!”

    “嘿,曼曼,有人叫你呢!”人群中有个女孩子清亮的声音传来。

    陆子安瞬间望过去,楼梯口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子转过头来。

    她非常白,乌黑的眼睛没有一丝波澜,长发扎成马尾束在脑后,背着书包穿着校服的样子格外乖巧。

    只一眼,陆子安便确定了,这就是沈曼歌。

    虽然隔了四年,但是当初沈叔葬礼上,那个眼神死寂的女孩子给他的印象特别深刻。

    不知道她跟同学说了什么,她独自沿着墙退了出来。

    她打量了陆子安几眼,有些迟疑:“你是……陆子安?”

    陆子安笑了:“嘿,你还记得我啊。”

    沈曼歌比他矮了一个头,费力地仰起头看他:“怎么是你来的?”

    嗯?这话问的有意思。

    “你想要谁来?”陆子安挑了挑眉,正好人群都走光了,走廊里空了下来,他示意沈曼歌跟他走:“走吧,我请你吃饭,我们边吃边聊。”

    “你爸你妈呢?他们没空吗?”沈曼歌人小鬼大地叹了口气:“我知道是吴老师叫你来的,你回去吧,这事你解决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