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32章 大仇得报

    为了公平起见,每个人的工具都是一样的。

    钻头线锯全都有,锉刀也准备了各种尺寸,如果有损坏的可以让助手随时更换。

    陆子安挑了柄平凿和锤子,没有直接用平刀,因为木料太硬了,平凿比较节省气力。

    外面的白皮只有薄薄的一层,被凿掉后露出了枣红色的木纹,底色较黑,但黑筋不明显,纹理层次分明。

    陆子安指尖在木料上轻轻滑过,内心一片宁静,鼻尖仿佛闻到了淡淡的茶香。

    茶,百草之首,万木之华。

    木料的年轮纹为直丝状,木质坚硬、细腻,他感觉自己的指尖化为了清泉,安静地从木料上流过,整个人顿时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刀锋所至,木料层层分离。

    水甘而洁,活而清鲜,慢慢在茶香袅袅中沉淀。

    一盏清茶如玉,润泽轻滑,不沾半点烟火的纯净。

    在他的刀下,一朵荷花缓缓绽放,他采用的是立体雕刻手法,刀工精湛,花瓣层层叠叠,极富层次感,荷花栩栩如生。

    最为精妙的是,那一对嬉戏荷叶间的鱼。

    一条鱼半遮半掩于荷叶下,只露出头尾。

    另一条鱼头朝盘外,尾巴甩出活泼的弧度,陆子安利用鱼尾翘起的一厘米落差,采用镂空掏挖工艺雕刻,将出水口巧妙地设计在了鱼口上。

    他的刀法熟练流畅、线条清晰明快,游动的荷叶边缘错落有致,变化莫测。

    看他创造作品,是一种享受。

    不知不觉间,很多人的视线都被他所吸引,有些人甚至在观众席上站了起来,引颈眺望。

    邹凯手机放在支架上录相,正看得入神,忽然听到后边传来一阵骚动,然后一个人气喘吁吁地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我去我去来晚了!啊啊啊!好崩溃!都已经开始了啊啊啊!”她崩溃地低声哀嚎。

    这声音咋这么耳熟呢……

    邹凯扫了一眼,阴恻恻地笑了:“女装大佬?”

    刚坐下来的瞿哚哚慢慢地转过头,磨牙:“死人妖!”

    慢着,她目光被他的手机吸引,眼睛一亮:“你全录下来了!啊啊啊!发我发我,我入场证掉了好不容易才进来的……”

    “呵呵。”邹凯冷漠脸:“送你一个字:滚。”

    “……哎呀,别这样嘛。”瞿哚哚努力挤出一个笑脸:“我以后不禁你言了,好吧?”

    “还踢不踢我?”

    “不踢了不踢了!真的,你看我真诚的双眼!”

    邹凯想了想,掏出另一个手机:“那行,就信你一次。前面的我是用这手机拍的,你连一下蓝牙吧,我现在发你。”

    蓝牙?瞿哚哚愣了愣:“不能扣扣或者微信发吗?”

    “要不要,不要拉倒。”邹凯斜睨着她。

    “要要要。”瞿哚哚决定不跟他一般见识,一边盯着比赛场,一边打开蓝牙:“你叫啥?”

    邹凯探头过来瞅了一眼:“我连接你……好了。”

    瞿哚哚百忙之中低头扫了一眼,看清的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头种猪想要跟您配对,配对/不要配对。

    看着她面容扭曲,气得快要爆炸却碍于场合不能发作的样子,邹凯畅快地仰头无声大笑:大仇得报!

    瞿哚哚愤恨地收起手机,咬牙切齿地骂道:“死人妖!你就是死也是贱死的!”

    “哎哎哎,快看,不骗你,陆大师要发大招了。”邹凯连忙正经脸。

    这时陆子安换了平刀,刀锋所到之处,荷叶边缘起起伏伏,舒展而雅致。

    精湛立体的雕刻,让荷叶优雅且极具张力的生命力在器面得以延续,鱼儿嬉戏极富动态,整个画面一下就饱满起来。

    木雕工艺复杂精细,全靠匠人用手中的一把把刀具,才得以在嘈杂的世界里呈现极致的美。

    时间已经过去四个小时,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却没有一个人放下刻刀。

    创作过程中最忌被打断思路,废寝忘食是匠人的常态,他们沉浸在艺术中的时候甚至都不曾感觉到饿。

    主持人、嘉宾、评委,甚至连观众们都安静地等待着,没有一个人喧哗。

    沈曼歌坐在陆子安身边,她的任务就是每次陆子安换柄刀的时候,将刀上的碎屑擦除干净,以便陆子安下次使用。

    时间缓缓流逝,一个“鱼戏荷叶间”的茶盘逐渐成型。

    三两荷叶、两尾小鱼、一朵盛开的莲花便组成了一幅生意盎然的画面。

    布局恰到好处,线条流畅优雅,完美地呈现出大自然与手工艺浑然天成的美感。

    荷叶雕刻大气蓬勃,荷花栩栩如生,边角干净利落,尽显大气。

    “蹭”的一声,陆子安最后一刀收尾。

    轻轻吁了口气,陆子安微微侧过头,沈曼歌递过来的清茶温度刚刚好。

    旁边的枫瑞头也没抬,只他身旁的师弟探身看了看陆子安的茶盘,再看看枫瑞的,有些不安地抿了抿唇。

    枫瑞全副心神都沉浸在自己的作品里,根本无暇顾及外界。

    时间已经过半,他的茶盘却还有三分之一没有雕完。

    如果他不能加快速度,很可能最后他会来不及打磨,那对评分是极为不利的。

    小师弟很想提醒他一下,却又不敢打扰他,掌心微微渗汗。

    其他人的进度也各不相同,陆子安并不是最快的,有做得快的已经正在着手打磨了。

    喝完茶,陆子安接过沈曼歌递来的细砂纸。

    他用砂纸轻轻地在茶盘上搓磨着,顺着木料纹理对茶盘进行抛光打磨。

    当他打磨完毕,整个茶盘终于展露出老撾大红酸枝木真正的光彩。

    老撾大红酸枝果然不负盛名,整个茶盘纹理细腻,颜色柔和经久耐看,既显得古香古色,又因画面栩栩如生而不失该有的生机。

    “刀功细腻、造型饱满,风格古朴典雅,很适合品茗论道啊。”沈曼歌轻声道。

    陆子安正在将打磨过鱼肚里面剩余的浮屑清理出来,听了这话不禁笑了:“这点评还挺贴切,喜欢茶道?”

    “了解过一点点。”沈曼歌微笑着看着那尾小鱼,指尖轻轻地戳了一下它微张着的嘴。

    只了解过就这么懂?陆子安挑挑眉:“不错,有天分。”

    两人的低语在外人看来像是在交流心得,所以并没引起别人的关注,只有观众席上的瞿哚哚心里有点堵。

    邹凯眯了眯眼睛,微微歪过头凑到她耳边:“哟,恋爱的小种子还没发芽就被掐死啦?”

    “胡说八道些什么!死人妖,你懂个屁。”瞿哚哚扭脸。

    “别迁怒嘛。”邹凯瞅瞅她,再看看台上,咂了咂舌:“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是小曼曼而不是你嘛?我可以告诉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