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17章 道歉

    “你个败家玩意儿!”陆建伟想都没想就要跳下去,结果刚走了两步酒气上涌,伏一边吐去了。

    “你特么傻B吧?”陆子安一把揪住陆皓的衣领,活生生把他拖着往沟边走了两步,重得走不动,他把他往地上一搡:“陆皓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陆皓死死地瞪着他,底气很足:“观音掉水沟里了,你就把它给我好了!反正也没人会买了!”

    他想的很清楚,刑国胜那个眼神,明明是很在意这尊观音,要说他想收藏是不可能的,研究技艺可能性还大些。

    卓鹏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刑国胜指不定心里怎么恼火呢,师傅恼火了他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观音掉水里了以后,卖是肯定卖不了了,但是他捞上来擦干净,送给刑国胜研究技艺还是可以的,也能借此挽回一下他在刑国胜眼里的价值。

    陆子安顿住脚步,冷笑道:“谁说你扔的是观音?”

    什么意思?陆皓有点懵。

    陆子安已经看到了浸在污水中的木料,眼看着湿了大半截,已经是废了。

    他一拳头就砸陆皓脸上了:“既然你一脑子的水,老子今天就帮你倒点出来!”

    陆皓被他打倒在地,伸手想打回来。

    再接着一拳头:“还拜刑国胜为师是吧……”

    再一拳头:“还要观音去送人是吧?送你个大头鬼……”

    三拳头下去,陆皓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大声哀嚎。

    “陆子安!”遥遥传来怒吼声,陆建丰箭步冲了过来,一把推开他:“你干什么!?怎么打人呢你还!”

    陆子安踹了一脚在陆皓肚子上才退开,理了理衣袖,缓了缓气:“他把卓鹏的木料扔水沟里了,丰叔,你看着办吧。”

    什么?

    不,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陆建丰脑子嗡的一声,扶陆皓的手顿在半空。

    他定睛看了眼水沟里的木料,确定就是小叶紫檀后,脸色刷地变得惨白,一巴掌扇陆皓脸上了:“你,你这个……”

    陆皓都傻了,被他爸这巴掌打醒后,大叫道:“不可能!我明明扔的是那座观音!”

    “观音?”陆子安把那观音掏出来晃晃:“你扔水里的就是小叶紫檀,这可是卓鹏的寿礼,你们最好给我个解决办法,什么借口理由我都不想听,你自己跟卓鹏解释去吧!”

    说完他也不捞木料,扶起他爸扬长而去。

    回到家,醒了酒以后,陆建伟想起那块小叶紫檀心都在抽抽。

    “子安呐,这可怎么办,这是卓家的寿礼啊……”

    陆子安老神在在地把玩着观音:“放心,没事的。”

    “你这孩子,你怎么就把那么贵重的东西放口袋里呢?陆皓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陆建伟越想越痛苦。

    见他实在揪心得很,陆子安想了想放下手机:“爸,你觉得今天人多不多?”

    “多啊……”陆建伟有些茫然,不明白他说这个做什么。

    陆子安笑笑:“我跟你分析一下啊,卓鹏为什么要私下找我?因为他不想让人知道,但是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陆皓挑明了他是要送什么了,你觉得这寿礼还有意义吗?”

    “这个……”陆建伟晃了晃脑袋,酒精侵蚀后他思维也有些浑沌了:“你的意思是,卓鹏会换?”

    “这个我不清楚。”陆子安笑眯眯地道:“但是小叶紫檀还是得还给他的,所以丰叔这次恐怕要大出血了。”

    以陆建丰那视财如命的性子,要他出钱怕是会要了他的命。

    “那……”

    陆子安给他爸倒了杯茶:“所以呢,等会丰叔他们来的时候,你就做背景板就行,什么都别说,OK?”

    品相极好的小叶紫檀就这么泡了水,钱都是小事,问题是卓鹏那边不好交待啊……

    特地去询问了一番小叶紫檀的价格,结果联系了各种朋友都根本没货。

    好不容易在外省找到个店面有货,品相也很差,卓鹏是绝对看不上的。

    走投无路的陆建丰带着陆皓过来的时候,脸色那叫一个难看。

    一见面,他先把态度摆正了:“大哥,子安,这事是陆皓的错,我是带他来给你们道歉的。”

    陆皓沉着脸,被他爸瞪了一眼后不情不愿地道了歉:“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陆子安非常温和地道:“所以你准备怎么办呢?”

    怎么办?

    陆皓有些慌乱地看了他一眼:“你,你和卓鹏关系好,你跟他说一下吧,反正他有求于你,不会说什么的……”

    之前还说他陆子安是借了他的关系才搭上卓鹏的,现在就变成了他和卓鹏关系好?

    陆子安挑挑眉,饶有兴致地道:“你想了这么久,就想出这么个……好办法?”

    “陆皓!”陆建丰喝斥了一句,和颜悦色地看着陆子安:“子安呐,小皓他说话直,你别往心里去,这……叔也是没办法了呀,大哥,你是不知道,爸走后,这些人情往来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爸留下的那点子钱够干什么呀……”

    他诉了一堆苦,说起自己的遭遇简直是眼泪都快下来了。

    可惜并没有人捧场。

    陆建伟总是一副醉醺醺没睡醒的样,他只能将目光投向陆子安。

    陆子安感同身受地点点头,颇为同情地道:“丰叔,你可以卖房呀!”

    “……”陆建丰内伤了。

    一番交流下来,陆子安跟条泥鳅一样滑不溜手,各种打太极,反正就是咬准了:赔钱,负责!

    知道这事不能善了,不给出满意的答复,陆子安是不会松口的。

    陆建丰纠结良久,咬咬牙:“这样,我,我让陆皓回来,不跟着刑国胜学艺了,子安你看怎么样?”

    “爸!”陆皓急了,被他爸瞪了一眼以后愤恨地低下了头。

    陆子安眨眨眼:“不学了?这可怎么好,不都行了拜师礼了?”

    “不学了不学了,等会我们就去推掉……”陆建丰试探地看了他一眼:“卓鹏那边我也会去说,钱……钱也我来赔,就是……这木料我一时半会哪找得到啊……”

    “唉,是啊,哪找得到啊。”陆子安跟着发愁。

    “那你看……子安你有没有门路……”

    陆子安逗他玩了这么久,也得到了想要的答复,倒也没再为难他:“门路倒是有,就是小叶紫檀难得,尤其又是品相这么好的……这价格……”

    真的有?陆建丰心提得高高的,连忙表态:“有就行,有就行,钱……钱不是问题!”

    陆子安慎重地点了点头:“我问问。”

    他起身到阳台上按了按手机,折回来:“他说有块挺合适的,比卓鹏那块品相更好更大更合适,就是价格有点贵,要……这个数。”

    他举起一只手,前后晃了晃。

    陆建丰心都在滴血,感觉都出现了耳鸣症状:“我,我想办法,我想办法……有就行……”

    目送他们离开,陆建伟瞬间“清醒”过来:“臭小子,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