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8章 镂雕

    昨天他爸还嚷嚷着说要他去呢,今天人家请柬都送上门了……

    陆子安挑挑眉,看来恐怕是他爸的醉话传出去了啊,就是不知道这是刑国胜的意思呢,还是另有原因了……

    “陆先生,电脑都装好了。”

    “啊,好的,谢谢了啊。”送他们两人出门,临了还递了烟,陆子安回到房间,看到崭新的电脑,立刻就将请柬扔一边去了。

    什么大典,哪有直播重要。

    新电脑果然光速,打败了全国99%的电脑。

    他正在登陆直播平台,他爸就打电话过来了。

    陆子安皱了皱眉,直接开了外音,一边输入账号一边道:“爸,怎么了?”

    “刑国胜给你发请柬了?”陆建伟简直要气晕了:“说是你都签收了?”

    “嗯,是啊。”陆子安扫了一眼被他扔在床上的请柬:“怎么?”

    陆建伟喘着气:“刑国胜个不要脸的,简直是令人发指!行行,子安你别急啊,我这就打电话骂他去。”

    “爸你等等。”陆子安停下手,拿起手机关了外音:“我准备去呢,你用不着去跟他说什么。”

    “那怎么行?”陆建伟急了:“你是不知道他的歹毒用心!我跟你讲,你现在才刚磨砺出来,手艺是上来了些,但是还不够稳,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多做,多看,多学,不要去跟人逞强……”

    陆子安时不时嗯一声,等他爸把气缓匀了才捻起请柬慢条斯理地道:“爸,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就是担心我被他们比下去了就会受到打击然后一蹶不振是吧,放心,我不会的……”

    “对,我觉得我必须去,人家请柬都送到家了,如果我不去的话,他们会怎么说?”陆子安眯着眼睛笑笑:“怕事,胆怯,以后我出去就根本混不下去。”

    这个道理陆建伟当然懂,所以他才说刑国胜用心歹毒!

    他思量半晌,才有些迟疑地道:“那……你有把握吗?”

    毕竟刑国胜跟他有些不对付,而且这回下手这么狠,来者不善呐……

    “当然有。”陆子安玩味地将请柬在指尖转了一个圈:“爸,你放心,拜师大典那天肯定会有人丢脸,但那绝对不会是我。”

    陆建伟当然是相信自己儿子的,回想起那匹小木马,他觉得陆子安应该不是在逞强。

    他狠狠心:“行,那后天我也去!”

    挂了电话,陆子安看着请柬上的地址挑了挑眉,嗯,这地方挑的好,离宁霞县不远,刚好他可以把沈曼歌带回去给他爸妈看看。

    登陆直播平台的时候,他看着自己直播间【小匠人】的名字,想了想,动手改成了【工匠大师】。

    一进去,里面竟然还有十来个人。

    “上午好呀,哈哈,我今天换电脑了。”陆子安调整摄像头对准自己的手。

    【主播上午好!今天雕什么?】

    陆子安想了想,决定用自己以前不熟悉的技术来练练手:“嗯,今天我想试试镂雕。”

    【镂雕?镂空吗?】

    【666,跟那只小兔子眼睛一样的意思吗?】

    陆子安笑笑:“镂雕,又称通雕,表现的人物形神兼备,景物错落有致,线条流畅,节奏感强,体现出“多层镂通,剔透玲珑”的南方雕刻风格。”

    他一边打开箱子翻材料,一边继续解释着:“它不仅以多层次取胜,而且力求结构巧妙和造型生动,算是一项比较有挑战性的工艺了。”

    【好像镂雕一般比较常用于建筑装饰吧?主播准备雕多大的啊?】

    陆子安翻了下没看到合适的,索性起身从墙角拿出来一块长宽约20X90的木板:“嗯,我就做块小屏风好了,太大件的不方便直播,唔,等一下啊,我拿一下工具。”

    【我很低调打赏了一个火箭!】

    【我很低调:屏风卖吗?我可以预定吗?】

    【我很低调打赏了一个火箭!】

    【我很低调:屏风卖吗?我可以预定吗?】

    我很低调连续刷了好几个,陆子安拿着工具回来的时候都有些被吓到:“啊,谢谢这位兄弟的火箭,你想要这屏风?可是可以,不过我没准备雕多大呢,做出来顶多就是能放到桌上当个摆件。”

    【我很低调:没关系!】

    “那行吧。”陆子安也没想把这一直留着,自然无所谓:“不过可能要很久,你等下加一下我微信,把地址发我,做好了我给你寄过去。”

    直播间里被我很低调的火箭吸引进来不少人,陆子安跟他们打了声招呼:“欢迎大家,那我开始了啊。”

    【木板看上去很薄啊,这能雕出个啥。】

    【你懂个屁,主播技艺超群!】

    他们吵得欢,陆子安却已经动手了。

    第一步自然是凿粗坯。

    粗坯是整个作品的基础,以简练的形体表现出他脑海中的造型细节,要求做到有层次、有动势,比例协调,重心稳定,整体感强,初步形成作品的外轮廓与内轮廓。

    从木料表面开始,一层层向内剥进,木屑慢慢在他指尖生长,仿佛活过来了一样,他指尖划过的地方木屑自然分离。

    板子不厚,又比较大,所以这一个步骤他就用了半个小时。

    【好无聊啊,就是削木头啊,有什么看头。】

    【我很低调打赏了一架飞机!】

    【我很低调:看不懂就滚,少BB。】

    【你就装B吧你,还低调呢,我呸!】

    【我很低调打赏了一架飞机!】

    【我很低调:滚!】

    他们的争吵陆子安并不知情,他换了柄刀,开始掘细坯。

    他的刀法圆熟流畅,有充分的表现力。

    哪怕是外行人,也能看出他的刀法之纯熟,尤其是他以纵纤维组合镂空,镂去多余的部分的时候,每个细节都仿佛经过了度量一般精确到令人赞叹。

    【主播没雕好啊!怎么中间留下了那么多废料。】

    【对啊,零零角角的,没法看啊!】

    【刚才这一刀该直接切下去的……】

    【哚哚哚打赏了一架飞机!】

    【哚哚哚:你们知道什么呀,这叫带筋法好不好!】

    【风吹屁屁凉:亲爱的哚哚你来啦!女神大人求赐教!】

    【呕!恶心!】

    【恶心+1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