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26章 木料区分

    当牛眼雕刻完毕,陆子安活动了一下手腕,拿起修光刀对木雕进行打磨抛光。

    这种小型圆雕果然没什么难度,相比之下,他还是对比较挑有战性的雕刻更感兴趣。

    当打磨完毕,整个雕塑色泽呈橘红色,整体设计契合了红花梨本身的纹理和走势,形象逼真,朝气蓬勃,绝对配的上“牛气冲天”的名字。

    “好了,牛气冲天雕刻完毕。”陆子安扫了眼屏幕:“小强你记得加一下我微信,把你地址发我下。”

    【我爱吃西瓜:大师,怎么感觉你今天雕的时候比以前要用力得多啊,骨节都泛白了。】

    她观察得还真细致,陆子安笑了:“因为木料不一样啊。”

    他随便拿了块椴木过来:“木头是有软硬之分的,像椴木、银杏木、樟木、松木等就比较软,以前我刚开始练习,用软一点的木料比较容易上手。”

    然后他拿了两块红木放到椴木旁边:“看,这差别就明显一些,像红木这类硬一点粗一点的木料纹理比较细密,也难雕一些,但是却是雕刻的上等材料,适合雕刻结构复杂、造型细密的作品,尤其以海黄、小叶紫檀为佳,不过那些木料比较难得。”

    【原来是这样,就说看着不大一样。】

    陆子安看了看时间,确实不早了,便跟他们说道:“已经挺晚了,大家也早点休息吧,明天见。”

    退出直播后,他还是感觉挺兴奋的,区区一个圆雕根本无法让他玩的畅快,他拎着刻刀四下转了一圈,琢磨着要不要再雕点啥再睡。

    忽然听到外面有动静,难道沈曼歌还没睡?

    他皱了皱眉打开门出去,她竟然还在抹桌子。

    “不是说了让你早点睡嘛,这些明天叫人过来打扫一下就行了。”

    沈曼歌笑笑:“没事呀,反正我也没事做,他们打扫的还不一定有我干净呢。”

    陆子安在沙发上坐下,瞿哚哚发微信过来了:【大师,能不能给我一个房管呀?(笑脸)】

    房管好像有一个,还是去年有人骂他,那人看不下去找他要的,不过不常说话,干的最利索的一件事就是踢人封号。

    不过房管什么的没什么好牛的,给她一个玩玩也没什么。

    陆子安正准备回复,瞿哚哚又发了:【大师大师,长偃市木艺比赛你会去吗?听说电视台会直播呢!大师你去的话一定秒杀那群渣渣!】

    直播?

    陆子安眯起眼睛思索着,功勋值可以换木料,他守着直播间只能慢慢积累,但是电视台的话应该一下就能涨不少吧?

    或许,这个劳什子的比赛可以去看看。

    可能是因为他一直没回复,瞿哚哚等不及,发了不少可爱卖萌的表情包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这俏皮活泼的样子,陆子安忽然觉得有些……不舒服。

    他抬眼看看正在抹电视柜的沈曼歌,再看看微信里各种撒娇的瞿哚哚,顿时明白心里的那种不适感从何而来了。

    瞿哚哚的个人信息填的是21岁,读大三,天真烂漫。

    沈曼歌今年才17岁,会做饭,会做家务,行事稳重大方,主要是气质太老成,连卓鹏和邹凯都没能发现她年纪这么小,估计只以为她长相比较嫩。

    而且陆子安仔细回想这几天来的相处,他觉得沈曼歌本来的性情应该不是这样的,那么,她这样表现的原因是……

    害怕?

    因为缺乏安全感吗?

    “小曼,你过来。”陆子安关掉手机,拍拍沙发:“我有话跟你说。”

    沈曼歌顿住了,握着抹布走过来,安静地在他对面坐下。

    “这几天我太忙,也没跟你好好聊过,你会不会感觉心里不踏实?”

    “……没有。”沈曼歌抬头看了他一眼,虽然努力装得很镇定,但眼底却闪过一抹惊慌。

    陆子安了然地吁了口气,果然是这样:“段家的事情,我已经跟我爸说过了,他会处理的,你不用担心。”

    “……嗯,谢谢。”

    皱了皱眉,陆子安微微倾身,专注地看着她:“小曼,你是不是在害怕?”

    沈曼歌飞快地看了他一眼,抿着唇摇摇头,握着抹布的手却不由自主地紧了紧。

    “我不姓段。”陆子安深吸一口气:“你看着我,我姓陆,我不会抛弃你,也不会赶你出去,更不会向你要钱,我照顾你是因为你是沈叔的女儿,我把你当亲妹妹,我爸妈也是把你当亲闺女看待的。”

    他顿了顿:“他们让我好好照顾你,是希望你能没有负担地、开心地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费尽心力地打扫卫生、做饭,我们位置反过来了,这样是你在照顾我。”

    “我……”沈曼歌有些迟疑地张嘴。

    陆子安抬手阻止了她,声音沉静地道:“这些都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你还是个孩子,你就应该穿可爱的衣服,笑得没心没肺,安心享受你的青春,做真正的你自己,不用讨好任何人——这才是我带你回来的初衷!”

    沈曼歌双手紧紧地捏着抹布,骨节泛白,水滴答滴答地淌在地板上,她却一无所觉。

    她怔怔地看着陆子安,澄澈的眼睛慢慢蒙上了一层雾气,却死死地咬住唇,拼命压抑住自己的情绪,不想让自己哭出来。

    看着这样的她,陆子安顿时心软了,柔声道:“这里就是你的家,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好吗?”

    “……嗯。”沈曼歌带着鼻音地应了一声,用力地点头,一滴泪措不及防地滴在了手背上,温热的感觉,一路暖到了心里。

    陆子安安抚地拍拍她的肩:“好了,别哭了,明天还要上学呢,赶紧睡吧。”

    看着她进了房间,陆子安点了支烟,啧,青春期的小屁孩啊……

    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原来也会哭脸啊……

    手机又响了,他叼着烟打开扫了一眼,哚哚妹子发了很多条,最新的一条却是卓鹏的:【陆大师,那个比赛你真的不参加吗?明天截止报名了,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唔,陆子安想了想,回了一句:【我参加,怎么报名?】

    卓鹏回得飞快:【你愿意参加了?那我现在给你报名!晚点我把时间地点发你!】

    这人真是,陆子安笑了笑:【好的,谢谢了。】

    木艺比赛么……唔,还真有点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