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5章 开直播

    陆子安脚步一顿,诧异地看向她:“你知道?”

    “嗯……”沈曼歌低着头跟他一道往下走,想了想才认真地道:“其实我是故意考砸的,号码也是我告诉吴老师的。”

    “……”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了吗?她好像才十七岁吧?

    他十七岁的时候在干啥来着……好像天天除了打篮球朝妹子吹口哨外就没干过啥正经事。

    陆子安有些纠结地看着她:“那你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

    沈曼歌仰着头打量他片刻,抿着唇道:“那我说了,你能帮我吗?”

    “能,一定能。”陆子安感觉好奇死了,费这么大的波折,这小鬼到底是想干嘛?

    沈曼歌眨着眼睛,声音清脆:“我明年一毕业就满十八岁了,我爸妈的遗产等我成年了就会给我,我不想给段家人,一个子儿也不想给他们,所以我想要陆叔叔帮我。”

    她说的爸,好像是沈叔……

    “段家人……你指的是你亲生父母吗?”陆子安索性没往下走了,站在楼梯上回过头与她平视。

    “不,我爸爸姓沈,才不姓段!”沈曼歌捏紧书包肩带,虽然极力克制,但到底年纪小,还是忍不住泄露了一丝愤恨。

    原来是跟家里人吵架了啊……

    这事果然棘手,他怎么说也是个外人,他们家的家务事他贸然插手,不大好吧……

    见他不吱声,沈曼歌仰起白皙的小脸,傲然地道:“看吧,我就说了你帮不了我,你心里肯定想着是我不听话跟家里人吵架了吧?”

    陆子安尴尬地道:“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沈曼歌哼了一声,绕开他往下走:“我之所以想找陆叔叔,是因为他和我爸爸是好朋友,我也不想诉苦,但是段家人把我领回去根本就不是真心的,他们只是想要我爸妈的钱!”

    这……

    陆子安斟酌用词:“你是不是想多了,哪个父母会不爱自己的孩子啊,当初他们认你回去的时候不也哭得挺惨的……”

    “呵呵。”沈曼歌走到了一楼,停下脚步回头:“陆……哥哥,谢谢你今天走这一趟,我还是很感激的……”

    这话听着像道别啊,陆子安连忙道:“哎,先不说这个,我们先去吃饭吧,边吃边说,走走走。”

    伸手拉了下她手臂,他怎么觉着,她穿的超级少啊。

    “不会就穿了两件衣服吧,爱得俏冻得叫。”陆子安嘀咕着。

    沈曼歌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他走了。

    虽然她很克制,但是在进入开着空调的室内的时候,她还是舒服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那就还是知道冷的,陆子安将菜单递给她让她点菜,他则一边倒水一边暗暗打量着她。

    校服洗得有些泛白,领口露出的里衣领口好像挺紧的,显然不是很合身。

    进来的时候他也有扫过她的鞋,一双单球鞋已经洗得看不出原色了,整个全都褪成了浅浅淡淡的白。

    她在段家确实过得很不好,虽然有些不敢置信,但是相对于段家,陆子安还是比较倾向于相信她。

    “你为什么高三突然走读了?是因为……嗯,段家人不准吗?”陆子安将一杯热茶递过去。

    沈曼歌道了声谢,捧着茶杯喝了一口,舒服得喟叹了一声:“不是,是因为我钱不够了。”

    “钱不够?”

    “对,我住在段家四年,我花的全是我自己的钱,每个月要付房租和饭钱,去年我算了一下,我的钱只够我交学费了,我就没再给他们钱,然后过完年他们就把我赶出来了。”沈曼歌语气轻松。

    赶出来了?陆子安皱眉道:“那你现在住哪?”

    “住网吧啊。”沈曼歌笑了笑:“他们不让我拿东西出来,我电脑什么的也早被他们收走了,所以我除了我的书包,什么都没能带出来。”

    这特么的也太过分了!

    陆子安瞪着眼睛看她:“那你怎么都不跟我们说?我爸妈去年还去看过你的。”

    他们回来还说她亲生父母对她很好,一家人过得很温馨。

    “没人信我啊。”沈曼歌用手支着下颚,笑眯眯地道:“他们在有外人的时候就对我超级好,等人走了就找我要饭钱,说出去根本没人信。”

    陆子安简直不知道说啥好了,正好菜上来了,小姑娘虽然强撑着镇定,但菜香扑鼻时还是没忍住咽了咽口水。

    他只能大手一挥:“先吃饭,等会再说。”

    他匆匆扒了几口,见沈曼歌还在细嚼慢咽,拿出烟起了身:“你慢点吃,我去外头抽根烟。”

    “嗯。”沈曼歌乖巧地点点头。

    陆子安出了门左拐,径直进了一家女装店,照着沈曼歌的身材大概地拿了两套衣服,里里外外全买齐了,走到门口,看到橱窗前摆着的几双毛绒绒的鞋子,顿住脚步招来服务员:“这个也拿两双。”

    “好的。”服务员给他刷完卡打好包,递到他手上:“先生慢走,如果尺码不合适随时可以来换的。”

    “嗯,行。”陆子安倒不担心尺码不行,毕竟他对尺寸什么的是非常敏感的,应该不会弄错。

    进去后,沈曼歌已经吃完了,见到他大包小包地进来,眼睛瞪得大大的惊奇地看着他,有些好奇又有些疑惑,微微歪着脑袋的模样像他上午雕的那只小兔子。

    这样才对嘛,这才像个小姑娘该有的样子。

    陆子安朝她一偏头:“吃完了?走吧。”

    沈曼歌眨眨眼睛,跟在他后头往外走,陆子安结了帐后将一个袋子递给她:“把羽绒服先穿上,别的到时再换。”

    “你,你买给我的?”沈曼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竟然退了一步:“不,我不要。”

    “又犯什么傻呢。”陆子安直接将其他袋子搁地上,把羽绒服拿出来,粗声粗气地道:“你叫我一声哥,我就是你亲哥!给你买几件衣服咋了,以后你衣服哥全包了!”

    给她把衣服囫囵套上,他退后半步打量一眼,帽子有一圈毛绒绒的白毛边,衬得她又娇小又乖巧:“嗯,不错,果然很合身,走吧!”

    “去哪?”沈曼歌垂头轻轻摩挲着衣角,她都好几年都没穿新衣服了……

    “去拿你东西啊!”陆子安将袋子提起来:“个小屁孩住什么网吧,快点,等会天都要黑了。”

    天色渐暗,万家灯火绵延向远方,沈曼歌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陆子安身后,不知不觉泪水就淌了一脸。

    她垂着头抿紧唇,将眼泪全都擦干净,妈妈说过,哭多了会断福缘,她不该哭的。

    虽然来的并不是她原本想的陆叔叔,可是陆子安的出现,真的是她生命中出现的最后一抹亮光。

    其实她说谎了,她的钱根本就不够她撑到毕业了,她现在身上总共才不到五十块钱。

    她的行李也确实是少,跟网吧老板打了声招呼就把东西拿了出来,才两个小袋子,里面装着另一套校服。

    陆子安不忍心细问她这学期是怎么过的夜,直接将人带回了家,反正他租的是两室一厅,另一个房间刚好空着。

    到家后,陆子安让她万事随意,只当在自己家里,沈曼歌乖巧地应了一声就去收拾房间去了。

    陆子安回到自己房间,有些心神恍惚。

    这事,要不要跟爸妈说呢,要是说的话,他爸肯定得跟段家人干架吧……

    正想着呢,闹钟响了,唔,到晚上的直播时间了,陆子安只得将这些事情扔在脑后,抹了把脸开直播。

    一进直播室,他自己都吓一跳:“哈?这么多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