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31章 老撾大红酸枝木

第31章 老撾大红酸枝木

    木雕工艺的那个高级按键正闪动着红光,陆子安想也没想,直接点了下去!

    【升级成功,升级到下一级需要100000点。】

    升级了!他终于升到了高级!

    陆子安深吸一口气,感觉浑身浑身清爽、轻松、舒畅,连空气都非常清新!

    不过等他看清楚1后面的零,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卧槽,十万!

    这天天雕一两个升个十点百点的,这要猴年马月才能升到大师级啊!

    正在他生无可恋的时候,沈曼歌扯了扯他衣角:“子安哥。”

    陆子安猛然回过神:“嗯?怎么了?”

    “比赛开始了,他们都去挑木料啦!”沈曼歌疑惑地看着他:“你是在想要挑什么木料吗?”

    呃……这个不重要,问题是比赛题目是啥来着?

    屋子里已经没人了,陆子安走出去,看到所有人都在台阶下挑木料。

    一大堆木料一层层放在架子上,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随意挑选。

    哟,竟然还有这么大块的越楠黄花梨,挺大方嘛!

    陆子安正挑挑眉,径直走向那块木料,正准备伸手查看,旁边原本手里在取另一块木料的人一把就抓到了越楠黄花梨上。

    “……”几个意思啊?

    怎么他的衣服这么眼熟呢?陆子安扫了他一眼,眼角看到正弯腰跟助手一起抬木料的枫瑞,顿时明白了。

    看来这就是刑家参赛的三人之一啊,这是盯上他了?

    “看什么看!”小徒弟被分在了初级,心里正不是滋味呢,当即就朝傻愣在一旁的助手低吼道:“还不快来帮我搬!”

    “这这……唉,好吧。”助手都是刑家今年新招的徒弟,但是他也学过分辨木料,心里头不由有些打鼓。

    这木料看着很硬,好像是黄花梨吧……

    明明师傅说了让师兄取软木的,他们刚才都挑好了,怎么……

    陆子安倒也不计较,笑眯眯让开路给他们搬。

    参赛的小弟子有些惊慌,他不拦吗?不应该生气吗?不应该上来抢吗?

    他都想好了,等他一来抢,他就扔掉木料大声举报,陆子安就会被逐出赛场……

    但是陆子安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果然是个讨人厌的家伙!

    “咦?怎么不走了?需要帮忙吗?”陆子安说着就捋袖子。

    “……不用!”小弟子心在吐血,面容都有些狰狞,但还是强撑着:“用不着你假惺惺!哼,看你没木料了怎么雕!”

    这才是重点啊……

    陆子安来得太晚了,好些不错的木料基本都被人取走了,架子上剩余的木料中就属这块黄花梨最好了……

    小弟子见陆子安垂眸沉吟,得意洋洋地往前走,临走还哼了一声。

    陆子安哭笑不得,这小家伙怎么这么逗呢?

    他正准备仔细瞧瞧还有没有合适的木料,就看到卓鹏带着两人抬着一大木盒朝他走过来了。

    卓鹏走到他面前,神色谦和:“你好,陆先生,有位嘉宾给您准备了一块木料,他希望您能用这块木料进行本次比赛,请问你的座位在哪里?”

    这一本正经的,装的跟真的似的。

    陆子安配合他的演出:“啊,谢谢,在这边。”

    “……”

    搬着黄花梨的刑家小弟子脸涨得通红,手里的木料仿佛着了火,烫得他心都在痛。

    陆子安倒也没落井下石,带着卓鹏他们就回了座位。

    这时有不少人已经挑好木料回到了座位上,有意无意地往这边瞄。

    两人将木盒往地上一放,从里头取出一大块老撾大红酸枝木,虽然已经很小心了,但放到桌上的时候,还是发出了非常沉闷的响声。

    气氛有些凝滞。

    大概是刑家小弟子宣传的,初级比赛场地的不少人也跑过来凑热闹,瞧见这块木料就咂舌了。

    在明清两代,大红酸枝木与小叶紫檀、黄花梨并称为宫廷专用的“三大贡木”,其价值可想而知。

    “哇,老撾大红酸枝木!”

    “这他妈是贡木啊……这谁啊,太牛了吧……”

    “这么大一块老料,得多少钱!”

    “太奢侈了吧,给高级选手用还差不多,中级……太壕。”

    不少人都听到了动静,纷纷朝这边引颈眺望。

    “这不公平!这是比赛!凭什么他一个人搞特殊!”

    一片窃窃私语中,唯独这个人的声音最大,最清晰,顿时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默默地望着陆子安。

    是啊,这是比赛!

    主持人也听到了动静,连忙走过来解释着:“我们提供的木料也有不少名贵的,大家可以随意选择,老撾大红酸枝木虽然难得,但我们也提供了三块,只是品相没有这块好……”

    “那既然我们都是这样,为什么他一个人能用品相好的?”

    “这是我的意思。”卓老爷子亲自走了过来,温和地解释道:“我曾见到过这位陆先生的作品,我认为他应该被分到高级组,但是他被评到了中级,以他的技艺来说,用和大家一样的木材才真的是对大家不公平,所以我特地赞助了这块藏木,用来提高难度,大家请看。”

    他站到桌边,手指在木料上轻轻拍了拍:“这是老撾大红酸枝木老料,结构结实紧密,质地坚硬沉重,密度很大,想要将其雕琢成作品非常考究匠人功底,刀功不合格根本无从下刀。”

    “而且今天的考题是做茶盘,限时八小时,连续雕琢八小时软木尚且不易,这种硬木更是难上加难,而我认为陆先生有这个实力,我也非常欣赏他的技艺,所以才会提供这块木料,接不接受还是得看陆先生自己的。当然,我也不是说只对他一个人特殊化,大家如果有需求的,我也可以提供类似的木料,大家看怎么样?”

    “……”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安静数秒后,都默默散了。

    能站在这台上的没人是傻子,在这种比赛场地上,并不是木料越好就越容易做,关键在于木料是否适合自己的习惯,也最适合自己雕刻,这才是比赛中选材的真正目的。

    那块酸枝木好是好,但也确实像卓老爷子说的那样,太挑刀功了,他们是来参加比赛的,又不是来练刀功的。

    有人甚至暗暗地想,陆子安要出这风头就让他出,等会他们都完成了,他一个人还在那凿粗坯才好笑呢!

    之前搬黄花梨的小弟子犹豫了很久,脸红红地把黄花梨送回去,偷偷摸摸带着助手重新把木料换了回来。

    众人散去,卓老爷子和蔼地朝陆子安笑笑,拍了拍他的肩:“好好干,我相信你。”

    “谢谢。”陆子安也明白他的意思,看来卓老爷子想见他是假,想探究他真正的技艺功底才是真。

    刚好他才升到高级,正想试试手呢,他还没雕过这么大件的作品,倒还真有些跃跃欲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