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16章 鲁班会

    “你,你说什么?”刑国胜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请你将陆皓逐出师门。”陆子安身长玉立,眉眼肃然:“我陆氏子孙,习的是陆家技艺,不能拜他人为师。”

    “凭什么!”陆皓猛地往前冲,要不是陆建丰拦住他,他几乎都要一拳头揍过去了。

    但就算是被抓着,他也依然不停地朝前挥舞着拳头:“陆子安!你混蛋!王八蛋!”

    刑国胜也收了笑容皱着眉道:“陆子安,你这个要求未免太过分了。”

    “是啊,你们是兄弟,这样也未免太狠了点……”

    “年轻人还是要善良点,把陆皓逼得走投无路对你也没有好处啊……”

    有了他们的支持,陆皓心里有底气了些:“对!你太过分了!”

    “不过分。”陆子安指尖在刻刀上轻轻一点:“如果你不想被逐也可以,那你宣布以后绝不会打着陆氏后人的幌子去接单,尤其不能拿爷爷的名头出去招摇。”

    陆皓的怒火更旺了,眼睛里全是红光:“凭什么!那是我爷爷!”

    其他人也纷纷皱起了眉头,因为以前出过不少人亡艺绝的事情,所以后来鲁班会时有着重讲过这种事情。

    拜师这种事并不是说拜了师就只能习一家之艺了,只要你有能力,只要师傅肯教,你完全可以继承好几种技艺,并没有说学了这家就不能学那家的说法,陆子安这要求也确实太过分了点。

    有人出言相劝:“虽然陆皓拜了刑大师为师,但是他确实是姓陆啊,他入门之后回去继承陆氏技艺,这并不冲突……”

    陆子安冷笑:“不冲突?好,我问你,腊月二十鲁班会,陆皓你站第几排?”

    对啊……他们都忘了,每年腊月二十的鲁班会,所有木匠都得参加,如果陆皓以陆云敬孙子的身份参加,是能站在第一排的,如果是以刑国胜徒弟的身份,就只能站到后三排了……

    陆皓每年都是站第一排的,当即想都没想:“当然是第一排啊。”

    拜了刑国胜为师,还要拿陆云敬孙子的身份享受荣耀?哪有这么好的事?

    陆子安冷笑:“那不可能。”

    “这个……子安你这个要求太强人所难了,要不你换一个吧。”陆建丰为难地看向陆建伟。

    其实陆建伟也觉得这要求是挺……咳咳咳!

    不过这提要求的人是他儿子,他肯定是站陆子安这边的,所以直接忽略了陆建丰投来的求救眼神,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陆子安沉吟着:“换一个?”

    他竟然没有直接拒绝?眼看有戏,其他人纷纷点头:“是啊,换一个吧!”

    陆子安想了想,叹了口气:“好吧,既然你们为难,我也不勉强,那我就换一个吧。”

    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轻易就同意了,刑国胜隐约有了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略微点了下头:“你说。”

    “每年鲁班会都是我爷爷主持的,今年我希望由我爸主持。”

    唔,跟前一个要求相比的话这个要求倒也合情合理。

    原本前年和去年是该由陆建伟主持的,但是他手伤未愈,所以都是由刑国胜主持的……

    众人目光不由自主看向刑国胜,前一个好不容易否了,这一个他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

    众目睽睽之下,在陆皓和陆建丰的灼灼目光里,刑国胜咬牙点了点头:“这,自然是应该的。”

    “好。”目的达到,陆子安也就拍拍手,笑眯眯地道:“忙活了一上午,我真有点饿了呢,切磋也切磋完了,要不咱先吃饭吧?”

    刑国胜勉强维持着笑容:“来,把东西收一收,上菜了。”

    气氛顿时热闹起来,有刑家弟子过来收工具。

    对,就是那木雕!

    刑国胜装作在跟人聊天,实际上眼角余光一直盯着那木雕观音,眼看弟子的手已经伸了过去,他轻吁口气,唇角也带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也罢,只要这观音留了下来,让他研究透陆家的技艺,他也不算太吃亏。

    陆子安悠然地在桌前坐下,伸手一抚,将木雕观音握在手中,稳稳当当地放进了自己口袋里。

    “……”

    刑国胜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刑家弟子的手顿在了半空,僵硬地看向陆子安:“那个……”

    “嗯?”陆子安很体贴地退后了一点:“没关系,你把工具收走后随便抹一下就行,我不介意的。”

    谁管你介不介意啊!他不是来抹桌子的啊喂!

    小弟子脸涨得通红,求救地看向枫瑞。

    枫瑞迟疑了两秒,知道这应该是师傅的意思,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你好……”

    “你好,你叫枫瑞是吧?”陆子安起身与他握了握手,非常亲热地道:“我堂弟这人其实挺不错,就是脾气太倔了点,你多担待着点哈,其实我也看了,你基本功非常扎实呢,尤其是描形……”

    原本就不太会交际的枫瑞被他打乱了思路,整个人都懵了,只能被动地点点头,再点头。

    “啊,上菜了,我好饿,那我先吃饭啦,你们也太客气了,招待这种小事让你师弟来就行,你赶紧去吃饭吧,啊。”

    枫瑞晕乎乎地被推出去了……

    走到门外,被冷风一吹,他才猛然清醒:卧槽,发生了什么?

    回头望向陆子安,只见他整个人都被敬酒的人给淹没了,连陆子安头发都没看到。

    刑国胜将这一切收入眼底,眼神都冷了半分。

    那可是黄杨木!陆子安脸皮真厚!

    虽然心在滴血,但是为了面子他也不可能真的挑明说让陆子安把观音留下来。

    他只能强迫自己转过脸,不看那边。

    墙角的陆皓默默地看看他,再看看陆子安,暗暗握紧了拳头。

    宾主尽欢,离席时陆建伟已经喝得满脸通红,脚步趔趄地由陆子安扶着走出来。

    “不用……不用送……嗝。”陆建伟大着舌头笑,朝后边摆摆手。

    陆皓隔得远远地看着,面容阴冷,想了想,他换了身衣服从墙边翻了出去。

    远离人群后,陆建伟脚步正常了些:“行了,松开我吧。”

    陆子安笑着看了看他,松开手道:“装的啊?”

    “就他们那酒也想灌醉我?”陆建伟哈哈大笑:“我跟你讲,再来一斤我都……没问题,嗝。”

    陆子安无语地拍拍他:“方向反啦,爸,往这边走。”

    “我,我知道!嗝!”陆建伟晃了晃头,突然指着天上:“你说我是不是醉了,我怎么看到……陆皓那小兔崽子在天上飞?”

    陆子安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刚好看到陆皓从墙上跳下来,直接扑向他。

    本能让他退后半步,但是陆皓根本不是冲着他来的,而是……冲着他口袋来的。

    说时迟那时快,陆皓一把抓到了他口袋里的木头,想都没想就往臭水沟里一扔。

    “扑通”一声轻响,三个人全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