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23章 木戒(中)圣诞快乐-0-

第23章 木戒(中)圣诞快乐-0-

    【哚哚哚:死人妖!还装可爱!恶心变态没风度!】

    【我就不奏凯:呵呵,你又好到哪里去?剁肉铺的女装大佬?】

    【风吹屁屁凉:胡说!女神哚绝对是个萌妹子!】

    【我就不奏凯:你又哪来的?怎么,一个人干不过还带帮手啊?】

    眼看直播间就要被他们闹得乌烟瘴气,陆子安连忙打开声音:“呃,你们别吵了,我这做的是一对戒指,婚戒,龙凤呈祥,你们买了也没用啊!”

    【……】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直播间跟突然卡住了一样停顿了几秒。

    【哈哈哈哈哈哈】

    【666,在一起在一起,你俩结婚就可以用戒指了!】

    眼看三路突然熄火,路人们纷纷大笑。

    【哚哚哚:大师!卖我啊啊啊!我姐姐下月结婚!我想送给他们!】

    【我就不奏凯:我呸!我还明天结婚呢!大师千万别信他!他是男的!】

    陆子安好笑又好气:“行了,都别争了,我之前答应过哚哚哚,下一个作品没有被预定的话优先给她,邹凯你让一下吧,你要真明天结婚,我等会再给你雕一对戒指。”

    【我就不奏凯:QAQ,大师你变了,真的,你爱的不是我鹏哥吗?】

    【我很低调:邹凯,开门,老子要砍死你。】

    邹凯瞬间消音了,估计是被卓鹏私下殴打了,直播间顿时恢复了平静。

    当然,这只是陆子安单方面的认为。

    【哚哚妹子竟然成功了,我好嫉妒!】

    【嫉妒使我丑陋。】

    【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嫉妒使我减数分裂!】

    【风吹屁屁凉:哚哚女神,你愿意嫁给我吗?下月就结婚,刚好可以用上戒指!】

    【哚哚哚:我没骗人,我姐姐真的下月结婚。】

    陆子安微笑:“好的,我继续雕刻女戒了,哚哚妹子麻烦你把地址重新发我一下,我换手机了没记录。”

    【哚哚哚:好的!谢谢大师!】

    陆子安关了声音,将目光聚集在了戒指上。

    这枚戒指有三处凸起,他想将它雕成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

    微雕的刀即是笔,运刀要稳、准、狠,只有这样,才能使刀法和笔意达到完美的统一。

    他屏息凝神,把全副心神都倾注于刀下。

    雕刻,确切来说,其实是由外向内,一步步通过削减法,循序渐进地祛除废料,将作品的形体挖掘显现出来。

    每一刀,都惊心动魄,戒指太小,只要稍有不慎便会全盘尽毁。

    尤其是在雕刻凤凰翅膀的时候,每一刀都险象环生。

    但也正因为这重重困难,让他觉得这过程变得更加复杂而有意义。

    陆子安越来越得心应手,当最后一刀收尾,他感觉无比的满足。

    那是一种成功与收获的欣喜,仿佛孕育生命的诞生,仿佛经历了一次生与死的过程,这便是创造的魅力!

    【哚哚哚打赏了一架飞机!】

    【蓓蓓蓓打赏了一架飞机!】

    陆子安回过神,将戒指放到了放大镜下。

    凤凰的头微微昂起,颈自然伸展,翅膀微微张开,仿佛正在起舞,仪态优美。

    这个戒指造型极具动态,难得的是边缘层次分明,放大时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羽毛的纹路。

    那是陆子安利用木料本身的天然纹路雕琢而成,线条婉转而流畅,色泽沉静华美。

    这是真正的色、质、形三者皆具。

    两个戒指放到一起,龙有着升腾之势,凤凰高贵典雅,不静不喧,仿佛于尘世中相守相憩的恋人一般,只一眼就让人着迷。

    好一个“龙凤呈祥”!

    【蓓蓓蓓:谢谢,谢谢大师,我真的,特别喜欢,我相信我老公也会很喜欢的!】

    “咦?”陆子安不禁笑了:“你是哚哚妹子的姐姐?”

    【是的。】

    “恭喜恭喜,祝你们百年好合。”陆子安笑眯眯:“好了,我得去吃饭了,大家再见。”

    关掉直播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向厕所。

    一出来才发现,竟然已经快一点了,唉,去外面吃吧。

    房东打电话来的时候,他正在吃饭,听说又要涨价,而且涨的不少,他皱了皱眉,想了想道:“那我不续约了,我过几天就搬走吧。”

    他一租就是两年,涨了三次价,他每次都挺爽快的,怎么这次竟然说要走?

    房东下意识觉得他是在摆谱,也不肯退让,就说让他明天就搬。

    搬就搬,陆子安挂掉电话,决定吃完饭就去买房。

    一下午看了好几处地产,他最终看上了一套140平的房子。

    南北通透,阳台很大,房间也很正,隔音效果不错,书房超级宽敞,尤其难得的是,这里离沈曼歌学校很近。

    为了方便,陆子安直接买了样板房。

    其实样板房就是表面好看,家具都一般,不过他没时间慢慢搞装修,先买了住着,以后如果不行再买另一套好了。

    因为是分期付款,所以程序还是多了不少,估计一时半会弄不完,陆子安直接发了信息让沈曼歌放学后来这边找他。

    等沈曼歌到的时候,他正在指挥搬家公司的人抬东西。

    嗯,那些华而不实的摆设他都没要,只留了些基本的家具,书房里的书架更是直接靠墙,放他的工具材料什么的。

    真好,新房子就是好,操作空间一下就大了。

    索性再打电话给瞿老板订了些好木料:“我相信您的眼光啦,好,稍会把定金打给您。”

    瞿老板开了家木料店,人挺实诚的,一直以来合作也挺愉快的。

    忙碌到快七点,终于把所有事情安排妥当,陆子安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正在铺床单的沈曼歌:“走,晚上咱出去吃!”

    “好,还要等一会。”沈曼歌麻利地把换下的床单扔进洗衣机,抱了被套去换。

    陆子安过去帮忙换好,但还是忍不住奇怪地道:“之前那套也挺干净的啊,为什么要换啊。”

    “这种被套床单不是纯棉的,就只是好看,睡一夜就缩成一团了。”沈曼歌一边倒洗衣液一边道:“而且这是样板房,肯定很多人坐过摸过,很不干净的,这些家具什么的也都是,等回来我再抹一遍好了。”

    好吧,他是真没看出来。

    陆子安表示他完全不懂这些,只得由她去了。

    为了庆祝他买了新房,他特地带沈曼歌去了家好一点的餐厅,结果刚准备点菜,就听到有人叫他:“嘿!陆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