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14章 木中象牙

    小叶紫檀!

    十万!?

    小叶紫檀,学名“檀香紫檀”,生长极其缓慢,一棵成材的紫檀要生长几百年甚至上千年。

    因出材率极低,资源奇缺,又有“寸檀寸金”之说,价格之昂贵居各木之首,被称为“帝王之木”。

    他竟然把这么贵重的木料随手塞在口袋里!

    不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刑国胜刑大师卖的最高价的一幅作品《丹鹤》也才卖了八万八!

    卓鹏自己出的木料,也就是说,单手工费十万?

    在座众人都有点懵了,开什么玩笑!

    就连在座的老前辈都不敢开口说自己一定能行,毕竟十万事小,小叶紫檀难得啊,看这品相就知道是一顶一的货,万一弄砸了他们要去哪寻一块一模一样的木料赔给人家?

    陆子安唇角笑容不改,谦恭有加地看着众人:“在座各位都是前辈,只要有把握的都可一试,但是一旦有人接手,后续有任何问题我都是不会管的。”

    太不要脸了!

    太,太嚣张了!

    他究竟哪里来的底气,竟然当着这么多前辈的面也敢这样说话?

    陆建丰很想斥责他一番,然后将这木料收入囊中,但是却因为陆子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不敢擅动。

    陆皓盯着桌上那块小叶紫檀,激动得脖子旁边的大动脉都看得见跳动。

    对,就是它!

    他想也不想地冷笑一声,一把抓向木料:“我师傅绝对可以!”

    “住手!”却是一直在后边看热闹的刑国胜按捺不住了,他皱着眉踱出来,盯着紫檀木半晌,审视地看向陆子安:“这……真是卓先生亲自送上门的?”

    “嗯。”陆子安点点头。

    刑国胜思索片刻,扬声道:“枫瑞。”

    枫瑞恭谨垂头上前两步:“师傅。”

    刑国胜看向陆建伟,微微一笑:“建伟,上次你说想让我指点一下子安的技艺,可惜我并没有看过他的作品,所以说可能不大方便,却不知道怎么传出去变成了那般,希望你别介意。”

    我呸,上回他明明就说的是陆子安不是这块料。

    但是陆建伟也知道现在情形不同,微笑着道:“当然,对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我一般都不介意的。”

    “……”刑国胜当面被人骂是狗,却不得不忍了:“东林市卓家的寿礼不同以往,稍有差池丢的可是我们宁霞县人的脸面,事关重大,我觉得最好是让大家都见识一下子安的技艺,也好让大家放心。”

    这是什么意思?陆建伟没说话。

    刑国胜拍拍枫瑞的肩:“这是枫瑞,跟着我习艺八年,小有所成,我想让他跟子安切磋切磋,就当是小辈之间的比试,你看行吗?”

    这番话进退有度,既照顾了大家的面子,也完美地解决了面前的困境,所有人都觉得可行。

    一位老前辈捋着胡须点头赞道:“果然有大师风范。”

    陆建伟下意识看了眼陆子安,心里有点没底。

    陆子安微微点了下头。

    这就没问题了,陆建伟挺胸抬头,傲然道:“比就比,只要你不觉得是我们故意欺负人就行。”

    他哪来的自信?

    枫瑞好歹是刑家的大弟子,习艺八年,肯屈尊跟陆子安比试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了!

    他竟然还大言不残说别觉得他们欺负人?

    “……”算了,陆建伟脑子有坑,他们不计较。

    刑国胜也无语了,挥挥手无力地道:“拿两套工具过来。”

    “哎,等一下。”陆皓指着那小叶紫檀:“师傅,既然是比试,总得有个彩头吧?依我看,彩头就这木料好了,技不如人总不能还霸着木料不放吧?”

    说的好啊!

    所有人都眼睛放光地看着陆建伟:陆子安要是连枫瑞都比不过,难不成还能及得上刑大师?

    陆子安皱了皱眉:“但这对我挺不公平啊,这木料本来就是我的,我要赢了就白赢了?”

    这……

    刑国胜盯着他看了两眼,勉为其难地道:“如果你赢了,我就开特例收你为徒,怎么样?”

    原来如此,众人恍然大悟:原来陆建伟他们打的是这个主意啊!

    陆子安摇摇头,面容沉静地道:“抱歉,我陆子安,姓陆,习的是我陆家的手艺,弘扬的是陆家技艺,绝不会拜他人为师!”

    全场寂静。

    不少前辈都重新审视地打量着他,似乎不敢相信这话竟是他说出来的。

    “……”

    不生气,他不生气,今天是他刑家的大典,他不能生气。

    刑国胜内伤了,却还是很有涵养地道:“果然有志气,不愧是陆大师的孙子!”

    刚好有人送了木料和刀具进来,陆子安也就随手将小叶紫檀往口袋里一塞,在桌前坐下:“就放这吧。”

    不少人都心痛不已地盯着他的口袋暗骂:败家子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陆子安,对于最开始惹出这些事的陆皓,却根本没人搭理了。

    陆子安别的先不说,熟门熟路地拿出手机登陆直播平台。

    “你这是做什么?”

    “哦,搞直播。”陆子安头也不抬:“麻烦抬抬手,我要放手机。”

    有人见手机有些晃,拿了个支架过来给他摆好:“用这个比较稳。”

    “谢谢。”陆子安已经登上去了,对准自己的手,跟直播间里的人打了声招呼:“大家好,今天还是用手机,因为我在外面。”

    【哚哚哚打赏了一架飞机!】

    【哚哚哚:主播求预定!不管雕啥我都要!】

    陆子安果断拒绝了:“抱歉,今天的作品另有用处,不卖。”

    哚哚表示很难过,默默发了个火箭就不说话了。

    盖着木料的红布被揭开后,不少人都露出了赞许的神色。

    刑家提供的木料虽然比不上小叶紫檀,但也是较为罕见的黄杨木。

    黄杨木的木纹质地坚韧,纹理细密,色彩庄重,用手触摸光洁滑润,其它木材无可比拟,素来有“木中象牙”之称。

    不管怎么说,刑家这种大气和对陆子安的尊重态度还是值得肯定的,这也充分体现了刑家的底蕴。

    枫瑞作为刑家大弟子,风度自然还是有的,他在陆子安对面的桌子坐下,温声道:“请问你想切磋什么技艺?圆雕还是……”

    “圆雕。”陆子安微微一笑:“技法不限。”

    明明是很狂妄的语气,但陆子安神情却非常悠然,目光也很澄澈,让人生不起一丝反感。

    枫瑞定定看他两秒,才垂眸嗯了一声:“开始吧。”

    陆子安指尖在木料上轻轻划过,木料处理得非常好,依据它本身特有的天然形状和纹理方向,他决定将其雕成一尊观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