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34章 双奖

    “白老爷子!”旁边不少人惊呼着上前,幸好旁边人多,总算是在白老爷子倒地之前扶住了他,没让他摔在地上。

    “爷爷!”原本在台下观看的白梓航直接翻上台来,从他口袋里掏出速效药喂了下去。

    医护人员很快上台将白老爷子抬了下去,直接送去医院了。

    这个小插曲并没给比赛带来太大的干扰,除了引起一小会的骚动后便又恢复了平静。

    陆子安在后台隐约听到了点动静,但很快又消失了,便也没放在心上。

    “子安哥。”沈曼歌将手机还给他:“哚哚建了个扣扣群,我把你也拉进去了。”

    “哦。”陆子安一边啃面包一边接过手机扫了一眼:“吃货联萌?什么鬼。你什么时候跟她关系这么好了?都有扣扣好友了。”

    “这两天她来找你好多次,你在忙,我就陪着她聊了聊。”沈曼歌头也没抬。

    【哚哚哚:啊啊啊,大师也进来了!好棒棒!大师,今天肯定是你冠军,请客呀请客呀!】

    【羡鱼:可以。】

    他想起卓鹏送来的那块木料,顺手把卓鹏和邹凯拉了进来:【我请客,大家说说想去哪。】

    【长歌:吃火锅!】

    【哚哚哚:火锅棒!】

    【我就不奏凯:别吧,鹏哥这几天上火……】

    【羡鱼:要不就海鲜?】

    【我就不奏凯:要不我们去吃素菜吧!这几天吃得有点油,不舒服。】

    刚发出去,他就发现自己被踹出了群。

    【哚哚哚:好呀好呀,就海鲜!】

    陆子安根本没发现邹凯被踹出去了,就说先等卓鹏回了信再说。

    邹凯龇牙,恶狠狠地瞪着得意洋洋的瞿哚哚:“故意的吧你!”

    “谁让你吃素的,我们都是肉食动物,要吃素你自己去吃吧你。”瞿哚哚哼了一声扭开脸。

    刚好卓鹏处理完事情过来了,在邹凯旁边坐下,伸手:“手机。”

    然后邹凯就在瞿哚哚震惊、惊恐、鄙夷的目光里,毫无愧色地掏出那个“一头种猪”的手机,痛快地塞在了卓鹏手里……

    他妈的还有这种骚操作?

    瞿哚哚不认识卓鹏,也不好去提醒,只能叹为观止地看着邹凯:“真的,你刷新了我的三观,你这人简直是……太贱了。”

    “谢谢夸奖。”邹凯笑眯眯凑到卓鹏旁边:“鹏哥!陆大师请我们吃饭呢,你想吃火锅还是海鲜?对了,你拉我进去一下。”

    “……”瞿哚哚表示,她要离这个要不脸的远远儿的。

    他们最后敲定吃饭地点的同时,比赛结果也出来了。

    初级冠军是刑家弟子,不是跟陆子安抢木料那个。

    中级冠军是陆子安,这是众望所归。

    高级冠军……竟然也是陆子安。

    这个结果宣布出来,场面顿时就炸了。

    “什么意思!陆子安明明是中级赛的,凭什么拿两个奖项!”

    “对啊!又是送木料又是拿双奖,这没后台我不信!”

    “没想到连木艺比赛这么神圣的事情也会有黑幕,失望透顶!”

    不少参赛者的反应大抵都是这般。

    评委们个个都神色平静,显然是早就知道他们会有怎样的反应了。

    “为了以示公平,我们特地留下了陆先生的作品:《江南》,在场的参赛者和观众都可以依次从左侧上台进行鉴赏,如果你们看过后,依然觉得他的冠军名不符实,那我们会认真考虑是否取缔他的名次。”

    老前辈都这样说了,众人就算是有意见也只能先按捺着。

    只是不少人都神情激愤,只等着上台后将那茶盘贬得一无是处,看他们怎么下台。

    人群有序地集结成队,依次从左侧上台。

    每个人都会在《江南》旁边停顿很久,目光凝滞,直到后面的人催他才舍得挪动脚步。

    当所有人全部走完一遍,再没人说名次不公了,就连高级组的参赛者都没有一丝不满。

    因为《江南》真的太完美了,简洁气派壮重、精雕细琢,纹理漂亮,工艺考究,用卓老爷子的话来说就是:“他不拿第一谁拿第一?”

    再没有人提出异议,陆子安便上台领奖。

    他一个人抱着两个奖杯,造型很奇怪,却没有一个人笑话。

    就连评委组的人看到他,也只震惊于他的年轻。

    他们原本以为能做出这样作品的人,技艺如此精湛,少说也有二三十年的功底,怎么看上去年纪这么轻?

    “后生可畏啊……”

    陆子安正准备下台,忽然从后台冲出来一个满头大汗的男子,神情急切,一过来就抓住他的手,气喘吁吁地道:“你,你好,能不能请你跟我走一趟?”

    “嗯?你是谁?”陆子安皱了皱眉,随手将奖杯递给沈曼歌,就想抽出手。

    “我叫白梓航,是白家的人,冬阳白是我爷爷,能不能请你跟我走一趟?很快的。”白梓航松开手,稍微缓匀了气息就连忙自我介绍了一下。

    冬阳白?就是那个自称拥有冬阳木雕绝技的白家老爷子?

    白老爷子在行内是有点名气,但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你找我什么事?”这人莫不是有毛病?莫名其妙让他跟他走一趟,以为自己警察呢?动不动走一趟。

    白梓航抹了把汗:“抱歉,我太急了,是这样的,我爷爷刚才在台上看到你的茶盘后就心脏病发作了,现在在医院里,医生说得做心脏搭桥,但是他坚持要见你一面再做手术,我也是没办法了……”

    手术不做,坚持要见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

    陆子安沉吟着,旁边的沈曼歌轻声道:“是为了什么呢?你说你爷爷见到茶盘就心脏病发作,你不会是来敲诈的吧?”

    “不是不是,抱歉我没说清楚,不管出了什么事也跟你们没有关系的。”白梓航连连摆手:“现在我也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真的,麻烦你跟我去一趟吧,我爷爷性格很别扭,不达到目的他绝对不会同意做手术,我真的要疯了……”

    虽然觉得他这要求挺奇怪,但是到底是人命关天,白老爷子也业界老前辈,去看望一下倒也没什么。

    陆子安就在群里说了一声,他们刚出去,卓鹏的车就开过来了:“坐我的车去吧,快!”

    因为一辆车坐不下,所以瞿哚哚和邹凯被留了下来。

    “……”瞿哚哚生无可恋:“我真特么心疼我自己,竟然又被迫跟你站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