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20章 艺在微,意在精

第20章 艺在微,意在精

    一般来说,做手串的话,都是直接进机器,也就是俗话说的“车珠子”。

    但是陆子安并不准备直接用机器,因为卓老爷子这种行家,对手串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机器制作的虽然完美,但是它缺少一种灵气。

    陆子安将木料放到工作台上,确定好了每颗珠子大概的纹路,便挥刀开料。

    这块紫油梨全身上下油性丰富,密度较高,纹理细腻规整,纹理几乎不可见,独留一抹紫光,用来做手串是非常适合的。

    将这块木料切割成108块小料和一块长方形的大料,然后便开动机器进行打孔。

    然后用一根细直的钢丝从孔中穿过,固定。

    他挑了几柄平刀,深吸一口气,对准一块正方形的木料飞快地下刀。

    “我的天哪。”卓鹏倒吸了口冷气:“这……”

    邹凯瞪大眼睛:“这简直跟机器似的……”

    实在是陆子安的刀太快了,他嫌站边上看得不够清晰,想要走近些,却被沈曼歌拦下了。

    她神色平静,压低声音:“别过去,会影响他的。”

    “对,别过去。”听说会影响到陆子安,卓鹏一把抓住了邹凯退了半步。

    空气中,一股非常非常浓郁的降香味弥漫开来。

    一块块的小料在陆子安的刀下飞快地旋转,刀背在钢丝上轻轻一划,做好的珠子便轻轻滑向另一侧,刀锋回转,第二块木料便被挡在了陆子安身前。

    这过程如行云流水,陆子安持刀的手非常稳,灯光映衬着他专注的眼神,这一幕显得格外神圣。

    一百零八块木料全部过一遍,陆子安感觉手腕已经酸痛难耐,最后一刀收尾,他忍不住轻轻吁了口气。

    旁边恰好递过来一杯冒着热气的温水,他也懒得伸手,低头凑过去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光了。

    等他喝完了,沈曼歌伸过手轻轻捏住他的手腕:“休息一下吧。”

    陆子安嗯了一声,垂眸盯着那块长方形的木料斟酌着。

    沈曼歌的手指非常凉,搭在他的手腕上轻轻按捏的时候会让他感觉非常舒适,配合着按摩产生的温热,他感觉全身都放松了些。

    停了十分钟,陆子安捏起木料:“好了。”

    沈曼歌退后半步,陆子安捏起薄刀密片开始进行打磨抛光。

    紫油梨内部的油性逐渐渗出,珠子表面的颜色也开始变深,但是气味反而散发出来,渐渐的转变成了淡淡的降香味。

    珠子从他跟前滑到另一侧,全部走完以后,手串已经制作完毕。

    超级紫油梨,纹理漂亮,品相完美,表面布满了山水纹,非常漂亮。

    经细抛光后的珠子,表层变得温润如玉,玻璃釉般光泽。

    见陆子安在工作台前坐下了,卓鹏忍不住上前轻轻触摸着。

    “哇……”邹凯小心翼翼地触摸着珠子的表面,他甚至可以看到莹莹的油光,十分通透,如同琉璃一样的质感,手感非常顺滑。

    “我感觉都不想送给我爷爷了,我有罪!”卓鹏哀叹:“神韵内敛百看不厌,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手串啊!”

    邹凯头都没抬:“鹏哥,真的,你再找别的吧,这手串让我行不行,我超喜欢这珠子啊!”

    “滚!”卓鹏连送他爷爷都有些舍不得,怎么可能割爱让给他。

    两人围着这些珠子一颗颗摸过去,全摸了个遍。

    邹凯咂舌道:“我去,感觉每颗大小都一样啊,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这不是机子车出来的……”

    “哎?大师呢?”卓鹏眼睛还粘在珠子上移不开。

    陆子安正在雕刻那块长方形的木料,让他为难的是,他遇到了瓶颈。

    卓老爷子喜欢龙,他想在这块小木料上雕出一条龙,如果只是浮雕的话有些浪费那么精美的珠子,如果微雕的话,他目前的工艺又达不到他想要的要求……

    思虑再三,他还是决定试一试。

    他深吸一口气,垂眸盯着木料,平静地道:“别让他们靠近。”

    沈曼歌轻声嗯了一声,不顾那两人反对,直接将两人赶出去了。

    她关上门,站在门后安静地看着陆子安的背影。

    陆子安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他全身心地投入在了雕刻中。

    配饰不宜过大,否则可能会在念诵的时候妨碍记数或给记数带来不便。

    虽然不确定卓老爷子只是盘玩还是别的,但他得考虑周全。

    而要在小块的木料上雕刻出完整的龙,就只能运用微雕和镂雕技艺。

    陆子安感觉自己跟随着刻刀沉入了木纹,沿着线条纹理逐渐深入,他就是龙,龙就是他。

    他张牙舞爪,他仰天长啸,他腾飞在空中,他追逐于云海。

    而当他融入这块木料的时候,他的身心在淡淡的降香中变得轻盈而安定,他收起了利爪,嬉戏般盘旋在这块木料之上,以护佑的神态。

    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状态,陆子安感觉自己手中的刀仿佛有了灵性,它有了自己的灵魂,与他的思想产生共鸣,他们无比默契。

    在陆子安指下的龙整个腾空,仿佛下一秒便会飞走,却偏偏留连于这淡淡的降香,舍不得离去。

    多面透空。

    龙并没有缠住任何东西,缠住它的只是若隐若无的香气,只是那一朵朵祥云。

    微雕艺术“艺在微”,愈是细微,功夫越精。

    微雕也是十分讲究画面和章法的艺术,这就是“意在精”。

    龙头格其精美,越往下便越细腻,看似只是一团祥云掩住了龙身龙尾,但如果用放大镜去仔细看的话,依然能看到那薄薄木料后的一片片龙鳞。

    刻刀在龙眼上慢慢滑过,整条龙仿佛都活了过来。

    尤其是海黄黑中透紫的色调,映衬得整体造型非常稳重而大气,充分的体现了海黄的特色。

    陆子安把玩着这小小的木雕,神色难掩激动,他轻声道:“曼曼。”

    “嗯?”沈曼歌脚步轻盈地走到他身后。

    “你看,我成功了!”陆子安欣喜不已地将这条龙递到她面前:“你看!”

    沈曼歌仔细地欣赏一遍,惊讶地道:“这是一整条龙,还是下面虚化了?”

    没想到她竟然一眼看到了精髓,陆子安眯起眼睛笑了:“当然是一整条龙!”

    他拉着她将木雕放到放大镜下仔细观看,沈曼歌小心地用指腹触摸着细致的龙须:“好厉害……好灵动的感觉……”

    “当然,因为海黄油梨有着灵动绚丽的纹理,还有超强的质感和稳定性,所以雕出来的雕件都是一流的!”陆子安这才想起房间里好像有两个人不见了:“哎?卓鹏他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