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21章 超脱于世俗

第21章 超脱于世俗

    “啊,没有。”沈曼歌笑了笑:“我怕他们打扰到你,让他们去外面等了,我现在叫他们进来。”

    屋外的两人抓耳挠腮,恨不能从门缝里钻进去。

    “好。”陆子安攻克了一个难关,心情很愉快:“我去挑根合适的络绳。”

    他根据珠子的规格和孔洞直径的大小,挑了根三股为绳的弹性络绳。

    当然,这确实是他爸的私藏。

    当他把珠子串好,手串也就完成了。

    料子质地是非常细腻的,纹理变化多端,给人无法言喻的视觉美感。

    尤其是那龙纹配饰,衬着流光溢彩的珠子,可谓端庄大气,沉稳优雅,透着一股深深的高贵雅丽。

    “精美绝伦。”卓鹏除了这四个字已经无话可说。

    邹凯两眼放光地盯着手串看了半晌,忽然目光灼灼地盯着陆子安。

    被他看得有些发毛,陆子安皱了皱眉:“你……怎么了?”

    “大师!”邹凯冲到他面前,一双眼睛亮晶晶,神情激动地道:“我想拜你为师!请收我为徒吧!”

    “……”他突然来的这一出把三人都惊到了。

    卓鹏一脚踹过去:“你奏凯,脑袋里又在寻思些啥呢,你能不能别想一出是一出,别吓到大师了。”

    “咳。”陆子安也挺无语的:“呃,说实话,木雕工艺前期打基础是非常枯燥无味的,我估计你玩几天就没兴趣了。”

    “我不会的!”邹凯整个人都兴奋了,一想到以后也许自己也能像陆子安这么厉害,他浑身的血都要沸腾了!

    卓鹏一个爆栗敲他头上了:“别BB,惹怒大师了我打死你!”

    邹凯痛到飙泪,愤恨地瞪他一眼,固执地盯着陆子安道:“大师,我会让你看到我的诚意的!”

    “……”陆子安表示他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这种公子哥儿一看就是不知人间疾苦没受过罪的,一时意气觉得好玩罢了,三分钟热度,他都懒得敷衍。

    他挑了个盒子把手串装起来:“现在还有淡淡的降香味,这盒子密封性很好,尽量别再打开,等你爷爷收到后打开时会有惊喜的。”

    “好的。”卓鹏想了想:“我爷爷很会保养的,等他把玩出了包浆,这手串一定更美!”

    包浆,在岁月的流逝运动慢慢打磨氧化后才会呈现出来。

    自然形成的包浆,含蓄温润,幽光沉静,有了包浆的珠子会显得精光深邃。

    可以想象得到,这手串在有了包浆后会有多动人。

    陆子安想了想那个画面,也觉得颇为意动。

    他们一同下楼,才发现都已经快十二点了,但是楼下竟然还亮着灯。

    “爸,你还没睡?”陆子安惊讶地道。

    陆建伟摸着笔筒意犹未尽:“马上就睡,马上就睡。”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卓鹏手里的盒子上,警觉地道:“那是什么?”

    “呃……”卓鹏下意识紧了紧手,想了想这木料还是人家的私藏呢,犹豫地打开递过去:“这是陆大师给我爷爷雕的海黄手串……”

    虽然没有拿出来,但是对于陆建伟这种行内人来说,只一眼,也够了。

    “这……这色泽、这纹理、这材质、这雕工!都是一流啊!”陆建伟眼睛都放光了:“给我看看这配饰!”

    “爸!”陆子安轻描淡写把盒子盖上了:“很晚了,卓鹏他们要回酒店了,而且油梨香气易散,不能长时间打开。”

    陆建伟虽然心有不甘,却也知道他说的有理,只得恹恹地点了头。

    好在他一低头就又看到了笔筒,心情又愉快了:“那行,你去送送他们吧,我睡去了……对了,小曼,那壶里是你姨给你做的柠檬茶,你记得喝点,说是啥美容养颜的。”

    “好的,谢谢叔叔。”沈曼歌笑容甜美。

    “呃……”邹凯瞅了眼旁边落下的一点茶渣,有些迟疑地道:“叔,这是我拿来的那普洱吗?这茶四千多一斤,不是这样喝的……”

    陆建伟目光僵了一瞬,随即笑笑,温和地道:“其实吧,你们都太年轻,容易被表面的条条框框迷惑,觉得这个该这样做,那个该那样做,但却往往忽略了我们真正想要的……”

    “……”邹凯被他说得迷迷糊糊的,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其实呢,物质的本身就是要给人们带来幸福感和满足感的,人一辈子啊,要活得洒脱,要随心所欲,不能被这些外物局限了思想……”陆建伟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肩。

    邹凯恍然大悟,充满敬佩地看着他:“果然是大师,我悟了!”

    “嗯,果然一点即通,有前途。”陆建伟笑眯眯。

    于是陆子安他们就送对陆爸爸非常崇敬的邹凯他们出去,卓鹏表示将信将疑,但是对陆建伟这种超脱于世俗的情操还是非常敬佩的。

    他把盒子放好,拿出两封请柬送给了陆子安,客套话自然是有的,但他没将话说死,只说如果陆子安有时间就去,陆子安想了想,就收下了。

    送他们上了车,陆子安和沈曼歌就折身回去了。

    刚到餐厅,就看到他爸火烧火燎地在柜子里四处翻找。

    “怎么了?”陆子安有些奇怪。

    他爸面容扭曲地踩在椅子上,抓狂地道:“剩下的茶叶呢?我怎么找不着了,你妈塞哪去了!”

    “呃……”沈曼歌犹豫了了一下,折身到厨房把袋子拿了过来:“陆叔叔你说的是这个吗?”

    “对对对。”陆建伟爬下来,小心翼翼地接过袋子,夹紧,不放心,拿了保鲜袋包了又包,珍之重之地放到了自己从不准别人碰的藏柜里。

    “……”陆子安无语了:“爸,不是要活得洒脱?要随心所欲?节操呢?”

    “你,你小孩子懂个屁。”陆建伟有些不自在,板着脸哼一声:“我先睡了,你们也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市里呢。”

    陆子安闷笑,忽然愣住了:“慢着,今天星期几?”

    “星期天啊,你日子过混啦?”陆建伟收拾东西随口回道。

    卧槽。

    陆子安瞪大眼睛:“星期天?那小曼明天不是要上学?”

    难怪之前她问他是不是晚上要出去!他真的是,他怎么完全忘了这个事!

    沈曼歌轻描淡写:“没事,我跟老师请假了,明天下午去上课。”

    “那怎么行!你现在高三了!都怪我怪我。”陆子安抚了抚额头,扭头往外走:“你赶紧收拾一下,我去叫车,我们现在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