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29章 新的境界

    【不是哦,大师说不能天天抽奖。】

    【我就不奏凯:666!大师说的对!大师卖我吧卖我吧,这狮子威武霸气简直是我翻版啊!】

    【楼上不要脸。】

    【楼上不要脸+1】

    【楼上不要脸+10086!】

    终于让我逮到你了!瞿哚哚眼睛放光,干脆利落地把邹凯踹了出去。

    “……”邹凯一脸懵逼: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他不死心地再次进去:【谁干的!谁特么踹我啊!】

    【哚哚哚:因为你引起了群攻,我也没办法,只能服从大家的主观意见。】

    【我就不奏凯:我呸,明明是你公报私仇!不要脸!】

    【哚哚哚:你竟然骂房管!封!】

    于是邹凯就被禁言了……

    “卧槽……”

    对于每个创作者而言,一件好的作品的制作过程无疑也是情感倾注的历程,所以需要集中精力,不被外界所干扰。

    陆子安着重对狮子的面部轮廓进行细致雕刻,雕凿时看似随心所欲,信手拈来,其实这种程度的技艺需要多年的积累。

    狮子的头部大而圆,脸型颇宽,鼻骨较长,陆子安巧妙地将一个黑色的瘿瘤雕琢成了狮子的鼻头。

    陆子安将根须一根根细细打磨,雕琢成狮子的鬃毛,狮毛虽细,却根根清晰可辨。

    而狮子的前肢比后肢更加强壮,为了让它显得更加身姿矫健,形象威猛,根据竹根的走势,陆子安将其雕成了一只脚踏在巨石上的姿势。

    嘴巴张开,犬齿及裂齿都用根须细细打磨而成。

    尾巴相对较长,为了显得更加真实,陆子安将狮子做成了正在甩尾的样子,尾巴末端刚好伸至狮头附近。

    他将尾巴这一片的根须全部磨平,只留末端的一簇深色长须,打理成尾鬃。

    将狮身打磨光滑,爪子也雕琢完毕,一头鬃毛披拂,张牙舞爪的竹根雕狮子便已经完成。

    屏幕上一片赞叹声,陆子安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哚哚哚打赏了一架飞机!】

    【风吹屁屁凉打赏了一架飞机!】

    【哚哚哚:狮子好霸气!刀工深峻,线条也非常刚劲有力,大师真厉害!】

    陆子安微微皱眉看着这头狮子,手里的刻刀久久无法放下。

    不,有哪里不对劲。

    威武有了,霸气有了,雕工也算精致,整体说得上是传神,但是他依然觉得不满意。

    竹根雕讲究的是天趣和人意的和谐统一,但这狮子……还差点味道。

    “威武有余,灵动不足。”旁边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陆子安微微皱眉,盯着狮子沉吟:“灵动……”

    【这谁呀?竟然说大师雕的不好,拖出去打死!】

    【但是小姐姐声音好好听!】

    【哚哚哚:别乱说!先看大师怎么说!】

    “你试试将下面这石头雕琢成绣球呢?旁边这块巨石雕成母狮和幼狮?”

    这样吗?陆子安眼睛一亮:“等一下……”

    他把椅子拖过来坐下,换了柄刀子开始雕琢雌狮和幼狮。

    雌狮怀里拥着一只幼狮,以保护的姿态,显示出母子情深。

    而雄狮爪下的巨石则改成了绣球,幼狮左爪踏在雌狮的爪子上,右爪往前伸,探向雄狮爪下的绣球。

    陆子安将雌狮的眼睛雕刻得尤为细致,它微微垂眸,眼底竟显现出一分慈爱。

    雄狮正在昂头怒吼,爪下却滚动着一个圆圆的绣球,像是在逗弄孩子,又像是在缅怀曾经的自由。

    【哇噻,大师果然是大师,雕圆球都不用别的工具的吗?还挺圆……】

    【9494,厉害了……】

    这算什么,邹凯忍不住打字得瑟:【大师还做过手串呢,全手工,比车的珠子还牛B!我亲眼见到的!】

    然而点了发送后,显示正在禁言中,邹凯怒掀桌:“气死老子了!”

    陆子安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他想让这绣球滚动起来!

    他采用难度较大的镂空掏挖工艺雕刻,将绣球雕成了内外两个套球,一刀一刀从内球掏出碎屑,随着内球逐渐成形,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是一头小狮子。

    最后一刀收尾,他用手指轻轻拨动绣球,内球灵活地转动起来,一头小狮子在里面上跃下跳,格外活泼。

    而幼狮的头微微倾斜,像是好奇,又像是有些害怕,但是在妈妈鼓励的眼神下还是勇敢地伸出爪子去拨弄着。

    整个画面一下就生动起来。

    “就是这样!”陆子安将刻刀拍在桌上,哈哈大笑:“对,要的就是这效果!”

    他回过头,看到笑吟吟看着根雕的沈曼歌,眼神清澈明亮,像极了这头活泼灵动的小狮子。

    “你等下。”他匆匆收回视线,也没看直播间飞快滑过的弹幕,站起来沉声道:“好了,今天的直播先到这,我先去吃饭,再见。”

    直接退出后,他抹了把汗,端起桌上的水一饮而尽,缓了缓才想起一个严肃的问题。

    “你怎么在这?”陆子安盯着沈曼歌,一脸的不赞同:“你不会逃课了吧?妹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高三啊!”

    “我没逃课。”沈曼歌笑了笑:“今天考试啊,上午的考完了,下午两点才开考呢,我就先回来了。”

    考试?陆子安有点懵:“期末考试吗?”

    “是啊。”沈曼歌盯着他,一脸谴责:“你不会还没吃午饭吧?”

    ……

    这真是现世报,刚责备过她,人家马上就还回来了。

    陆子安之前太过全神贯注,现在精神头一泄,立刻就觉得饿得受不了了,捂住肚子:“几点了?”

    “快一点了。”沈曼歌叹了口气:“真拿你没办法,快收拾一下吧,我这就去炒菜。”

    隐约听到她说还好已经煮了饭,想起那天的美味,陆子安口水都有些控制不住了,扬声道:“我想吃上回那个豆腐!入口即化的那个!”

    “知道啦!”

    沈曼歌怕他饿出胃病来,所以讲究速度,没搞太麻烦的菜。

    一道是陆子安点名要的脆皮豆腐,然后一道青椒炒肉和炒生菜。

    味道依然超级好,尤其是这道脆皮豆腐陆子安自从上次吃过后心里头就一直念着,终于又吃到了。

    外面的表皮又脆又香,咬开后,里面的豆腐非常嫩滑,甚至都不需要嚼,嘴一抿就往胃里滑了下去。

    “子安哥,你多重?”沈曼歌冷不丁地问道。

    “一百二十来斤吧,不确定,太久没称过了。”陆子安埋头苦吃。

    “太瘦了。”沈曼歌皱着眉头:“感觉你营养不良,你天天这么辛苦,不正常吃饭怎么行……”

    她念叨着,陆子安则嗯嗯嗯,一边吃一边努力地点头。

    “算了。”沈曼歌见他现在根本没心思听,便打消了劝说的念头,只暗暗琢磨着得给他好好补一补。

    一桌菜被陆子安风卷残云,沈曼歌吃了一碗就饱了,他足足添了两碗饭。

    吃得他肚子圆溜溜,感动得要死:“曼曼,你真好!我以前经常都是吃泡面……”

    看着她猛然锐利的眼神,他默默地咽下了后面的话:“……都一点半了,你快去上课,碗我来洗就行,你别迟到了!”

    当他再次在桌前坐下来,他依然感觉沈曼歌给他的灵感在血液里流淌,他隐隐感觉,自己已经触摸到了一种新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