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36章 惊艳绝伦【为小武哥哥哟堂主加更!】

第36章 惊艳绝伦【为小武哥哥哟堂主加更!】

    两人一路疾跑,进了房间立刻反锁房门,大声地喘息着。

    他缓了缓,担忧地看着沈曼歌:“你没事吧?”

    “没事,你把我护得严严实实,他们都没怎么碰着我。”沈曼弯着腰,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呼吸:“妈呀,你跑得真快,我简直是被你拖上来的。”

    陆子安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遍,确认她没事后才吁了口气:“那就好。”

    “你没事吧?”沈曼歌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我没事。”陆子安站直身体,眉眼冷凝:“你先休息,我看一下什么情况。”

    手机打开静音后,剧烈地响了起来,各种电话信息瞬间爆炸。

    陆子安直接开为飞行模式,然后翻信息。

    看了十来条,他大概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白老爷子在赛场心脏病发作的事情已经传开了,但是白老爷子见他的时候现场就那么几个人,这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

    他第一个想法是白梓航,但是想起白梓航这人当时的表现,还是觉得应该不是他干的。

    只是人言可畏,这件事情拖得越久对他越不利。

    也有记者过来敲他的门,陆子安冷静地道:“请尽快离开,否则我会报警。”

    记者们围了很久,到底还是慢慢散了。

    他用电脑登了扣扣和微信,瞬间收到了卓鹏发过来的N多条信息。

    【大师,我已经找了人在查这件事情。】

    【通稿已经压了下来。】

    【你们暂时别出门,最好也别开直播,守在直播间的人特别多。】

    【在没查明情况前最好别接受采访,我已经找了我爸公司的危机公关在做准备。】

    【……】

    如此这般发了很多条。

    陆子安独自沉思很久以后,才给他回了一条:【谢谢。】

    然后他打开了直播间。

    逃避,从来不会是他的选择。

    他遇到过很多事情,像爷爷不喜欢他喜欢陆皓,他会跟爷爷直言这是偏心,他会不高兴,得不到回应后他便会疏远爷爷。

    像两年前他家出事,他也是先与霍诗雅坦承事实,就算她选择分手他也绝无怨言。

    更何况现在这件事情他本来就没有错,他虚什么?他为什么要躲起来?

    他问心无愧!没有道理反而让他藏头露尾!

    他打开直播间后,直播间的人数瞬间飙升!

    弹幕刷得飞快,陆子安根本没看,一边调整镜头对准工作台,一边淡淡地道:“我的直播间,抱歉今天有事去了,所以到现在才开直播。”

    【大师有人陷害你吗?我们相信你!】

    然而这一条迅速被人刷下去了,很多都是记者的诘问。

    陆子安喝了口水,自顾自地道:“前两天一直练的是根雕,今天我决定试试浮雕。”

    浮雕!

    冬阳木雕正是以平面浮雕为主的雕刻艺术!弹幕刷得更快了。

    越来越多的人涌进直播间,陆子安却完全不受其影响,平静地道:“请稍等,我挑块合适的木料。”

    他挑了块A3大小、厚约两厘米的银杏木,轻轻搁在桌上。

    “银杏木,又称白果木,木材呈浅黄色,质地纹理轻软而细密。”陆子安将木料在镜头前展示几秒后放平:“这块颜色比较深,是因为经过了处理又放置得比较久,等会我雕刻过后颜色会显得比较浅,好的,解释完毕,老规矩,我关声音了。”

    他在桌前坐下,心里一片宁静。

    偶尔有人来敲门,他都专心致志,心神完全沉入了雕刻。

    深浮雕也叫高浮雕,指所雕刻的图案花纹高凸出底面的刻法。

    陆子安指尖缓缓从木料上划过,构思好图案后,他挑了柄平刀。

    高浮雕比较接近客观对象,与人们的视觉经验靠近,立体感和空间还原能力比较强。

    陆子安寥寥几刀,线条如流云浮掠,勾勒出三两枝摇曳生姿的桃枝。

    枝条上几朵桃花含羞带怯地掩在竹叶下,枝条在春风中悠悠点在了江南,荡漾出一圈圈的涟漪。

    此时此刻,守在直播间的不仅仅只有记者,还有一众比赛后没能找着陆子安的评委们。

    “这,这是高浮雕!”卓老爷子两眼放光,一把将笔记本捧过来放到了膝盖上,眼睛恨不能粘到屏幕上去:“但好像又揉合了薄浮雕的技巧,看,这枝条是以线为主的,这,这到底是……”

    这间屋子里基本人手一台笔记本,没带笔记本的都暂时借用了卓家的平板什么的,每个人的反应都跟他差不多。

    “这个陆子安……到底是什么来头?这刀功!你看看,他这一道涟漪,整个是从木料上划过的,这起起伏伏中运用了三种技艺!”

    “陆,陆家……莫非是……长偃市,陆云敬?”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

    “如果真是那个陆家的话,倒是能说得通了……”

    “别说话了!快看!他在雕河滩了!”

    陆子安的刀仿佛是粘在他的掌心,来来回回间线条流畅,软的花瓣、硬的竹枝,不仅通过线条的刻画,更通过严整的步骤,和多变刀法的穿插,逐渐呈现出三维的立体效果和纵深的远度。

    刀锋所到之处,山峦起伏、江河流转……

    竹叶,桃枝,春江,水暖。

    陆子安仅用桃花初放、江暖鸭嬉、芦芽短嫩等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早春江景的优美画境。

    那一首著名的题画诗呼之欲出。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萎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这等高超绝伦的技艺,绝不可能出自白家!

    如果白家能有这等绝技,怎么可能声势渐微,沦落到如今连一个接班人都没有的境地!

    不知是谁拍案而起:“白家欺人太甚!”

    “陆子安这般绝技竟能如此坦然在所有人眼前展露,这是何等胸襟,他们竟然还敢这般污蔑他,不觉得羞耻吗!?”

    “太过分了!”

    “……”

    一众人脸红脖子粗,一半是气的,一半是激动的:有幸亲眼见到这样的绝技,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难得的经历,回去好好琢磨,有很大的机会能让自己有所突破!

    这让他们如何能够不激动!

    陆子安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他以刀就笔,体势灵动,婉转自如,让观者忘了自己,忘了时间,忘了一切。

    正在他全副心神都投入在创作中,眼看一幅惊艳绝伦的浮雕作品即将完成的时候,众人忽然听到了一声巨大的响声。

    陆子安房间的窗户,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