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24章 木戒(下)

第24章 木戒(下)

    嗯……还真是巧啊。

    邹凯猛地蹿到他们桌边,笑嘻嘻地道:“哎呀我们真是太有缘了,这也能碰到,陆大师你来这里吃饭啊?”

    这不废话嘛,来餐厅不吃饭干什么。

    “我订了包厢,就我和鹏哥两个呢,陆大师……”邹凯叽里呱啦说了一通,实在见沈曼歌没意见,陆子安便答应了。

    往包厢走的时候,旁边一个女孩子死命地盯着他瞧。

    陆子安微微皱眉看了她一眼,确定自己不认识便移开了目光。

    “请问,你是陆大师吗?”那个女孩子脸有些微红,似乎不大习惯这样跟陌生人搭话,却还是鼓起勇气很小心地补充道:“是那个直播间的陆大师吗?”

    哎?陆子安不禁奇怪地看了看她:“是……你是……”

    “啊!真的是吗!?我看他刚叫你陆大师,然后你声音和手又很像,我都不敢确认……啊啊啊,我是哚哚哚啊!瞿哚哚!”瞿哚哚兴奋得小脸通红,扭头打开包厢门:“姐!你快来看啊,陆大师在这!”

    不一会,一个跟她长得很像的女孩子走了出来,迟疑地看向陆子安:“你……你就是陆大师?”怎么这么年轻?

    她们两个身高差不多,又都穿着咖啡色的连衣裙,果然是姐妹,连面容都很相似,说她们是双胞胎绝对没人怀疑。

    当陆子安看到这个女孩子的时候,他就没有疑虑了,因为这正是哚哚哚让他雕的那张照片的主人。

    陆子安笑笑:“如果你们说的是开直播的那个人的话,确实是我。”

    “啊,真的谢谢你,那对戒指我特别喜欢,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你们吃饭没有?要不咱们一起吧?”瞿蓓蓓也很热情地招呼着他们。

    “不用了谢谢。”陆子安连忙拒绝:“我跟人约好了,我先过去了啊。”

    “啊,原来大师也是长偃市的啊,那大师留个电话好吗?您方便的时候我直接过去取戒指就行,就不用寄快递了!”瞿蓓蓓兴奋地道。

    陆子安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便跟她交换了电话号码:“那再见,我们先走了。”

    瞿哚哚虽然很不舍,但也不能拦着他们吃饭,只得依依不舍地目送他们远去。

    眼看人都进包厢了,她叹了口气准备回包厢,冷不防背后有人阴森森地道:“剁肉铺的女装大佬?”

    卧槽。

    这个称呼简直了!多大仇!

    瞿哚哚心里的火一下就被点燃了!

    她猛然回头,瞪着去而复返的邹凯咬牙切齿:“死,人,妖?”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要不是场地不合适,两人恨不能原地拼杀个三百回合。

    “虽然你装扮得很像,但是我还是看得出来你的真容。”邹凯猛地凑近她,低声道:“大丨吊萌妹,你拿什么垫的?还挺像的。”

    “……”什,什么鬼!?

    顺着他的目光,瞿哚哚低头看了一眼,脸刷地红了:“你……肮脏!恶心!死变态!”

    哎,他说啥了啊?

    邹凯正准备跟她理论,结果她直接甩上了门,差点砸到他鼻子。

    “哼,小变态,别让我逮着你!”邹凯雄纠纠气昂昂地回去了。

    卓鹏的招待自然非常周全,又加了不少菜,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

    “咦?这个小美女……嘿嘿。”邹凯拉开椅子坐下,挤眉弄眼的:“大师,这你小媳妇儿呀?”

    陆子安正喝饮料呢,差点没呛到,略尴尬地给他们介绍:“这是沈曼歌,呃……她是……”

    他有些迟疑该怎么介绍她,沈曼歌落落大方地朝他们点点头:“我是陆叔叔朋友的女儿,是我爸托子安哥照顾我的。”

    “哦……原来是这样。”邹凯有点失望,眼睛在她和陆子安之间扫了一下,为什么他总感觉他俩之间的氛围有点奇妙呢?

    隐隐约约有一种恋爱的酸臭味……

    邹凯心里头琢磨着,倒是难得地安静下来。

    卓鹏等陆子安他们吃得差不多了便擦擦嘴角:“陆大师,这次馥安省举办的木艺大赛你会去参加吗?”

    木艺大赛?

    陆子安皱了皱眉:“抱歉,我最近一直在雕刻,没听说过这个比赛……”

    “哦,是这样。”卓鹏表示非常理解,打开手机翻出一张图推过来:“这是大赛的详情,嗯,我爷爷是本次大赛的嘉宾,宁霞县刑家也派了三个人参加,长偃市也有不少人,但是我觉得如果陆大师你肯出马的话,大赛第一名非你莫属啊!”

    也难为他这么长一串话说下来竟然没卡顿。

    见是长图,陆子安擦干净手指滑动了一下,全部看完后才微微一笑:“你爷爷想见我?”

    卓鹏脸上滑过一抹尴尬,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你看出来了啊……唉,我本来想把礼物等到他生日那天再送他的,结果他非说要看一眼,后面就舍不得还我了,好说歹说才让他按捺住,结果他兴致一来谁也拦不住,非说想见你一面……”

    以卓老爷子的身份,亲自来见陆子安的话确实不大合适。

    但是叫陆子安去见他的话,也不合适,所以在比赛中见面的确是比较稳妥的法子。

    陆子安思索片刻,还是摇了摇头:“我暂时没这想法。”

    他目前一心只想升级,对参加比赛出风头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卓鹏犹豫了很久,才有些迟疑地看了他一眼:“听说……陆皓如今跟了邓师傅在学手艺,刑家很是不满呢……”

    嗯?他还真没去刑家了?那还算是有救。

    陆子安挑眉笑笑:“这我倒是不知道,他怎么跑邓家去了?”

    见他没有不悦,卓鹏放松不少,端起杯子与他轻轻一碰:“哈哈,这事我也是听人说的,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原来是这样。”陆子安若有所思。

    吃完饭,卓鹏非要送他们回去,陆子安想着家里冰箱是空的,得买点东西才行,便拒绝了,带着沈曼歌去了超市。

    陆子安推车,沈曼歌挑选,她每拿一样陆子安都表示理解无能。

    洗头发就洗头发,什么护发素是搞嘛的?

    洗澡就肥皂啊,淋浴露滑溜溜洗得干净嘛?

    竟然还有洗衣液,洗衣袋这些东西,简直不可思议。

    “为什么要拿这么多毛巾?”陆子安更加奇怪了。

    沈曼歌扫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给他分析:“这是洗脸的,这是擦头发的,这是抹布,这是擦桌子的,这是……”

    “那你拿这么多枕头做什么?”陆子安拍拍这小枕头,唔,感觉挺软的。

    “这是靠枕,你老是坐着容易腰痛,沙发上放点靠枕,你休息的时候会舒服一点。”沈曼歌说着便往前走了。

    “……”服,果然女孩子才是会过日子的。

    然后沈曼歌还给他买了保温杯,说这样他就可以喝温水了,陆子安想起那杯冰水,默默地举双手赞成她的任何决定。

    他们还在挑绿植呢,瞿老板打电话来了,说是木料送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