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38章 尴尬

    这是错觉吧?她为什么要生气啊?

    “真的就一道小印子,明天就没了,用不着贴创口贴吧?那玩意贴了不方便做事……”陆子安还想负隅顽抗,跟着一路出去了。

    【……谁能告诉我现在什么情况?大师怎么不见了?】

    【小姐姐生气辣!给大师点蜡!】

    【搁我我也生气,大师技艺虽然高超,但情商简直是负数!】

    【情商为负+10086!】

    沈曼歌面无表情地给他清洗伤口,然后才贴上创口贴,竟然还是粉红色的Hello Kitty的创口贴。

    “……这个,是不是太……”陆子安下意识想去撕掉,这感觉好别扭啊!感觉手都不是自己的了!

    “不准撕!”沈曼歌盯着他:“你圣母……不,你圣父吧?玻璃碎了不能先弄下伤口?别人都打到你门上了,你还跟那给人解说怎么做,我真是不能理解你的脑回路!你就没点脾气的吗?”

    明明之前她犯了点小错他都凶巴巴的!窝里横吗!?

    陆子安挑挑眉:“圣,父?”

    “不然呢?”沈曼歌抱胸冷笑:“你说这事交给你来处理,那叫一个霸气,我以为你要干啥呢,结果竟然还是该干啥干啥,根本都没有处理啊,你还出不出门?这次是运气好只砸了玻璃,下次要砸你头上了呢?当场就交代了你信不信!”

    小妮子火气还挺大,陆子安有心想看看她的另一面,索性讨教道:“那依你的想法,该怎么做?”

    “当然是直接打回去啊!”沈曼歌理直气壮:“他们堵了我们的门,照我说就该泼他们一身冷水,冻死他们!看他们还堵不堵!敢砸我玻璃,我直接甩他们一脸渣渣!”

    “好,够霸气!”陆子安拍拍手,笑眯眯:“那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写报道?你信不信明天你就能上头条?顺便去局子里喝喝茶?”

    “那,那就偷偷地泼!”沈曼歌有些气弱了。

    “傻不傻。”陆子安在她头顶揉了一把:“我又不蠢,别人要真打到门上了我能不还手?我这不是在示弱,这是以退为进。正面去辩解,别人总能找到缺口进行反驳,但是我什么都不说,自然会有人替我来说,借刀杀人而已,他们能用,我们为什么不用?”

    是这样吗……

    沈曼歌将事情脉络仔细捋了捋,非常诚恳地道:“我错了,子安哥,你才是真正的腹黑。”

    她顶多是有点小聪明,陆子安这种才叫杀人于无形,果然阅历还是比智商重要。

    陆子安失笑,拍拍她的肩:“行了,今天闹腾一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这事明天就解决了。”

    他回到桌前坐下,刚一伸手,直播间瞬间炸屏了。

    【哈哈哈哈哈,我看到了什么!】

    【好萌的Hello Kitty,大师你媳妇儿肯定特别可爱!】

    【瞎了瞎了,大师你气管炎啊?】

    【如果大师是络腮胡大叔,你们还觉得萌吗?】

    【嘤嘤嘤,我也好想要一个大师这样的男盆友,温柔体贴还任搓揉!】

    【大师这创口贴不错呀,在哪儿买的呀?】

    陆子安按按额角,装作没看到这些:“抱歉,刚才是个突发事件,暂时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明天就先不直播了,我得把窗户装上先。”

    寒风呜呜地吹,听着都觉得冷。

    【没事没事,大师你先修窗户吧!】

    【注意身体呀,可别感冒了,这天气感冒了特别难好!】

    “好的,谢谢大家,那今天的直播就先到这,咱们下次再见。”

    陆子安退出了直播间。

    卓老爷子沉吟片刻,才慎重地道:“今天这件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既然背后那人是冲着陆子安来的,就应该还有后手,难说不会安排人采访你们,该怎么说你们心里应该都有数吧?”

    “懂的懂的,卓大师您放心,陆子安这种好苗子我们绝对不会让人害了的!”

    “对,其技艺之绝妙,甚是难得,无论如何我们也会保护好他!”

    众人纷纷表了一番决心,才陆续离开了。

    卓鹏走了过来:“爷爷……”

    “你看清楚陆子安用的木料没?”卓老爷子微微眯起眼睛。

    “看到了……那木料是瞿家送去的,虽然处理得还可以,但是只能说是中等偏上。”卓鹏在他爷爷面前也收敛了很多,没有跟邹凯在一起时的逗逼。

    卓老爷子捋了一下胡须,沉吟道:“以他的技艺之高绝,那样的木料简直是暴殄天物,你说……如果给他换一批木料的话,用什么理由比较合适?”

    “这个……”卓鹏仔细想了想,觉得是个难题:“陆子安看着虽然挺好说话,但相信爷爷你也看出来了,他其实挺有想法的,否则他也不会在这当口开直播还一句话不说就挑得风向完全变了……直接说的话他一定会拒绝……”

    卓老爷子赞许地点点头,神色间对陆子安很是欣赏:“对,所以我才更加觉得他应该拥有更好的材料,这事交给你了,你给他换一换,那木料做成精品太浪费了!”

    “……”卓鹏眼睁睁看着他爷爷满意地离去,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不都说了这事难办?还轻飘飘地一句话就把难题甩给他。

    实力坑孙啊!你真是我大爷!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其实已经超出了某些人的掌控,连远在宁霞县的陆建伟都听到了风声。

    他们打不通陆子安的手机,便打给了沈曼歌。

    陆子安才洗完澡出来,全身上下就围了条浴巾,准备出来再穿衣服。

    刚好沈曼歌拿着电话进来了:“子安哥,陆叔叔的电话,他挺急的……”

    视线相对,两人都怔住了。

    空气有几秒钟的凝滞,连陆子安都不知道说啥才能化解这种尴尬……

    沈曼歌脸猛地涨红了,把手机往他身上一扔就跑了,心里暗骂:这么冷的天,他怎么都不穿衣服!

    “……”陆子安表示自己很无辜,这房子有暖气,温度高得很,他一般洗完澡都是出来穿衣服的……

    看着她跑出去,他都不好意思叫住她。

    尴尬……

    点了个免提,他一边穿衣服一边道:“爸,什么事啊?”

    “听说你被人拿砖头砸了?砸哪了?你去医院没?”陆建伟都吓得不轻:“我马上叫车来市里……”

    “子安呐,子安!”陆妈妈一把抢过去,带着哭腔道:“你这孩子,那么多人呢,你去出啥风头啊,听说砸头上了?流了可多血?没伤到脑子吧?”

    陆子安听得一脸懵逼,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