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35章 围堵

    邹凯斜睨着她:“哟,瞧瞧你这一脸嫌弃的样儿,怎么,看不上我啊,那你自己走啊,我看你在这等两小时能捞着辆车不!”

    他甩着车钥匙往车边走,走了几步没听到她跟上来,回头朝她一点头:“发什么傻啊,赶紧着!还吃不吃饭了你。”

    瞿哚哚也知道这时候根本打不着车,一咬牙也就跟了上去。

    陆子安他们到医院的时候,白老爷子术前准备已经完毕,他们一进去,所有人都望向他们。

    “你……你是……”白老爷子费力地伸着手。

    “是,爷爷,他叫陆子安,《江南》那个茶盘是他创作的。”白梓航连忙握住他的手,蹲在他跟前。

    白老爷子看着陆子安,艰难地道:“冬,冬阳木雕……谁教你的……”

    “没有人教我,我自学的。”陆子安神色平静:“老爷子,不管你想问什么,也得先做手术,这些事一时半会也说不清,你不如先做了手术再慢慢问不迟。”

    白梓航连连点头:“对对对,爷爷,您看,陆先生我已经请来了,有什么话您手术完了……”

    “是不是……镂空掏挖……工艺……是不是白家绝技……你告诉我,是不是!”白老爷子死死地盯着陆子安,浑身剧烈颤抖起来。

    陆子安微微皱眉沉吟片刻,才慎重地道:“说实话,我用的确实是镂空掏挖工艺,但是这好像并不是白家绝技吧?据我所知,知道这技艺的……”

    “果然是,果然是……”白老爷子老泪纵横,呼吸越来越急促,死死攥住白梓航手的骨节都已经泛白。

    “必须马上手术!”医生上前检查后严肃地道。

    没等他们做出反应,白老爷子身子一挺,晕了过去,医护人员一把拂开白梓航,当即进了手术室。

    白梓航手都有些颤抖,掏出手机划了好几次才打开,然后打了个电话给他爸,让白家人赶紧赶到长偃市这里来。

    他捂着脸蹲在地上数秒,才想起什么,猛然站起身来。

    陆子安他们在他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悄然离开了,来见老爷子一面只是出于善意,但他并不想参与白家的私事。

    他们刚走到楼下,就看到不知道具体位置的邹凯和瞿哚哚站在大厅里。

    “你们怎么也不打电话,赶紧走吧,吃饭去。”陆子安歉意地朝他们笑笑。

    “陆先生!陆先生!”却是白梓航追了上来。

    陆子安停下脚步回头,等着他过来。

    “对,对不起,真的,陆先生,能借一步说话吗?”白梓航虽然浑身大汗,却还是努力保持着镇定。

    陆子安想了想,也就跟他往旁边走了两步。

    “真的很抱歉,我知道我爷爷的事情给你带来了困扰,很抱歉。”白梓航给他鞠了一躬:“谢谢你能来,真的,非常感谢!”

    “没事。”陆子安温和地道:“老爷子正在手术,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白梓航迟疑了两秒,才正色道:“陆先生,虽然我不清楚你的技艺是怎么回事,但我相信你的技艺不是白家绝技,我爷爷只是太在意这件事情,所以才会失去判断的能力……”

    这件事情确实让陆子安心里有些不悦,不过他的态度这般诚恳,他觉得白梓航这人挺不错,微微一笑:“没关系,我相信老爷子没有恶意,只是关心则乱,等他手术过后想想应该就明白了。”

    见他并没生气后,白梓航吁了一口气,又给他鞠了一躬:“真的,谢谢,谢谢你的理解,陆先生,谢谢你能来,以后但凡有需要白家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冬阳白家,虽然这些年渐渐势微,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这个白家长孙的承诺还是挺有分量的。

    陆子安也没拒绝,只让他赶紧上去。

    他们从医院出来后,因为穿得太少,沈曼歌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陆子安皱了皱眉,将围巾取下来给她戴上,训斥道:“爱得俏,冻得叫,你现在年纪轻不觉得,等以后得了老风湿就知道后悔了。”

    一动不敢动的沈曼歌乖乖地任他戴好,老老实实点点头:“知道了。”

    陆子安盯着她看了两秒,不悦地道:“你是不是戴美瞳了?那东西……”

    “没有。”沈曼歌飞快地扫了他一眼,伸手将围巾解开系松一点:“你觉得我眼睛变大了,只是因为你系得太紧,你要是再系紧一点,我还能把舌头吐出来给你看。”

    “噗嗤。”瞿哚哚掩唇笑得花枝乱颤:“曼曼你好逗。”

    陆子安也不禁微笑起来,这小妮子,还挺幽默。

    一行人吃完饭,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刚回到自家楼下,陆子安刚按亮楼道的灯就被突然从角落里冒出来的人给围住了。

    对方来势汹汹,陆子安下意识握紧了沈曼歌的手,将她护在了身后。

    “陆先生,请问你对今天的比赛有什么感想?”

    “陆先生,听说你开了一间直播间是吗?都直播些什么?游戏吗?”

    “听说你把白大师气得心脏病发作,是真的吗?”

    “陆先生请问你的技艺真的是偷师自白家吗?今天的作品用的是否就是白家绝技?”

    “陆先生……”

    一群人吵吵嚷嚷,将陆子安和沈曼歌围得水泄不通。

    “让一下!”陆子安刚开始还能保持冷静,当看到沈曼歌被人推了一把后,也不再客气,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怒声道:“让开!”

    有个记者几乎将话筒戳到陆子安脸上:“你现在是在逃避吗?你把白大师害得心脏病发作就没一点内疚吗?”

    “请问你现在是在心虚吗?”

    “陆先生请正面回答我们的问题!”

    人潮汹涌,陆子安和沈曼歌仿佛是海上飘浮的两叶扁舟,一不小心就会被掀翻。

    陆子安死死地握紧沈曼歌的手,一点都不敢放松,这些人情绪这么激动,很容易发生踩踏事故。

    而且那些声音太过吵嚷,他甚至只能隐隐约约听到白大师、手术几个词,根本听不清他们具体在说些什么。

    “你们想做什么!”沈曼歌用力地反握住他,眉眼冷沉,目光锐利地盯着这些人:“你们想采访就跟我们预约!想要开记者会我们也会配合!这样堵在我们楼下是几个意思!我们是明星吗?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地址的?你们这是侵犯了我们的隐私!谁给你们的权力这样做!?你们这是犯法的!”

    一番话掷地有声,单薄的身躯,声音清亮,眉宇间竟隐现几分锐气,震得众记者一时竟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