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15章 彩头

    黄杨木雕主要用于艺术欣赏品,因此雕工非常讲究。

    【哇哦,黄杨木啊……】

    【好期待,不知道大师会雕什么呢?】

    凿粗坯是个技术活,陆子安依然是老规矩,拿起平刀就是干。

    旁边不少老前辈都瞪大了眼睛盯着他瞧,胡须都一抖一抖的,却到底还是没说话。

    毕竟这是切磋,无论建议还是点拨都是不允许的。

    枫瑞正在描形,这是精细木雕,描形是一种必经的过程和必具的功夫。

    与之相对的是陆子安根本连笔都没动一下,直接换柄刀就开始掘起了细坯。

    这种习惯在外人看来就是冲动行事,很多人都摇了摇头,将目光转向了枫瑞。

    枫瑞沉稳地勾勒着线条,头都没抬一下。

    陆建伟瞅瞅枫瑞,再看看自家儿砸,瞪大了眼睛,恨不能上去戳他一手指头。

    但是陆子安却对外界的变动一无所觉,他的刀法圆转流畅,木屑簌簌飘落间,露出了黄杨木天然的黄润温厚。

    四下寂静,空气中属于黄杨木独有的香气很轻,很淡地飘散开来。

    雅致而不俗艳,那是一种完全可以用清香来形容的味道,让人心旷神怡。

    周围观看的众人都不禁放松下来,看向陆子安的目光多了一丝赞许。

    【风吹屁屁凉打赏了一架飞机!】

    【风吹屁屁凉:大师能不能把这木雕卖给我啊!我喜欢黄杨木!】

    【楼上的没听到主播说吗,不卖!】

    【难过……我也好想要。】

    【想要+10086】

    随着刻画的深入,一尊观音已经渐渐呈现在众人眼前。

    陆子安的造型非常严谨,并追求精美细致,各种刀具在他指间翻转,他甚至都不需要低头去看,指尖划过就能精准地拿起他想要的那一柄。

    观音长身玉立,赤足,身披天衣,高挽发髻,胸垂璎珞,右手捧经卷,左手拢衣角。

    不过寥寥数刀,人物形态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身形微侧转,衣袂轻扬,于不经意间显露出神采。

    刑国胜都忍不住走近了几步,看着那慢慢显出轮廓的木雕激动得心脏都跳动得快了几分。

    为了刻画衣纹的繁复及华丽,陆子安运用了圆雕、镂雕、浮雕各种技法,将衣衫的质地、垂感等都很好地表现出来。

    而观音的面容他则留到了最后一步,他换回了平刀,利用平刀的豪放将观音的面容描绘得极为古拙。

    不少老前辈交换了一个眼神,各自暗暗地点了点头。

    陆建伟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呼吸在加重,血液的运行在加快。

    他努力地压抑自己,才忍住涌上眼圈的热泪,他用激动的爱抚的眼光,骄傲地看着陆子安。

    这是他的儿子!

    陆家,后继有人了!

    子安眉眼淡然,当刀锋轻而缓地从木雕上划过,一尊黄杨木观音已经雕刻完毕。

    木雕面容安详,微合双目,如入物我两忘之境,澄明一片。

    经过细刀密片的打磨,人物肌圆骨润,体态呈“S”型,庄严中不失女性的妩媚。

    那精美细致的衣衫则成了此雕像中最精彩的部分,吹动碎屑,衣角仿佛在风中飒飒翻飞。

    “好!”连刑国胜都忍不住大声赞叹,双目迸发出慑人光彩:“好刀法!”

    “好啊!”一位老前辈颤巍巍走上前来,细细观摩:“七分天成,三分雕刻,利用木料本身的纹路形成衣纹,果然独具匠心!”

    枫瑞盯着那尊观音看了数秒,再看看自己连描形都没做完的木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放下了画笔,苦笑道:“你赢了。”

    【666,这观音绝了!】

    【哚哚哚打赏了一架飞机!】

    另一位老前辈则捋着胡须叹道:“最难得是神韵,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啊!”

    其他人自然都是赞誉不已,连刑家众弟子也对陆子安很是钦佩。

    不说别的,光陆子安露的这一手就够他们受益良多。

    当然,除了陆皓。

    他死死地盯着那观音,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怎么可能呢?

    明明他派的人前些天都在直播间里骂过陆子安,反馈回来的信息也是陆子安雕的根本是些垃圾玩意儿,所以他今天才特地想让他出个丑。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

    他愤恨地瞪着陆子安,咬牙切齿:“是你,你故意害我的是不是!”

    陆子安冷漠地看着他,嗤笑道:“我害你什么了?”

    “你故意装的自己什么都不会,就是想踩着我出风头!是不是!”陆皓越想越对,陆子安是不认识卓鹏的,如果不是他请卓鹏来参加他的拜师大典,陆子安根本没有跟卓鹏搭上线的可能!

    “风头?”陆子安慢条斯理地扫了扫浮屑,挑了挑眉:“你指的是这切磋?我不觉得这算什么风头,不过是让大家对我放心而已。”

    可是这样一来,卓鹏的寿礼怎么也不可能给他师傅了!他要怎么办!

    陆皓越想越气,越想越急,脸胀得通红,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们争吵的时候,其他人也在打量着他们。

    其实他们这对堂兄弟,五官长得还是有些相似的。

    陆皓年纪小些,长方脸,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露出一双燃着怒火的眼睛;一米七五的个头,平时穿戴也比较时尚,跟陆子安站一块的时候常常都是他更引人注目一些。

    而陆子安因为比陆皓高些,所以看上去略显单薄,浓眉薄唇,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大概是长开了些,眉眼清冷的样子看上去比陆皓成熟很多。

    尤其是他这两年一直宅在家里,捂得有点白,顿时把陆皓比得跟个焉了巴唧的腌白菜似的。

    短暂的寂静过后,见陆皓没再吭声,其他人便纷纷围拢过去。

    “建伟啊,你这教的不错啊,你看你如今也没动手了,要不我把我孙子送去,你也帮着照看点?”

    “子安哥,你刚才这镂雕是怎么拐进去的?我一直看着呢,就是没看明白,你这……”

    “……”

    陆建伟被人堵得严严实实,脑子嗡嗡的响,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等一下。”陆子安站了起来,微笑道:“刑大师,我们这切磋……”

    刑国胜笑了起来,额角皱纹舒展:“当然是你赢了,放心,虽然之前没有说好,但是彩头确实还是要有的……”

    等的就是你这一句!

    陆子安敛了笑,认真地道:“那请刑大师将陆皓逐出师门。”

    陆皓猛然抬起头,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