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40章 白家绝技【元旦快乐!】

第40章 白家绝技【元旦快乐!】

    白梓航认真地看着他,正色道:“陆先生,请您一定收下,这是我爷爷的意思。”

    “老爷子醒了?”陆子安思索片刻,尽量委婉一点:“说实话,我用不上这个,给我也是浪费了。”

    “是呀,今天凌晨醒的,已经脱离危险了。”白梓航定定地看着他,眼睛充满了内疚、充满了真诚:“我知道以陆先生的技艺之高超,是无需白家绝技的,但是我们也确实是拿不出更好的礼物了,我们做不到雪中送炭,所以只能锦上添花。”

    他顿了顿,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这是我们全家的决定,以我爷爷的性格,如果您不肯收下的话,树航是真的不可能留在白家了……”

    这是道歉,也是补偿,白家已经势微,这已经是他们能够给予的最好的礼物了。

    陆子安沉吟片刻,也确实想不出理由拒绝,便只得点头接受了。

    白梓航高高兴兴地离开了,陆子安叹了口气,随手拿起几本翻了翻。

    果然不愧是冬阳木雕世家,毕竟家蕴底厚,木雕技艺从微到精非常全面。

    沈曼歌给他倒了杯茶,递到他手里后斜坐在沙发扶手上,轻声道:“子安哥,我觉得你不该收下这些书,这明显就是烫手山芋啊!”

    “我知道它烫手。”陆子安喝了口茶水,眼睛一亮:“嗯?蜂蜜柚子茶?”

    “对呀,我自己做的。”沈曼歌笑眯眯地喝了一口,酸甜适口非常舒服:“怎么样,好喝吧?”

    “很好喝,比我在外头买的味道都好。”陆子安喝了一大口,口齿留香:“你有这技术,夏天的时候都可以开家奶茶店了。”

    沈曼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神幽深,冷笑道:“算了,开不了几天的。”

    陆子安听出她话音不对,疑惑地看着她。

    “没事。”沈曼歌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看着,淡淡道:“不过是我之前没钱,跑去给人打工,段家总能给我搅和了,毕竟我没成年,所以最后都不了了之,很多地方连工资都没给我结,后来我也就不去做了。”

    不然她再怎么也不至于混得那么惨,只能在网吧里给人打扫卫生洗洗碗。

    这个段家……

    陆子安垂眸浅浅喝了一口:“你放心,段家给你吃过的亏,我都会给你找回来。”

    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沈曼歌定定看了他好几秒才微微一笑:“好,我等着。”

    陆子安反正没事做,刚好有人来修窗户了,他也做不了木雕,索性就窝在沙发里看那些书。

    一上午的时间,他把那些书基本都翻了个遍,连工人要走了都没动弹。

    “怎么感觉你挺不高兴的?”吃饭的时候,沈曼歌奇怪地看着他。

    陆子安回过神,倒也没打算瞒着她:“白家的藏书有问题。”

    “嗯?”

    “缺张少页。”刚好有一本在旁边,陆子安随手拿起来翻到某一页:“你看这,它这上面写的是高浮雕工艺,虽然高浮雕比较偏写实,但是也会需要融合薄浮雕的基础技巧,可是这上面完全没有,这里少了一页,然后就到了厚浮雕的打磨技巧……”

    沈曼歌仔细地看了看,皱眉道:“你不说的话,我看不出来,因为它文字上还是衔接得起来的。”

    “对,问题就在这里!”陆子安手指在桌面轻轻一敲:“每本都有这样的问题,基本都是最精要的地方,缺一张,但是挑的位置非常有意思,就算是缺了,文字段落上还是能够衔接得上来……”

    他觉得,他好像发现了白家越来越败落的真正原因。

    白家这一代没有接班人,并不是缺人,以白家家风来看,他们最不缺的就是合适的接班人。

    他们缺的,是技艺。

    白家绝技是真的绝了,被人为地截断在了白梓航这一代……

    不,或许更早,如果白老爷子知道的话,他应该能够带一两个徒弟出来,可是他没有,那就是说明他可能也不知道……

    “赶紧吃饭。”陆子安匆匆扒了几口饭就起了身:“等会我们去趟医院。”

    见他进了房间,沈曼歌连声叫他:“你记得打个电话给白梓航呀,我之前好像听有人说他们准备回老家!”

    “知道了!”

    陆子安给白梓航打了个电话,让他们都在医院等他,白梓航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答应下来,然后就退了票,没有丝毫犹豫。

    挂了电话后,陆子安在桌前坐下,随手拿过一块木料,挥刀动手。

    冬阳木雕艺术性强,它以浮雕技艺为主,设计上采取散点透视、鸟瞰式透视等构图,布局丰满,散而不松,多而不乱,层次分明,主题突出,故事情节性强,因而深受收藏家喜爱。

    而白家的绝技在于镂空雕、浮雕、阴镂空雕等多种手法的揉合,尤其以镂空为最。

    冬阳木雕一般采用柔性造型的方式,即运用感性、动态的线和面,尽量避免出现静止、刚性的直线和几何平面,以弧线、曲线及由它们产生的抛面、曲面所构成的造型,具有一种节奏和韵律的美。

    而白家藏书缺的那些页面,恰恰是这些细节处理的精要。

    缺了这些,白家人就算是基础打得再好,也只能做出普通的木雕,熟练有余而灵气不足。

    除非白家能出一个聪明绝顶、能在接受前人知识的情况下依然专注于突破的人。

    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显然这个人没有出现。

    陆子安深吸一口气,刀尖如浮光在木料上划过。

    这块木料是一块鸡翅木,木料比较普通,纹路不够流畅,但是用来做示范还是足够了。

    他将这木料切成了正五边形体,每个面用的雕刻技艺都不一样。

    刀子深入浅出,分别采用镂空雕、浮雕、浅浮雕、圆雕、阴镂空雕等多种手法,雕刻的都只是一条锦鲤。

    每条锦鲤都活灵活现,腾挪扭转姿势各不相同,唯一的共同点是,它们都没有眼睛。

    当最后一个面雕刻完毕,陆子安长吁一口气,也没有打磨,直接将它装进了袋子里:“走吧。”

    沈曼歌已经准备妥当,见他兴冲冲就往门外走,连忙一把拉住他:“你穿上羽绒服啊,屋子里暖和但外面很冷的!今天才一度!”

    “啊,我忘了。”陆子安拍拍头,把袋子递给她:“对了,我还要带把刻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