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39章 道歉方式很特别【为史铁翼舵主加更!】

第39章 道歉方式很特别【为史铁翼舵主加更!】

    陆子安听得一脸懵逼,啥?

    一番解释过后,他才知道这种传来传去的话中间出了多少误会。

    他哭笑不得地道:“真没有,就手背上划了一道小口子,贴了个创口贴就完事了……对,真不用来,现在楼下还有记者守着呢……没事没事,嗯,好的好的,我会小心的。”

    好不容易把老两口安抚好了,他挂了电话,琢磨着,这事谁捅到他爸妈那儿去的?

    没等他想明白,又有人来敲门了。

    还有人来作死呐?

    陆子安挑挑眉,径直过去,旁边忽然蹿出一个人,差点把他撞了个趔趄。

    他定睛一看,竟然是沈曼歌,她左手拿着拖把右手拿着扫帚,豪气万丈:“你开!我来打!”

    这造型……真是一言难尽。

    陆子安哭笑不得,伸手拂开她:“把东西放掉,这次敲门这么礼貌,不会是来挑衅的。”

    是吗?沈曼歌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再信他一回。

    结果门一打开,竟然真的是几个记者,不过不同的是,他们没有带摄影师,也没有带话筒。

    看到他以后,他们纷纷自报身份。

    嗯,都是几家影响力比较大的报社,而且目的也非常统一,都是来约访谈的。

    态度非常诚恳,条件也非常优渥,时间也任他挑。

    陆子安思索片刻还是拒绝了,他对这个并不感兴趣。

    记者们觉得非常遗憾,但是也没有强求,温和地与他道了别便离开了。

    他们的意思非常明显:这一次来就是来讲和的,他们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歉意,不管能不能合作,至少希望陆子安能够不怨恨。

    送走了他们,陆子安刚想回去,又被人叫住了。

    却是匆匆赶来的白梓航带了一群人过来,一见面,白梓航直接就鞠了一躬:“对不起,真的非常抱歉……”

    “先进来吧。”记者刚走,万一杀个回马枪就不好了。

    除了白梓航和一名老者在沙发上坐下了,其他人全都站着,叫他们坐都不坐。

    白梓航给陆子安介绍:“这是我叔爷爷。”

    “你好。”陆子安点点头。

    叔爷爷已经八十多了,长相比较严肃,法令纹很深,不怒自威:“陆先生,真的对不起!”

    他站起来就鞠躬,陆子安连忙起身扶起他:“老人家你赶紧坐下……”

    “白树航!还不给我滚过来!”叔爷爷顺着他的手站直身体,沉声怒喝。

    缩在后面的一个男孩子被人直接踹了出来,真是踹,力道也不小,整个人直接被踹摔在地撞在茶几边上,那动静听着都挺疼。

    然而没一个人问他痛不痛,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嫌弃。

    “对,对,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你的窗户是我砸的,我赔,我全赔……”白树航大概才十五六岁的样子,染着一头黄毛,吓得浑身直哆嗦。

    陆子安听出点意思来了:“我窗户,你砸的?”

    “是,就是这个不肖子孙,陆先生真是对不住,您对我们白家有大恩,我们却恩将仇报!”叔爷爷中气十足,一脚踩在白树航撑在地面的右手上:“您伤的是左手还是右手?我赔您一只!”

    “……”陆子安有点懵。

    白树航吓得眼圈都红了,却还是咬着牙不肯哭出声,只是浑身抖得更厉害了。

    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的沈曼歌冷不丁说了句:“右手。”

    陆子安瞥了她一眼,她一脸无辜地眨眨眼睛,意思很明显:她觉得白家人在演戏,辣么大一创口贴,看不见呐?

    “好!”白家叔爷爷一抬手,白梓航刷地拉开衣服,递过一把刀。

    卧槽,来真格的啊!

    眼看叔爷爷废话都不说一句,直接一刀砍下去,陆子安连忙拦住。

    “陆先生你别拦着,他行事如此不周全,留着这手也没用!”叔爷爷虽然牛迈,力气却不小。

    地上的白树航真的吓哭了,平时他整个一公子哥儿,家里管教得严,他染发什么的都是偷偷在外头染,回家的时候就染回去,这回突然听到爷爷被人气得心脏病发作,脾气一上来他顺着水管爬上来一砖头就把他窗户给砸了。

    以前他再怎么皮,顶多被训一顿,撑死也就抽一顿,怎么也没想到这次这么严重,在家里打得半死,身上全是淤青,要就这样也就算了,结果来这竟然还说要把他赶出白家!

    他抓上去抱着陆子安的腿号啕大哭:“陆大哥!陆大叔!陆大爷!求你了,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了……”

    他已经被吓得要死,却也不敢提要求,只是哭着恳求。

    “你求陆先生做什么!这是我的意思!陆先生你让开,我动作很快的,一刀就了结了!”

    陆子安哭笑不得:“老爷子,我真没事,就手上一道小口子,你这一刀砍下去,会毁了他一辈子的,而且我要他的手干嘛啊?这又不是古代,咱不兴这套,啊!”

    叔爷爷却并没有因为他拦着而故意要去砍,略一沉吟,竟真的收了刀,把刀往旁边一扔,理理袖子:“陆先生说的有道理,砍他一只手反而坏了先生名声,这样,我会将白树航逐出白家,户口也迁出去,明日梓航再重新上门道歉,请求你的原谅!”

    老人家雷厉风行,根本没给陆子安拒绝的时间,带着人风风火火地来,又带着人风风火火地走了。

    “……”

    客厅马上又只剩下陆子安与沈曼歌大眼瞪小眼,半晌,两个人都无奈地笑了。

    白家人真的……咋都这么死脑筋,古板成这样的真是没见过!

    最后陆子安辗转了好几个人才弄到白梓航的号码,好说歹说才说服他把白树航留在白家。

    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给个教训就行了,真要赶尽杀绝他也做不出来。

    白家的态度他也看明白了,这事应该不是他们捣鼓的,白家人都挺死板的,想不出这种阴招。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白家人道歉的方式会这么……特别。

    第二天一大早,白梓航送来道歉的礼品中,一盒子藏书简直闪瞎了陆子安的眼睛。

    “《浮雕三技》、《清漆技巧》?”陆子安连着看了两本书的书名,知道这是白家绝技的精髓所在,连忙将盒子一推:“这个我不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