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11章 人傻,钱多,速来

第11章 人傻,钱多,速来

    哚哚犹豫了一下,总感觉这不是啥好话,没直接问,自己默默去找了度娘。

    一分钟后,她脸色铁青地删掉了这条状态,并将那个人也一块儿拉黑了。

    饿狼化身的陆子安一出来,顿时被香气包围了,他扑到桌边,感觉整个人都要融化在这香气里了。

    “洗手没?”沈曼歌警惕地盯着他。

    陆子安依依不舍地跑去匆匆洗了下手,接过沈曼歌递过来的饭,饭都来不及吃,先吃了一大块肉。

    唔,真香!

    真的有入口即化,唇齿留香的感觉啊!那些美食小说诚不欺他!

    两年啊!他吃了整整两年的方便面加外卖,终于吃到了一顿美味!

    他甚至都来不及夸赞她厨艺,一直吃了两大碗才停了下来。

    吁了口气,陆子安满足地看向沈曼歌,非常诚心地道:“曼曼,近两年请求你一定不要谈恋爱!”

    沈曼歌怔了怔:“嗯?为什么?”

    “因为你谈了恋爱就会搬出去,我到时候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饭了!”陆子安痛心疾首,一想到那个画面,他感觉世界都黑暗了。

    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理由,沈曼歌哭笑不得,却还是认真地点头:“好。”

    哎哟这小模样儿,太乖巧了,难怪很多人都想生女儿,他都想生了!

    陆子安没事做,也不好意思就这么走了,就撑着下巴看着她吃饭。

    沈曼歌吃得很慢,长得漂亮果然干啥都好看,吃饭的样子都赏心悦目。

    气氛有点尴尬啊,陆子安想了想:“对了,你房间里的电脑是给你玩的,联了网,你平时查什么资料玩游戏什么的也方便。”

    “嗯嗯,谢谢。”沈曼歌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也得赚点钱,她玩游戏还行,也许可以尝试跟陆子安一样做主播……

    完全不知道她思维已经偏哪里去了的陆子安还在说:“明天你跟我回趟宁霞县吧,我回去有点事,我爸妈也想见见你。”

    “嗯,好。”刚好她也有事情想拜托陆叔叔。

    画面正温馨着呢,突然有人敲门。

    “你吃,我去开。”陆子安想着应该是低调哥来了,于是前去开门。

    门外站着个帅小伙,浓眉大眼,西装笔挺显得很有精神,看上去他有些紧张:“你好你好,请问大师在吗?我叫卓鹏,就是直播间的那个我很低调,啊,我跟大师约好了……”

    “嗯,我知道,我就是。”陆子安浅笑着让开:“请进。”

    “……”我很低调被他这句话给震到了,表情茫然地跟着进来。

    陆子安让他站就站,让他坐就坐,半天没回过神来。

    这怎么可能呢?就那纯熟的技巧,大师就算没有七八十,至少也有五十多,怎么可能是这么个年轻小伙子。

    说是他孙子他还比较信……

    卓鹏愣住片刻,直觉大师恐怕是不想见他,趁着陆子安进去取屏风,偷偷瞄了眼淡然吃饭的沈曼歌一眼:“那个……小美女,你爷爷在吗?”

    “死了。”

    “啊,不好意思,那……你爸爸……”

    “也死了。”

    他连忙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沈曼歌收了碗,给他倒了杯茶,神情很是淡然:“死了就死了,又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

    “……”

    卓鹏忽然觉得,这屋子里的两个人好像精神都有点不正常。

    陆子安拿着个盒子出来,直接放到桌上,卓鹏一下就跳了起来,一脸心疼:“轻点轻点,哎呀……”

    “放心,不会坏的。”陆子安很淡定,轻轻拍了拍盒子:“嗯,为了物有所值,特地挑的我这最好的盒子,怎么样,满意吧?”

    卓鹏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打开一看,眼珠子都快掉进去了:“哇,近看真的感觉更棒……”

    他整个人都跟失了魂一样,一个劲地盯着屏风看,陆子安叫他好几声都没反应。

    完了,这孩子脑壳恐怕有问题。

    陆子安摊手,在沙发上坐下,沈曼歌泡了茶过来,他们两人就安静地看着卓鹏演戏。

    看够了,卓鹏慎重地盖上盒子,一脸视死如归地看着陆子安:“这位兄弟!请你跟大师通报一声吧!我有一事相求,真的,我给五万!”

    “五万?”陆子安端茶杯的手顿住了。

    少了?也是,凭大师的技艺,五万简直是得罪人!

    “不不,十万!”卓鹏激动得手都有些抖:“我知道,大师一定不喜欢我用钱说话,但是我真的,我真的不大会说话……可是我心还是很诚的,你能明白吗?”

    明白明白,你钱给的那么豪爽,很明白了。

    但是……

    陆子安指着自己:“我真的就是你说的大师,这屏风真是我雕的。”

    卓鹏定定地看了他半晌,叹了口气:“唉,算了,我也知道大师都是神秘莫测的,这回运气好拿到了屏风我已经很满足了,确实不该奢求别的……我还是守在直播间等着下回……”

    慢着,他忽然想起,陆子安的声音挺耳熟的。

    难道大师不是用的变声器,而是真的是……

    他慢镜头地转过身,上下打量他足足有两分钟,才不敢置信地道:“你,你真的就是那个,直播……”

    “嗯,是我,陆子安。”陆子安慎重地点头,为了满足他奇怪的幻想,高深莫测地道:“这位小友,你有何需求?”

    旁边的沈曼歌听得想笑,她知道陆子安的话正确的翻译方式是:现在我们来谈谈那十万的事情吧?

    但是卓鹏不知道啊,他激动得两眼泛光:“真的是您啊,大师,对不住,我刚才太唐突了……”

    “没事没事,你现在能说正事了吗?你刚说你想要啥?”

    “我想要一个寿字的木雕!我得到了一块上好的紫檀木,处理得非常好,想把它作为寿礼送给我爷爷,但是普通木雕我爷爷看不上,技艺不好的更不行,充满匠气的作品我爷爷也不喜欢,你是不知道我爷爷多刁……”

    怎么不知道,看你这么啰嗦就看得出来……

    陆子安默默听完,直接让他把紫檀木取来,就将人赶出去了。

    “这个人挺有意思的。”沈曼歌终于笑场。

    陆子安无奈地叹了口气:“是啊,人傻,钱多,速来。”

    坐到车里,卓鹏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一边打电话,一边手指在盒子上慢慢摩挲着。

    “你去书房把那块紫檀木给我送过来,对,废什么话,让你拿就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