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22章 木戒(上)

第22章 木戒(上)

    “可是现在这么晚了……”沈曼歌皱着眉头有些为难地道:“这边都没有出租车,你去哪找车?而且你今天也很累了,还是算了吧!”

    她说的也是事实,但是陆子安还是觉得不行。

    上回她班主任都跟他说过了,她成绩下降得厉害,虽然她说是她故意的,可是毕竟是高三,争分夺秒的时候,还害她请半天假,他这心里就过不去。

    陆子安故意凶巴巴地道:“赶紧收拾东西,你想这么多做什么,就跟着哥走就行了。”

    一旁做背景板的陆建伟咳了一声:“今晚就走啊?这么赶的话还不如明早一早起来,赶明早早班车去市里,还能让小曼好好睡一觉,赶紧去睡吧,我到时叫你们。”

    陆子安琢磨了一下,这时候颠簸回去也睡不了多久,然后沈曼歌六点多又要起来更不方便,便也没再坚持:“好吧。”

    第二天早上才五点多,两人就起了床,赶着早班车回市里。

    在大巴车上,陆子安也扛不住地睡着了,迷迷糊糊间忽然被摇醒:“子安哥,到啦,快下车。”

    嗯?到了?

    陆子安睁开眼睛,四周已经蒙蒙亮了,他才发现已经到汽车西站了。

    “西站?”陆子安按了按额角,打了个呵欠:“走吧,坐地铁过去,刚好可以赶上你们早自习。”

    沈曼歌停下回头:“啊?不直接回去吗?”

    “回什么去。”陆子安一把抓过她手里的袋子和书包,把她轻轻一推:“赶紧的,到你们学校门口找家店吃个早餐洗把脸,还好你带了书包……”

    沈曼歌不再说话,沉默地跟在他背后。

    即将进地铁站的时候,她忽然拉住了陆子安:“你看。”

    嗯?

    陆子安困得不行,勉强睁开眼睛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

    天际出现了一抹紫红色的朝晖,一轮火红的太阳慢慢地升起来,星光变得黯淡,整个世界一下就明亮起来。

    “真美。”沈曼歌的侧脸被暖阳染得白中透粉,隔得有些近,陆子安甚至能看到她脸上浅浅的绒毛。

    她的嘴唇薄得有些透明,带着淡淡的浅粉,迎着阳光,鲜嫩欲滴。

    最美的是她的眼睛,眸光明亮,宁静如没有微尘的海水。

    她在欣赏晨光,他的目光却被她所吸引。

    睡眠不足有些神思恍惚的陆子安眨了眨眼睛,呢喃道:“是啊,真美。”

    但下一秒他就惊醒过来,喉咙有些发痒,他几乎是狼狈地转开视线,在心里唾弃自己的同时故意粗声粗气地道:“赶紧走吧,你得迟到了。”

    后面他再没说话,装作睡意深沉把沈曼歌送进学校,他独自坐车回去。

    路上他再三回想那一幕,觉得很不可思议。

    他不可能对这么个小妮子有什么想法,唯一的解释是因为那个时候的情景太动人。

    刻意忽略那一秒的悸动,他打开系统界面查数据,只看了一眼他就呆住了。

    我去。

    点数怎么一下飙升到了658?发生了什么?

    长按过后,他发现这系统好像把那手串分开计数了,108颗,它就真的老老实实按颗数算的点数。

    然后那块龙形配饰因为发挥超常,所以点数翻了数倍,通俗点说就是越级挑战成功。

    嗯,忽然感觉浑身都是劲呢,中级就这么厉害了,他真好奇高级会是什么样。

    只是功勋值就惨了,才968点,哎,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洗了把脸,陆子安睡意全消,决定再接再励继续直播,希望升高级的那一天快到来啊!

    正在登陆直播间,手机忽然刷刷来了几条短信,他掏出手机扫了一眼,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十八万进帐?

    呃,十五万来自陆建丰的账号,三万来自卓鹏,陆建丰是不知道他银行卡号的,看来是卓鹏插手了啊。

    不知道卓家和陆建丰的交情有多深厚?经过这件事情又能剩余多少?啧。

    仔细想想,他好像也有了几十万存款了呢,这房子租期好像快到时间了,要不索性买一套吧,最好买得离沈曼歌学校近一点,也省得她天天六点多就得起来……

    账号登陆成功以后,陆子安便将这些事情抛在了脑后:“早上好呀,哎呀好像都没人,算了,我直接开始吧。”

    他对当时雕刻配饰时那种奇妙的状态很好奇,当即决定再进行一次微雕镂雕结合的工艺。

    结果悲催的是,挑木料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适合微雕的木料。

    这些都是他用来练手的,以他当初的技艺,用这些木料自然是刚好,但是如今的话,用这些普通木料又觉得有些浪费。

    好不容易翻了一块小叶紫檀的边角料出来,又小又薄,尴尬。

    微雕讲究选材,一般用于石材,而且质地要求绝对精纯,他目前还没有接触过石雕,只能先用木料权当练手了。

    陆子安把玩了两下,无奈地笑了:“好吧,拿来雕对戒指好了。”

    刚好微雕的时候别人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没人更好。

    想到就做,直接刻出两个圆圈,一大一小,镂掉中间的实心部分后,他便开始了打磨。

    因为这是即兴作品,所以他一开始并没什么即定的形状,完全是随心所欲。

    打磨到中后期,他感觉手里这枚大一些的戒指形状又有点像龙了。

    “……”难道是那配饰的影响还没消褪?

    陆子安挑了挑眉,索性将另一枚打磨成了适合凤凰的形状。

    龙凤呈祥,嗯,不错。

    因为龙他之前雕过了,所以再次雕刻时基本没什么阻碍,运刀走势非常流畅。

    戒指表面打磨得非常光滑,他在显微镜下进行雕琢,整条龙仿佛是镶嵌在戒指中一样,表面只看得到一条细直的线。

    简约而素净,衬着小叶紫檀的深红棕色显得非常雅致。

    陆子安深吸一口气,集中意念,指间刀尖飞转,整条龙身一气呵成。

    当龙身雕刻完毕,他将戒指表面凸起的一块木料精心雕琢为龙头。

    龙须悠然伸展,整条龙仿佛将在下一秒腾空而起。

    这枚戒指雕刻完毕,陆子安吁了口气,扭了扭手腕,喝了杯水准备下一枚。

    唔,冰凉的,感觉心都凉透了,胃一阵紧缩。

    他揉了揉胃部,想看下直播间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结果屏幕上一连串的弹幕刷得飞快,他看了一下有点不明白,便翻到最上面开始看。

    【哚哚哚打赏了一个火箭!】

    【哚哚哚:大师!大师!看我看我,戒指能不能卖我?求预定啊啊啊!!】

    哚哚哚连着打赏了好几个火箭和飞机,颇有一种誓不罢休的感觉。

    【我就不奏凯:大师卖我!我是阿凯!】

    【我就不奏凯打赏了一架飞机!】

    这种横插一脚的行为自然引起了哚哚妹子的愤怒,两人开始对刷起来。

    刚开始还能勉强保持冷静,闹到最后两人开始对骂了……

    “……”陆子安表示他有点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