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42章 印章【为元旦加更】

第42章 印章【为元旦加更】

    瞿哚哚站在寒风中,气得浑身直哆嗦,删掉这条微信的同时也拉黑了这俩智障。

    她默默想了想,她好像还没到本命年啊,怎么就这么背呢?

    沈曼歌也看到了她这条微信,正准备给她点赞就发现她已经删了,不禁一头雾水。

    正好陆子安出来了,她连忙收了手机道:“子安哥,你……哎?”

    陆子安将散在沙发上和桌子上的所有白家藏书全收了起来,厚厚一撂叠好放到箱子里。

    这个过程,他没有回应她的话,仿佛是一个木头人一样。

    沈曼歌察觉出他状态不对,也没打扰他,只默默帮着递过书本。

    重新阖上箱子,陆子安指尖在箱子上轻轻叩了叩。

    “曼歌。”他张口,声音沙哑得不像话:“你帮我去买一套文房四宝过来,纸要复古的,竖列,墨要浓,要毛笔。”

    虽然觉得他要求有点奇怪,但沈曼歌还是点点头:“好。”

    “尽量快一点。”

    沈曼歌没有耽搁,立刻出门,隐约感觉陆子安好像精神有点不太对,却也来不及多想,直接打车去了新华书店。

    离开的时候,她好像遥遥听到了陆子安的一声叹息:“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屋子里的陆子安指尖从厚重的红木箱子上缓缓划过。

    白老爷子的选择和胸襟,让他敬重的同时,也为他惋惜。

    一旦他真的将这些技艺传扬开来,白家在行内的地位将不复存在,白家后人将会遭受多少灾难?知晓如今这些事情的人恐怕会恨死白老爷子。

    他这是为了传扬技艺,甘愿留下一世骂名啊……

    这样一个可亲可敬的老人,陆子安不忍心他受到那种对待。

    “对了,还需要一枚印章……”陆子安自言自语地起了身,打开系统页面。

    现在他的点数是198,但是他的功勋值已经飞涨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了:100086。

    十几万……

    陆子安打开兑换页面,直接换了一块最极品的香樟木老料,才花费了仅仅三万功勋值。

    之所以不换更名贵的木料,是因为冬阳木雕原材料的种类主要以香樟木、松木、山白杨为主,既然他要做的事情和冬阳木雕有关,自然还是选择与其相关的木料最好。

    老料木性已稳定,不易开裂变形,用来雕刻印章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虽然以他如今的技艺来说,雕刻一枚小小的印章不在话下,但陆子安依然非常投入。

    说起来,这还真是他的第一枚印章。

    刻刀将木料切割成两块,长的是印章,短而扁的是印墨盒。

    陆子安提起刻刀,用切刀刀法慢慢在木料表面雕琢。

    陆子安印。

    其实做一枚印章很简单,刻出轮廓线后,去掉多余的部分,短程碎刀连续切割就好。

    一步一个脚印,犹如书法中的涩笔,能表现出遒劲凝炼、厚实稳健的气象。

    然后细刻、深刻,用纯正的冬阳木雕技艺雕制,每一面都是非常复杂而华丽的古典花纹。

    一枚小小的印章,共用了白家十多种绝技,尤其是名字上面的纹路更是全部精雕细琢而成。

    当他用细砂纸细细打磨过后,轻轻将浮屑吹掉,一枚手感光滑,亮度柔和,做工精细的印章便已完成。

    此印独一无二,不可复制。

    当他把印墨盒也雕刻完毕的时候,沈曼歌刚好到家。

    他铺好纸,眉眼凝肃:“曼歌你先出去吧,吃饭也不用叫我,我做完了就会出来的。”

    “好。”沈曼歌给他添了杯温水在保温杯里后就出去了,体贴地给他带上了门。

    陆子安不知道的是,在他忙这些事情的时候,直播间已经炸了。

    【听说主播你的技艺是偷师自白家?白老爷子气得心脏病发作已经不行了?】、

    【楼上的有毛病吧?凭大师的技艺还需要偷师?】

    【网上已经曝出他前两年的作品,差距大得离谱!】

    【如果不是偷学了白家绝技,他怎么可能进步这么大这么突然?】

    【对啊,给解释啊,你们的主播呢?怎么缩起来不敢见人了?】

    这时候的瞿哚哚发挥出了她超于常人的怼人绝技,绝对不带脏字儿,却总能噎得人说不出话。

    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有人身攻击的她就直接封号踢出去,忙得不可开交。

    被人骂是权限狗,她理直气壮:【对啊,我就是有权限,我就是牛B,你不服你咬我啊!】

    卓老爷子也来火了,利用关系压下了不少稿子,但是各论坛却几乎都被刷屏了,人力根本不足。

    这时候微博突然出现了一个大V,名字非常奇怪,叫什么“我就不奏凯”,直接挺身而出声援陆子安。

    他是一个不务正业的游戏大拿,平时的画风非常奇怪,最常干的事是怼黑粉,但是偏偏偶尔发出的视频却都是精品,尤其是长着一张娃娃脸,看上去一点攻击力都没有,反差非常大。

    但就是这样的他,偏偏吸引了近百万的粉丝,大部分都是女生,其中不乏NC粉。

    用她们的话来说就是:凯凯说什么都是对的!

    而且她们觉得博主并不是人格分裂,反而特别具有反差萌!

    反正他干过的事没几件正常的,所以他突然声援一个莫名其妙不知道哪出来的陆大师的时候,她们一点都不奇怪,依然坚定地站在了博主这边。

    于是各论坛再次被刷屏,不过这次刷的都是些正面的,将记者们采访木艺比赛评委们的视频截图发了出来,直接打脸。

    但是很快,这些贴子就被扒出来都是“我就不奏凯”博主的粉丝水的,除了这些截图没一点实质内容。

    微博迅速出现了另一名大V博主,发表了一篇长博文:《长偃市大师后人竟靠偷师他人出名,不知大师作何感想》。

    文里列出了种种实捶,图文并茂,从陆子安两年前默默无闻到现在拿双奖慢慢剥析,时间线卡得非常严谨。

    【“陆大师”的洗地党快来啊,不是求捶吗?】

    【求捶得捶,他们还有脸来吗?】

    【那什么就不奏凯的,我看你还是直接滚蛋吧!】

    【剽窃,不叫偷,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偷呢?】

    【楼上的我要给你买橘子,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我去去就回。】

    诸如此类,把邹凯喷了个狗血淋头。

    正在房间准备写作业的沈曼歌听到陆子安的手机一直响,忍不住起身去看看,才发现陆子安手机搁在了客厅。

    她想了想,拿起来看了看,只扫了一眼,就皱起了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