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9章 主播技艺超群

第9章 主播技艺超群

    【风吹屁屁凉打赏了一架飞机!】

    【风吹屁屁凉:都别闹!哚哚快说-0-】

    哚哚也没什么架子,发了个笑脸就开始讲解起来:【带筋法,就是在作品的擎空易断的部位留下一小块料,使其与临近的部位牵附,这样就可以避免断裂。】

    【哇,哚哚妹子懂得真多!】

    【是啊,感觉跟主播配一脸啊,一个刻一个讲解,完美!】

    呃……哚哚脸有点红了。

    【风吹屁屁凉:呸!哚哚是我的!而且主播都没露过脸,没准长得特别丑呢?】

    这话一说,他们倒是想起来了,是啊,主播从来都是对准自己的手,根本没有露过脸啊。

    【听说……声音越好听的,一般都肥……】

    陆子安的声音是蛮好听,尤其是压低声线的时候,低沉而略带清冷的感觉,让人听了很舒服。

    哚哚不由自主想像着一个胖胖的、地中海的男人拿着手机吃吃笑的画面,浑身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地道:【少胡说八道了,什么跟什么呀!】

    【主播求露脸!】

    【……】

    这时陆子安已经将外层景物及衬景的打坯、凿坯工序全部结束,开始进行镂雕。

    陆子安拿小刷子轻轻将细屑清除,换了柄铲底刀由外及内细心雕琢。

    镂空雕刻是创作最关键的阶段,要求施刀的功力、线与面的处理以及各种造型手段的变化,都必须切实服从主题内容的需要,使意、形、刀有机地融为一体。

    在这种时候,他根本不可能为外界分心。

    直播间里的众人虽然听不到他的声音,却也慢慢感受到了那种奇妙的氛围,弹幕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忽然感觉好紧张啊,好担心他一刀不慎就把那一小块给削掉了……】

    【我很低调:闭嘴。】

    陆子安微微收紧下鄂,灵活运用冲、划、切、刮等刀法将木板雕琢成他想要的模样。

    镂雕之所以被他称为挑战,就是因为镂雕比起其它作品来更为细腻精致,呈现给人的是一种立体化多元化的细节美感。

    而现在陆子安所展现给众人的镂空技艺,正是手工艺中最复杂、最精细、最顶端的技艺。

    他的手非常稳,正因为稳,也才能让众人看得更清楚,他雕刻时,每换一柄刀、每刻画一根细条,都赏心悦目。

    而在他的指下,一枝梅花傲然开放,缓缓绽放的花瓣,在风中微微颤抖的花蕊,随着陆子安的雕琢慢慢呈现。

    【好美啊,我忽然感觉有些呼吸困难。】

    【+10086,还是别说话了,虽然知道大师没看我们,但是总感觉会打扰到他。】

    是的,这已经不是在看他雕刻了,这是一场视觉盛宴。

    有很多人下意识开始录相,那种美太令人震憾了,仿佛沉淀千年的文化和古韵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沉醉其间。

    因为这是他第一幅镂雕作品,所以陆子安并没有挑战太过复杂的画面。

    梅兰竹菊,算是比较古雅又比较合适作为桌面屏风摆件的题材。

    当他用薄刀密片法把牵附之筋去掉以后,第一幅寒梅也已经刻画成功,他吁了口气,提起屏风一角轻轻一吹。

    木屑翻飞,仿佛随着寒风飘落的大雪,簌簌落下后露出铁骨铮铮的寒梅。

    在超高清的摄像头下,众人仿佛看到了那花蕊在巍巍颤动。

    【我很低调打赏了一架飞机!】

    【我很低调打赏了一架飞机!】

    【我很低调打赏了一架飞机!】

    他连续打赏了数十架才停下来,吸引了一大群吃瓜群众进来,一进来就都不肯走了。

    哚哚微张着嘴,当陆子安已经换了柄刀开始第二幅画面的雕刻时才回过神来。

    她也打赏了两架飞机,迫不及待地问道:【大师,这屏风卖吗?我高价买!】

    【我很低调:滚,我已经跟大师订下了。】

    什么呀!这人怎么这样!哚哚气得手都有些抖:【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那个,哚哚妹子,你今天来得比较晚,这个高调的家伙确实是和主播预定过了……】

    哎呀好气啊!

    哚哚咬着手指头,看着画面里那精致的屏风,恨不能直接抢过来。

    她之前为什么会让主播去雕那张照片呢,早知道也让他雕屏风啊,别说八千,八万十八万她都给啊!有了这副屏风,她一定……

    虽然很想直接微信问大师能不能卖给她,但是她犹豫了很久,还是放弃了。

    今天是她来晚了,以后她一定天天二十四小时都守在这!她就不信别人还抢得过她!

    【最让我感觉奇怪的是,主播竟然连尺子都没用过。】

    【对,果然是大师,线条居然这么流畅,我就不行,我手得抖成麻花。】

    画面中,陆子安那双灵巧的手已经将兰和竹雕刻完毕,每一片叶子都精巧入微、玲珑剔透,明明是飘在空中的叶子,却偏偏在尾端与边缘相连,只是轻轻一瞥也能感受得到那种惊险。

    镂雕的工艺难度很大,它镂空木板的各个部位,使得雕刻花纹贯穿连通,面面相接,不但增强了作品的立体性,还能使屏风富于层次感。

    哚哚迟疑了很久才打下字:【我很低调,你愿意转让吗?我真的好喜欢这个小屏风啊……】

    【我很低调:不卖。】干脆利落的拒绝。

    哚哚心痛得无法呼吸,不过却也知道千金难买心头好,如果这是她的她也绝对不会转的,所以没有再问。

    陆子安却是头都没抬一下,在他指尖,一瓣瓣纤细优雅的菊花瓣慢慢舒展,众人甚至都仿佛听到了它绽放时的轻响。

    【这么细的花瓣,就不怕断吗?】

    【滚滚滚,少乌鸦嘴!主播技艺超群!】

    陆子安一刀收尾,想了想,将屏风立了起来,花瓣太繁复,竖着比较方便。

    于是众人看到,他竟然在这么薄的板子上,将一朵菊花上下起伏了整整四层。

    一层层慢慢往里延伸,层次增多,花瓣上下交错,伴随着几片叶子的点缀,他们仿佛看到了一朵真正的菊花在眼前绽放。

    【我的天……】

    就在这时,陆子安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为什么停了?】

    【不会是断了吧断了吧,刚才哪个乌鸦嘴说的,拖出来轮一百遍啊一百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