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44章 拍案叫绝

    “所以我们想请陆先生担任这一届的华夏木雕竹编工艺美术博览会的特邀嘉宾,跟我们一起为宣扬传统文化而努力!”

    作为代表发言的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的副会长刘子宁,四十来岁就当上了副会长,交际能力非常好,口才那叫一个溜,一长串下来都不带停顿的:“这是这次博览会的内容,陆先生你可以看看,我们的诚意是非常足的,如果你有什么需求也可以提出来,我们都会尽量满足。”

    虽然都来自不同的机构,但他们的目的都难得的非常统一,刘子宁说完后,他们便都目光灼灼地盯着陆子安。

    这个博览会,陆子安是知道的,他接过这本小册子,翻到木雕这一项目仔细地看了看。

    条件确实优渥,也充分体现了他们对他的重视。

    陆子安思索片刻后,朝沈曼歌道:“曼歌,你进去把我桌上的《木雕十技》拿出来。”

    《木雕十技》?书吗?怎么都没听说过……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说话。

    沈曼歌将书递给陆子安后,陆子安放在茶几上,轻轻在书上一点:“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要申遗。”

    申遗?就这么一本书?

    刘子宁迟疑地看了看那本小册子:“那我能先看看吗?”

    “当然可以。”陆子安一指抵在书上轻轻往他那边一推。

    薄薄的一本,拿在手里轻飘飘的,都没什么份量。

    但是当刘子宁看完第一页,他心里像开了锅的沸水怎么也不能平静,又是兴奋,又是激动,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这……这是……”

    当他全部看完,眼睛都已经冒光了:“陆先生,你这……”

    其他人面面相觑,更加好奇那本《木雕十技》里面写着什么。

    “你看看署名。”陆子安提示道。

    刘子宁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注意这个,翻到封底,他只扫了一眼就呆住了:“这,陆先生你……”

    “冬阳白家是木雕世家,难道你们忍心这样坚守本心的家族就此退出木雕界?”陆子安微微一笑:“我会把这本书多印几本,一本留在白家,用来替换他们之前的绝技。”

    是的,他想出来的折中的办法就是,替换并传扬。

    技术是他提供的,白家也就不会再犯从前的错误,他们出人出力,他出技术,一举两得。

    他没猜错的话,这些事情应该是白老爷子口中欠的那个人做的,既然对方藏头露尾,他就直接将其逼出来!

    身为行内人,要斗就正大光明斗技斗艺,用这些个手段的,他打心眼里看不上!

    他想将传统工艺发扬光大,首要的就是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一切,这次的事件渲染到这一地步,已经为他扬名立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要做的,就是趁热打铁,奠定自己在业界内的地位,成为所有人眼中真正的大师!

    刘子宁强自镇定了一下,想了想才道:“是这样的,陆先生,申遗呢,认定的标准是传承三代以上,传承时间超过100年,且要求谱系清楚、明确,你当然是符合的,可是白家……”

    “以我为主,白家为辅。”陆子安淡然道:“这样行吗?”

    “这样可以的。”刘子宁没有迟疑,当即表示要跟会长打个电话,陆子安同意了。

    刘子安很快就回来了,笑容满面地道:“陆先生,申遗的流程我都可以找人给你走,不需要你操心,但是可能需要你现场演示一下,作为申遗的备案,顺便我也需要拍几张照片录一下相。”

    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陆子安站起身来:“可以。”

    其他人纷纷起了身,神情难掩激动。

    之前他们也守在直播间看过陆子安雕刻,但这完全不一样啊,这是亲眼见到!让他们如何能够不兴奋!

    陆子安在桌前坐下,活动了一下手腕:“香樟木,雕……人物吧。”

    其他人都没有意见,一个个都自己拎把椅子排排坐。

    陆子安翻了块长方形的香樟木过来,沿着纹路略微思索便平静地道:“唔,满花,倒确实挺适合的……”

    满花,故名思义,就是全是花纹,这样的木料非常美,但是如果技艺不到家就容易喧宾夺主。

    刀锋落在木料上,以冲刀直接凿出粗坯。

    冲刀行进爽快,一泻千里,很像书法中一拓直下的笔法,能表现出雄健淋漓的气势。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除了刘子安还苦逼地录相以外,其他人都是兴奋得眼睛都瞪得溜圆,生怕错过精彩的画面。

    陆子安以层次高、远、平面分散来处理透视关系,雕饰被框纳在巨大的圆盘里,以透雕的手法雕琢出祥云朵朵,亭台楼阁若隐若现。

    最令人拍案叫绝的是,各景物连绵不绝,陆子安刀法如此之快,竟无一刀错漏!

    正中间凸起一大块木料,众人不由畅想着:雕人物,这明明全是景啊,怎么雕人物呢?

    却见陆子安换了柄平刀悠然起步,刀锋去处,线条起伏,木屑纷落,不过几分钟,一个曲线妖娆的女子便呈现出来。

    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看着他的刀尖锋利地从木料上划过。

    一名倒抱琵琶的女子扭腰舞动,似乎有些害羞,半掩桃面,含羞带怯地露出她诱人的长腿。

    乌黑头发自后梳起,盘云高挽,簪着的发钗因她舞动而微微倾斜,散出的几缕发丝随风飘扬,每个弧度都勾人心弦。

    她身体微微倾斜,脚尖点地,明明与地面相连接的地方如此窄小,却偏偏立得非常稳,哪怕陆子安举着她平置于桌面也没有一丝摇晃。

    陆子安的雕工是经过卓老爷子这群老前辈肯定的,精质的雕工呈现出的作品极为精致洗练、玲珑剔透而不伤整体和牢固。

    当陆子安将半成品反过来雕刻的时候,其中一人终于忍不住低声惊呼:“透空双面雕?不,这不可能……”

    “嘘!”沈曼歌轻声制止,其他人也纷纷朝他瞥来嫌弃的眼神。

    而陆子安却恍若未觉,动作流畅,连一点停顿都没有。

    对了,这时他们才想起来,这是一个连窗户被人砸了都没反应的主。

    线面结合的造型技巧,构图更为饱满,表现内容丰富,刻划层次分明。

    在陆子安的刀下,一个愉悦起舞的女子逐渐完整,灵动妩媚,仿佛活过来了一般。

    因为陆子安适当保留了平面,具有以小观大的艺术效果,更让人觉得意境深远,仿佛耳边都隐约听到了那动人的琵琶声。

    当最后一刀收尾,陆子安轻吁一口气,拿起细砂纸细细打磨,也有了闲情逸致闲聊:“要不要来猜猜,这个作品的名字是什么?”

    刘子安想都没想:“嫦娥奔月!”

    “……”陆子安手顿了顿,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