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18章 酸枝木笔筒

第18章 酸枝木笔筒

    陆子安把玩着观音,玩味地笑了笑:“陆皓这性子再不收拾收拾,以后绝对会出大事,这回也只是让他长点记性。”

    免得他老是搞些人来他直播间带节奏,他相信经过这件事,陆皓应该会收敛不少。

    这倒也是,陆建伟点了点头。

    陆子安愉快地笑了:“那爸你休息下,我上去直播了。”

    陆建丰急匆匆从陆家出来,寒风吹拂,他紧了紧衣服,加快了脚步。

    身后一直沉默的陆皓回头望了一眼,确定没人跟出来以后,压低声音有些惊惶地道:“爸,他们是不是知道了……”

    “闭嘴!”陆建丰本就心惊肉跳,听了这话顿时炸了:“怎么可能知道,他不可能知道!”

    “但是他刚才说房子……”陆皓脸色惨白,浑身冰冷:“遗嘱的事情,是不是泄露了……”

    陆建丰正准备训斥他两句,见前面有个小姑娘过来了,连忙掏钥匙:“别说了,回去再说!”

    盯着那辆车远去,沈曼歌皱了皱眉,他们说的是什么呀,什么遗嘱房子的……

    思索片刻,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两人,她便将这事放到一边,径直走了进去。

    她走到楼上,听到陆子安正在开直播,不禁好奇地打开门去看,这电脑都没有,他开什么直播呢?

    陆子安刚才查了一下自己的数据,点数126,功勋值刚好5000整,想要兑换小叶紫檀木料的话,还差三千功勋值。

    刚好到直播时间了,他便打开了直播:“大家下午好啊,我准备做一个笔筒,等等,我找下木料。”

    这书房以前是他的,现在一直是他爸在用,他爸拿不了刻刀了以后也没闲着,有时兴致来了会画些画什么的,当然,收藏的木料什么的也都在这。

    他挑了一块酸枝木过来,笑道:“其实做笔筒,最好的当然是黄花梨和小叶紫檀啦,不过这两种太难得,咱就不这么奢侈了。”

    【哈哈哈,所以主播拿的是什么呀?】

    【感觉有点像酸枝木啊,有点红。】

    陆子安点点头:“对,这就是红酸枝,市场上多见的红酸枝木纹理较直,有局部似黑酸枝木的栗褐色条纹,业内称之为“绿筋”,就像人皮肤下的青筋——血管,有对这方面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了解一下。”

    【酸枝木怎么辨别啊?我看着就是块木头啊!】

    陆子安拿起平刀削了两下,将其切面放到镜头前:“心边材区别明显,结构细密,木材手感光滑,剖开后有酸香味,这就是酸枝木。”

    【原来是这样,明白了明白了。】

    【哚哚哚:大师!笔筒卖吗!!!】

    这个……

    哚哚妹子陆子安还是记得的,早上还问过他,但现在他依然只能拒绝:“抱歉,这是我准备送给我爸的,不卖……”

    【哚哚哚:QAQ!人家一直守在这里的……】

    【风吹屁屁凉:哚哚女神!我给你雕个笔筒吧!】

    【呸,楼上的死不要脸,妹子要的是大师的好吧!】

    陆子安笑笑,只能说是抱歉了:“不好意思了哈。”

    【哚哚哚打赏了一个火箭!】

    【哚哚哚:没关系!我预定下一个好了!】

    这妹子还是挺不错的,也没故意为难人。

    陆子安便微笑着道:“好,如果没有意外情况发生,下一件作品一定给你留着。”

    说完他晃了晃刻刀:“那行,我开始了啊。”

    笔筒是文房雅致之物,对用料,器形,雕刻工艺都极为讲究。

    他爸性格大气,喜好也偏明代的风格,所以陆子安决定雕一个竹报平安。

    红酸枝的优势就在于木质较重,可配以精雕细琢,能给人以一种厚实的感觉。

    而且也因为其色彩较深,可体现出古色古香的风格。

    陆子安确定好线条,便细细地掘起了细坯,因为是全手工,要做到圆润平整必须全神贯注,所以他并没有察觉到沈曼歌进来了。

    看着他沿着木料的纹理一刀刀划出了大致的圆筒,沈曼歌不禁看得有些痴迷。

    认真的男人有一种独特的魅力,专心雕刻的陆子安仿佛将她瞬间带回了古香古色的时代。

    鼻尖闻到淡淡的酸香味,她不禁在桌前坐了下来,认真地观看着。

    【好像来了个人,刚才光暗了一下。】

    【是那天的小姐姐吗?小姐姐!说句话呀!】

    可惜房间里根本没人看屏幕。

    陆子安左手握紧木料,右手一笔笔勾勒,每片叶子都细腻入微。

    时间如流水般安静地流逝,当陆子安最后一笔收尾,一个简朴大方、竹叶疏密有致,刀法具有神韵,富有文人气息的笔筒便已完成。

    “嗯,得打磨一下。”

    他打磨的时候,神情比雕刻时放松不少,也就有了闲情逸致讲解着:“笔筒素来被称为“文房第五宝”,承载梦笔生花的典雅,以艺术个性和文化品位,以侍君子。”

    “所以古人不吝赋予它很多品格,曰正仪止,曰思无邪……”

    【没听说过,有来历吗?】

    陆子安扫了一眼:“来历?这是明代文人朱彝尊的《笔筒铭》——笔之在案,或侧或颇,犹人之无仪,筒以束之,如客得家,闲彼放心,归于无邪。”

    【哇,大师好有才华。】

    闲话过后,打磨便已完成,陆子安拿起来端详片刻,微微一笑:“红酸枝的条纹清晰又富有变化,虽然价值不如紫檀,但用来做笔筒还是不错的,希望我爸会喜欢吧!”

    【蓓蓓蓓:当一件器物有了设计,它的品位与价值得以彰显,我相信你父亲会喜欢的。】

    【哇,又来一个学霸妹子啊?还要不要我们这些学渣活了?】

    【哚哚哚打赏了一个火箭!】

    “谢谢妹子。”陆子安舒展了一下手指,摇了摇脖子:“好,今天的直播就先到这,咱们明天见哈!”

    【晚上不直播了吗?大大!】

    “嗯,今天晚上我有事,就不直播了。”陆子安笑笑:“拜拜!”

    等他关掉了直播,端起杯上的水杯一饮而尽,沈曼歌才轻声道:“陆哥哥,晚上你有事?你又要出去吗?”

    哎哟卧槽。

    陆子安吓一跳,定睛望过去,这才发现沈曼歌竟然就坐在他对面。

    陆子安心里一暖,难怪刚才喝的水竟然是温的……

    他摇了摇头:“不是,我不出去,是木料废了,我想卓鹏今晚会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