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13章 势在必得

    陆子安垂眸思忖,系统的说明书,好像有一句就是为天地立心,这句话他记得共有四句。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难道这就是系统找上他的原因?传承技艺……

    开席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他连忙跟着他爸侧身退后一大步。

    一名刑家弟子从墙壁处拉出一木板,飞奔而来,木板仿佛无穷无尽,每隔数步发出一声轻响,与地上升起的桌脚相扣。

    当木板拉到尽头,桌子也就铺好了。

    陆子安坐到陆建伟身侧,一抬头就看到陆皓朝他走了过来。

    “大伯,子安,你们来啦?不好意思刚在忙,没时间招呼你们。”陆皓彬彬有礼地道:“听说子安在开直播教人技艺?恭喜了。”

    直播?那是什么玩意儿?

    旁边的一些老前辈都对这个不了解,所以都没什么感觉。

    不过教人技艺?要说是陆建伟倒还可能,陆子安?开什么玩笑?

    陆子安微微一笑:“谢谢,不过我暂时还没教过人,只是让人观看我的造作过程而已。”

    不少人都看着这边,低声谈论着。

    陆皓提高声音:“听说你都自封工匠大师了,怎么还不能教人?嗐,要不是我被师傅看中了,我都想跟大伯学一学呢,没准学个两年也能像子安一样开宗立派了。”

    这话真的毒。

    就算是刑国胜都不敢说自己开宗立派,旁边众人看陆子安的眼神顿时都有些不满。

    陆建伟一拍桌子:“陆皓!你说话给我讲究点!我都没说你,你还有脸往我跟前凑!”

    “我怎么没脸了?”陆皓理了理衣袖,将众人的目光聚焦到自己的衣服上后,才慢条斯理地道:“我知道,大伯当初找过师傅,但师傅选了我没要子安不是我的错吧?大伯为什么说我说话不讲究?我说的都是事实啊。”

    “你……”陆建伟经不起激,下意识就想揍这混小子一顿,但是被陆子安稳稳地抓住了手臂。

    陆子安端坐如松,抬起眼皮扫了下陆皓:“我爸找刑大师是想让他提点一下我的技艺,并没有让我拜入刑家班的意思。”

    “呵,谁知道呢?”这种话陆皓是一万个不信:“要不然安哥给我解释解释,你为什么会怀恨在心,抢了我师傅的单呢?”

    什么?

    陆子安竟然敢抢刑国胜的单?他疯了吧?

    周围不少人指指点点的,几位老前辈对陆子安更是皱着眉摇了摇头。

    陆大师离去后,陆家果然扶不起来啊……

    “抢?”陆子安慢慢地喝了口茶:“你说的是什么单?抱歉,找我的人太多,我一时想不起来。”

    “你装什么傻!”陆皓眉眼冷凝地盯着他,恨不能把他脸上平和的笑容给撕下来:“卓家的寿礼!卓鹏是我请来宁霞县的,要不是你不要脸地突然插一脚,他的单原本是我送给师傅的见面礼!”

    妥了。

    原来问题出在了这里。

    陆子安恍然大悟:“哦,你是说卓鹏啊!哎呀你真的误会了。”

    他站起身来,占着比陆皓高了一截的优势轻轻拍了拍陆皓的肩:“这不能怪我啊,人家卓鹏亲自送到我家里,让我务必帮他这个忙,我这也是没办法呀……你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呢,都是一家人,你早说我就不接这个单了。”

    我呸!

    好处都他陆子安得了,现在还得了便宜还卖乖!

    陆皓简直气得手指头都在抖,现在装什么兄弟情深,早干嘛去了!

    “要不这样。”陆子安一脸歉意地看着陆皓:“你跟卓鹏说说,只要他同意,我绝对二话不说就退出,作为堂哥给你拜师成功的贺礼,你看怎么样?”

    不就是装大尾巴狼嘛,好像谁不会一样。

    卓鹏同意?卓鹏要同意他还在这跟他废什么话!

    陆皓气到窒息,愤恨地道:“你根本没天分,我师傅都说了,你不是这块料子,我劝你最好赶紧给我把木料交出来,否则……”

    “咳!”陆建丰听到他话音不对,连忙起身斥道:“小皓,跟你安哥道歉。”

    陆皓一脸不服地哼了一声,扭脸不吭声。

    “呃,子安呐,你别怪小皓,他就这脾气。”陆建丰笑容满面地道:“大哥,你也是知道的,小皓他就是这实心眼,想着送他师傅一份大礼结果……这也怪他自己没本事,他要像子安这么争气呀,我就省心喽!”

    这话连削带打,旁边的人也都听不下去了。

    “建伟,你是得说说你儿子了,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学着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匠人!最重要的是手艺,耍这种小聪明对他技艺根本没有任何帮助!”

    说话的是两位老前辈,陆建伟自然不可能不吭声,他皱着眉道:“但这是卓鹏……”

    “其实我也理解的。”陆建丰眼神沉下来,敛了笑容,面容有些哀戚:“大哥你就是觉着小皓不该拜刑大师为师是吧?我这也是没办法呀,爸在世的时候,什么都没教过小皓,你手又……唉,我这也是不想爸的手艺就这么断在我们兄弟手里了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陆建伟确有不满,但是怎么也不可能当着众人承认,否则就是与刑家结仇了。

    但陆建丰却没给他辩解的机会,直接道:“而且我这也是为子安着想啊,如果是大哥你亲自动手,我绝不二话,我对大哥的技艺是绝对有信心的,可这……就算大哥对我有误会有怨恨,也不能冲着孩子来啊,这可是卓家,寿礼出了事,谁也担待不起啊!”

    言辞恳切,好一个真心为大哥侄子着想的亲人啊!

    “这话说的对,卓老爷子是行家,可不是半桶水能糊弄的,这做的好也就算了,做的不好可不光光是砸了你陆家的牌子,也是丢了我们宁霞县的脸!”

    有了老前辈带头,其他人也纷纷出言相劝。

    听着他们隐约的指责,陆子安心静如水。

    眼前这一幕多么熟悉,当年他爷爷死后,陆建丰就是这样拿着遗嘱逼他爸就范的。

    陆建伟哪抵挡得了这架势,本就不擅言辞的他又气又急,面红耳赤地想要与他们辩个高低。

    “等一下。”陆子安敲了敲桌子,示意众人安静下来。

    陆建丰势在必得地看着他,并不觉得他能够挽回局势。

    “说到底,你们就是觉着我技不如人,怕我弄砸了这件事情对吧?”陆子安手往大衣口袋里摸了一下,把那小叶紫檀木轻轻往桌上一搁:“来,你们觉着自己行的,尽管动手,只要你们有把握让卓鹏满意,十万块我拱手相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