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43章 一捶定音

    陆子安的手机被各种短信轰炸了,沈曼歌挑了几条重要的看了看,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家人正忙着带白老爷子回江临市,恐怕根本就没人上网,这些消息他们恐怕还不知道。

    她沉吟片刻,决定先将这件事情和白梓航说一声。

    因为陆子安的手机一时震动根本没法用,所以她是用自己的手机发的。

    编辑好短信发出去后,很快就收到了白梓航的回复:【收到,谢谢,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

    然后网上很快出现了一篇长文,自称为白家后人的作者直接自曝了一个惊天消息:白家绝技已经失传。

    文章有条有理,非常客观地坦承了白家的过失,向所有人道歉,并直言自己就是冬阳白的孙辈,只学了些皮毛,真正的绝技并没有传承下来。

    措词非常简洁,全文没有华丽的词藻也没有用什么特殊的句式,只是平铺直述说出事实。

    【我知道这会让大家感到失望和愤怒,但是令我们非常欣喜的是,这些绝技又重现了……】

    文中笔锋一转,直接写明陆子安的技艺之精绝,绝不是传承自白家,却偏偏与白家的绝技有同曲异工之妙。

    【陆大师才华横溢,实乃当今木艺界少有的奇人,最让我们感激的是,他胸襟宽广,让我爷爷在人生尽头见到了已经失传的技艺,此恩无以为报,只能以这篇文章作为答谢……】

    【白家所有人都将敬陆大师为尊,他使白家免于遗臭万年,我们对他充满了感激,所以请大家不要妄加猜测,更不要误会陆大师,他的品行之高洁非我们所能企及。】

    后面对陆子安的技艺进行了次浅显的分析,再次阐述了陆子安技艺绝不是出自白家的结论。

    此文一出,网上哗然。

    “我就不奏凯”的粉丝们直接刷曝了之前那个大V的评论,一个个拿着截图和文章链接打脸。

    【来来来,之前谁说求实锤的,爸爸满足你!】

    【这出反转戏真他妈精彩,老子都看蒙了。】

    【木艺界也有这种八卦,服了服了。】

    【博主别怂啊,继续干啊!赶紧再出博文打脸!】

    【所以说在事情落下帷幕前别轻易下结论,反转又反转看的我一脸蒙逼。】

    【楼上的,辣个成语是动词哟哟哟。】

    【这车开的我措不及防。】

    吵吵嚷嚷的,逼得博主直接关闭了评论,其心虚的态度不言而喻。

    于是“我就不奏凯”的博主再次发出博文,要求之前污蔑陆大师的人出来道歉赔偿,并且会给他们送律师函。

    可能是他逼得太狠,这名大V还真的又重发了一篇博文,要求解释陆子安技艺突然大涨。

    【对啊,不是因为白家的话,他是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厉害的?】

    眼看又要掀起新的一轮舆论风暴,这时候,卓家突然站了出来,卓老爷子亲自现身说明。

    陆子安是长偃市陆云敬的孙子,雕刻方面非常有天分,又从小耳濡目染,六岁就会削木头人,只是一心想考大学所以并没往这条道上走。

    后来陆大师辞世,陆建伟出事,陆子安才下定决心传承木艺。

    他一直都在进步,他的成功不是偶然,而是有着一步步扎实的功底,厚积薄发,两年后才展现出风采。

    他甚至展示了陆子安的木雕,一步步从粗陋到精美,虽然变化很大,但是其对线条独有的处理方式还是能看得出来这是出自同一人手笔。

    然后木艺界多位老前辈也现身说法,证实了陆子安这种情况存在的可能性。

    一捶定音。

    所有黑陆子安的人再无踪影,这出闹剧只是让更多的人对木艺有了更深切的认知。

    当下浮躁的环境下,真的是有人是认认真真、沉下去做着一些事情的。

    就算你做不到,也请不要轻易去质疑。

    有很多人甚至默默去找了度娘,在了解中对传统工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傍晚的时候,江临市所有媒体都发布了一代木艺宗师冬阳白的讣告。

    沈曼歌正在看电视,看到消息连忙切到江临台,看着那则消息怔怔发呆。

    “果然还是迟了。”身后有道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

    她猛然回过头:“子安哥?你做完了?”

    “嗯。”陆子安掩唇咳嗽一声:“可惜来不及了。”

    沈曼歌怔怔地看着他,陆子安的手指被墨水染黑了,面色苍白,神情疲惫,他为什么会这样她都清楚。

    她鼻尖一酸,轻声安慰道:“没事,白大师已经没有遗憾了。”

    “是啊。”陆子安叹息一声,随手拿起一块帕子慢慢擦着手指:“对了,我手机呢?”

    “呃,子安哥,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情……”沈曼歌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才犹豫地道:“就是这样子,你准备怎么办?”

    陆子安微微皱眉沉吟片刻,缓缓笑了:“福之祸所倚,祸之福所依。”

    “没明白。”

    “哈,没事,不过不是坏事,有饭吗,我饿了。”陆子安没想说太具体。

    沈曼歌这才想起来他还没吃饭,连忙起身:“有的,我还给你煲了汤……”

    陆子安指尖在沙发扶手上轻轻点了点,心里倒是轻松不少。

    他有想过会有人发觉他的异常,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解决的方式和角度会这么新奇。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有众前辈作保,以后就没人会再跑来质疑他突飞长进的原因。

    毕竟系统的存在,他是怎么也不可能告诉任何人的!

    因为饿得狠了,所以沈曼歌先让他喝了点汤垫垫底,陆子安正在吃饭,忽然有人找上门来了。

    沈曼歌跑去开门,不一会神情奇妙地回来了:“子安哥,他们说自己是什么长偃市手工艺协会的,还有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的……想要见你……”

    刚好吃得差不多了,陆子安想了想就放下碗:“我去洗个脸,你请他们进来坐一下吧。”

    于是沈曼歌把人请进来,给他们泡了杯茶后,陆子安换了身衣服出来了。

    他面容沉肃,看上去气质清冷而优雅:“你好。”

    沈曼歌差点没笑出声,真会装,不过好像不少艺术家都这样的,不管家里什么样,在外头形象还是要注意的,毕竟这样比较符合大家对大师的想象。

    像陆叔叔就是,在外头表现得神秘莫测,谁知道他最喜欢在陆婶跟前赖皮?

    “陆先生,你好你好。”对方的态度格外热忱。

    他们没有卖关子,直接说明了来意:“如今传统工艺逐渐淡出人们视野,我们迫切地需要重振传统文化,陆先生的形象和经历都非常符合我们的需求,既励志又感人,尤其这次的事情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应该趁热打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