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41章 哚哚的毒鸡汤

第41章 哚哚的毒鸡汤

    他们到医院的时候,白家人全都在病房外等着。

    白梓航跟在叔爷爷身后,神色凝肃。

    医生护士检查后出来,跟白梓航道:“病人情况还算稳定,确定要转院回江临市吗?”

    白梓航眼圈有些红,但还是咬着牙道:“是。”

    “那你跟我来一下……”医生边说边往前走,叔爷爷连忙一把拦住白梓航:“我跟他们去,你进去陪陆先生!”

    白梓航强抑着痛苦朝陆子安微微一笑:“陆先生,这边请。”

    他们三人走了进去,后面有个男子也想跟进去,被人直接扯了出来。

    白老爷子身上插着好几条管子,神情委靡,显然白梓航说谎了,他的情形并不好,这一趟回江临,恐怕就是准备后事了。

    看到他们进来,白老爷子微微睁大眼睛,神情激动。

    “白老爷子,你好,我是陆子安。”陆子安拎了张椅子在他床边坐下,微笑着道:“您送我的礼物我收到了,我很喜欢,所以我也想送您一份礼物。”

    白老爷子指尖有些颤抖,看到他从袋子里拿出那个正五边形体以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猛地看向了白梓航。

    “爷爷……”白梓航倾身过去,握住他的手。

    “出……出……出去……”白老爷子用力地将他往外推,非常坚定。

    陆子安安抚地拍拍他的手:“没关系的,老爷子,这本就是你们白家技艺……”

    “不不行……出,出去……”白老爷子极度固执。

    “好好,我出去,爷爷你别激动。”白梓航听明白了大概的意思,连忙起身:“陆先生,麻烦您了。”

    “没事。”陆子安无奈地笑笑。

    白老爷子脸涨得通红,好像病情都减轻了很多,期待地看着陆子安。

    “您看着啊。”陆子安也没卖关子,直接拿起刻刀就展示起来。

    他的动作放得非常慢,一步步地点画出锦鲤的眼睛。

    每一笔,都是一张白家绝技缺失的页面。

    白老爷子目光痴痴地看着在他指间飞舞的刻刀,仿佛整个人都已经痴了。

    最后一刀收尾,陆子安轻吁一口气:“白老爷子,你们白家的技艺仍在,只是缺失的页面你们没能看出来……”

    白老爷子忽然用力地握住他的手腕,瘦如鸡爪的手上插了输液管,更加显得他格外苍老。

    “我的意思是,我将这项技艺教给白梓航,您也就不用这么……”

    陆子安说到一半,却被白老爷子更用力地握紧给打断了。

    “不,不教……”白老爷子老泪纵横,淌在他枯瘦的脸上:“这,这是报应,白家,欠他的……”

    “什么?”陆子安不能明白。

    白老爷子却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定定地看着他:“陆,陆先生,请您一定要将这技艺传扬下去,不要让……它真的……变成绝技……”

    “好。”陆子安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原以为白老爷子会希望白家继续传承这些绝技的……

    白老爷子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面上却带了满足的微笑:“谢谢,谢谢,陆先生,您必能成为大师……您,是我们白家的恩人……我,我死而无憾了……”

    他甚至都能撑着陆子安的手慢慢坐起来一些,脸泛红光,整个人仿佛瞬间就恢复了健康。

    陆子安心里涌起一丝不详的预感,却无能为力,只能听从他的话将白家人叫进来。

    一看到白老爷子的状态,白梓航僵了一下,眼睛瞬间就湿润了。

    回光返照。

    “梓航呐,你送送陆先生,啊,我没事,我觉着我挺好的……”白老爷子一口气说下来,精神已经好了大半。

    离开的时候,两人都没有说话,心里都有些淡淡的伤感。

    原本陆子安想把那个正五边形体留给白老爷子的,但是他到底还是没肯。

    冬阳白,这是一个可悲又可敬的老人,他留给他们最多的记忆,竟然是他的固执。

    两人刚到家,就看到瞿哚哚冻得瑟瑟发抖的在他们门外等着。

    “哚哚?快,快进来。”沈曼歌说着打开门,给瞿哚哚倒了杯热水:“快喝点暖暖身。”

    陆子安垂眸走进去,直接进了房间。

    “呃……”浑身逐渐暖和过来的瞿哚哚朝房里使了个眼色:“曼曼,陆大师这是咋了?”

    “他心情不大好。”沈曼歌在她对面坐下,自己也喝了口水:“你来找子安哥吗?怎么不打电话?自个在外头冻着不冷啊?”

    瞿哚哚连忙摇头:“不是,我找你,结果你电话没打通。”

    怎么可能不冷啊,她都快冻出神经病了!

    “找我?”沈曼歌停住动作,疑惑地看着她:“什么事呀?”

    “唔,是这样。”瞿哚哚压低声音道:“是那个卓鹏,找我爸说,想给陆大师换批好木料,但我爸吧,他不想骗陆大师,所以让我来探探风来着,看怎么办好一点……”

    沈曼歌摩挲着杯壁,思索片刻后道:“这个事情的话,我觉得你爸爸说的对,不能骗子安哥,他这人……你有话不如直说,如果他察觉了的话,反而会有反作用。”

    什么善意的谎言什么的,她是一个字都不信的,陆子安恐怕更加不喜欢。

    瞿哚哚想了想,还是有些不大理解:“为什么呢?”

    “这样,我换个说法啊。”沈曼歌耐心地给她解释道:“如果有个人突然给了你一大笔钱,你会怎么想?”

    瞿哚哚眼睛一亮:“哎呀,那不高兴死我!”

    “……”这天没法聊了。

    “哈哈,逗你的。”瞿哚哚摆摆手:“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那我先回去了,我爸还等着呢!”

    说着她就起了身,因为她有正事,沈曼歌也没留她。

    瞿哚哚出了门以后觉得沈曼歌那话挺有道理的,觉得该记下来,摸出手机发朋友圈:【不要相信天上会掉馅饼,突然有人对你特别好也要想想对方是否有所求,都是成年人不要太天真。】

    她自觉这是个毒鸡汤,美滋滋地等着别人给她点赞夸她是个内外兼修的美少女。

    结果一个名叫“我就不奏凯”的混蛋竟然给她评论:别人对你好也不一定是有所求。

    这什么时候加的?死人妖冤魂不散啊!她板着脸正准备把他拉黑,突然又有人评论了。

    她满怀期待地点开,结果大概是有了不好的开头,第二个评论的人更混了。

    【别人对你好都是想跟你上丨床,我不一样,我沙发也行,阳台也行。】

    这车翻的措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