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19章 海黄紫油梨

第19章 海黄紫油梨

    “这样啊。”沈曼歌目光在笔筒上一划而过,乖巧地道:“那我们下去吃饭吧?我刚才听到阿姨在叫我们。”

    “嗯,走吧。”陆子安倒也没想太多,拿着笔筒就起了身。

    陆建伟正在温酒,客厅里弥漫着一种淡淡的酒香。

    端菜进来的陆妈瞅着他就来火:“你去叫一下子安和小曼呀,就会喝喝喝!”

    “哎呀,子安在搞那什么直播,人家能看见咱呢,我才不要去。”陆建伟乐呵呵守着他的小酒壶:“有猪耳朵吗?要是放点小米椒就更好了。”

    陆妈瞪了他一眼:“想的美你,没得吃!”

    话音未落,手上端的菜搁在桌上,却正是一碟小炒耳尖,陆爸爸眯着眼睛笑得开怀。

    陆子安从楼上下来,将手里的笔筒递给他:“爸,这我刚做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嗯?”陆建伟扭头看了一眼,眼睛一下就亮了:“哎呀,这雕工!”

    他拿在手里细细赏玩,连连赞叹:“良材不雕,良材不雕,有古雅之风!妙,果然妙啊!”

    “良材不雕?”沈曼歌帮着摆筷子,奇怪地道:“什么意思?”

    陆子安从厨柜里拿碗出来,随口解释道:“就是为了表现好材料,寻求材料天然美的最大化,在工艺过程中尽可能不雕或少雕,就算雕也是利用本身的色泽、纹理或棕眼加以表现。”

    原来是这样……

    沈曼歌回头看了看那个笔筒,回想起陆子安雕刻时都是利用木料原有的纹路加深作为叶脉,她有点懂了。

    “高雅!”陆建伟兴奋得满脸通红:“这雕工方能显得笔筒大方稳重,好啊!哎,子安,把大灯打开,我要拍照片发群里去,给那些老家伙看看。”

    陆子安依言帮他打开灯,陆妈端着一盆菜进来,眉头一竖:“吃完饭再弄噻!等会菜凉了!”

    “哎呀你不懂……”陆建伟嘟囔着,把笔筒摆到椅子上,撅起屁股努力地找角度。

    沈曼歌吸了吸鼻子:“怎么感觉有股怪味……”

    “哎呀,坏了坏了……”陆建伟猛地蹦了起来,一个箭步端起自己的小酒壶,心痛欲绝:“糊了糊了,哎呀可惜了哇!”

    “……”陆子安和沈曼歌对视一眼,无奈地笑了。

    到底是没能倔得过陆爸爸,他拍完照发完朋友圈,心满意足地重温了一壶酒开始吃饭,全然不管群里突然爆炸的信息跟表情包各种刷。

    吃完饭,陆妈还在洗碗呢,卓鹏果然来了。

    车子直接停在他们家门口,跟卓鹏一道来的还有个男孩子。

    卓鹏拎了一些礼盒,跟陆建伟寒喧了几句,同时也介绍了一下:“这是我朋友邹凯。”

    邹凯长着一张娃娃脸,笑眯眯的很是讨人喜欢,嘴甜得抹了蜜似的:“陆大师好!陆大哥好!”

    “你好你好。”陆建伟新得了笔筒正乐呵着呢,看谁都特顺眼。

    卓鹏连水都顾不上喝就想跟陆子安谈正事,陆子安想了想,带他上楼进了书房。

    一进门,卓鹏就急切地道:“大师,这事怎么办?我堂弟已经知道我要做什么了,现在正四处托人找小叶紫檀呢!”

    言语间挺急切,但神色却还是比较淡定的,陆子安心里有了底。

    “你准备怎么办?”陆子安在他对面坐下:“是再找一块木料,还是换别的?”

    卓鹏想了想:“换的话……大师你有什么建议吗?”

    “小叶紫檀称为帝王之木,想要取代它的话,只有与其并称的海黄了。”

    海黄……

    HN紫黄梨数量稀少,一时半会也不容易寻得合适的……

    “海黄也难得啊,而且要品相好的……”卓鹏有些为难。

    陆子安之前就查过了,换小叶紫檀要八千功勋值,但是换海黄却只要五千点,他刚好够。

    所以他迟疑了一下才道:“我爸有块藏木,品相极佳……”

    卓鹏眼睛一亮:“真的吗?太好了,那就这个!海黄海黄,好呀,比紫檀更好!我爷爷喜欢手串,刚好他有冠心病,高血压高血脂,做个手串给他最好不过!大师,卖我吧,多少钱?”

    “嗯……”陆子安皱着眉头有些迟疑:“你确定要海黄?”

    “对,就这个!”卓鹏越想越觉得这主意妙。

    他堂弟正在找紫檀木呢,然后他送串海黄手串!

    海黄是传统中药,能降血压血脂,他爷爷天天带着,可不比紫檀摆件更好!

    陆子安起身往柜边走:“那行,你等一下,我拿给你看看。”

    他打开柜子,直接用功勋值兑换了海黄木料。

    系统果然没让他失望,当功勋值直接减了五千点后,一块木料无声无息出现在柜子里。

    他指尖轻轻摸了一下,忍不住心中惊叹:油梨材质,海黄中的极品!

    他拿着木料过去,卓鹏只看了一眼就呆住了:“哇……大师,不得了,这是紫油梨啊。”

    油梨的油质感强,棕眼小,密度高,纹理极为柔美。

    而紫油梨是HN黄花梨中品质最好的一种料质,纹理,颜色,密度,毛孔脉管棕眼细腻程度,比重等各种品级品质都最高。

    “就它了!”卓鹏凑到木料跟前,兴奋得不行:“大师,这木料多少钱,我现在就给!”

    “这钱不用你出。”陆子安笑了笑:“陆皓弄坏了你的木料,这钱得由他出。”

    卓鹏想了想,点点头:“行,但这木料是大叔藏木,我把减掉紫檀木料的差价给你。”

    陆子安没有拒绝,因为这紫油梨确实难得。

    “大师,我听鹏哥说你特别厉害,你什么时候会雕这手串?会开直播吗?”跟着一起来的邹凯忍不住插话道。

    “这个不开直播。”陆子安笑了笑:“否则卓鹏这一趟就白跑了。”

    卓鹏只是笑,不作声,之前那事也只怪陆皓,他相信陆子安还是会保密的。

    “如果你们有时间的话,我就现在做吧,刚好做完以后就可以带走你也不用再跑一趟。”

    “有时间有时间!”邹凯激动得不行,卓鹏自然更加不会有意见。

    陆子安没有开直播,而是盯着这块木料开始琢磨。

    如果不是这块木料比较扁,他都想做个茶壶了,可惜厚度不够,只能做手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