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45章 反弹琵琶伎乐天

第45章 反弹琵琶伎乐天

    “不是吗?”刘子安瞅着那祥云屋宇,凝神苦思。

    其他人纷纷猜测着:“仙女下凡?仙女献桃?”

    “呸,哪来的桃子,不懂就别瞎说……”

    “是不是想错方向了……是不是飞天?敦煌那个……”

    沈曼歌盯着那女子的姿势,有些迟疑地道:“有点像反弹琵琶……”

    所有人都重新仔细地观察着木雕,发现确实如她所说,这女子一举足一顿地,出胯旋身使出的正是“反弹琵琶”的绝技。

    沈曼歌歪着头看向陆子安:“反弹琵琶伎乐天?”

    陆子安含笑点头:“对。”

    反弹琵琶是敦煌艺术中最优美的舞姿。

    它劲健而舒展,迅疾而和谐,反弹琵琶实际上是又奏乐又跳舞,把高超的弹奏技艺与绝妙的舞蹈完美是揉合,优雅迷人地展现出来。

    在陆子安的雕琢之下,人物造型丰腴饱满,神态悠闲雍容、落落大方;线条写实明快、流畅飞动,天衣飘飓,有“吴带当风”的韵致。

    尤其陆子安使用的是冲刀,一气呵成的刀法使得整个木雕显得更加典雅、妩媚,令人赏心悦目。

    刘宁安对着木雕翻来覆去拍了个尽兴,犹自有些不甘,恨不能直接带走。

    但是到底还是没好意思开这个口,离开时颇有些依依不舍。

    第二天,长偃市官方出通稿了。

    特别长的篇幅,着重描写了陆子安技艺之精绝,阐述了陆子安高尚的情操和文化修养,配图是《木雕十技》的封面,也算是正式为他正名了。

    然后这篇文章被迅速转发到了微博,长偃市手工艺协会、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也纷纷转发了,陆子安新建的微博认证账号瞬间涨了三万粉丝。

    这场轰轰烈烈的对喷案,最终以几个传播谣言特殊厉害的人逮捕归案为落幕。

    喧闹过后,陆子安名利双收,成了最大赢家。

    卓老爷子特地打电话过来慰问,最后一句话直接拐到了《江南》上,说自己很是喜欢,想问陆子安出不出,如果不出的话就找人给他送过来。

    卓家这回帮了他这么大的忙,陆子安也不至于这么不会做人,直接就说送他了。

    不过没多久,卓鹏直接给他转了五十万过来,这价格对他这种刚冒头的匠人来说,已经算是非常高的了。

    看着沈曼歌身上那件羽绒服,好像还是他那次在学校门口给挑的……

    陆子安想了想:“小曼,你想不想去逛街?”他扬扬手里的卡,非常豪气地道:“哥发了笔横财,你想买啥哥都包了!”

    然后他惊恐地看到,沈曼歌眼睛一亮,后知后觉地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女人于购物方面的天赋真的是与生俱来的,沈曼歌不仅给自己买了很多漂亮的衣服,还给陆子安也买了不少。

    “这……我不喜欢衬衫……”陆子安连连摇头表示拒绝:“还是T恤舒服。”

    “哎呀,你就该打扮打扮,穿衣服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衬托出你的气场,气场懂吗!”沈曼歌不容拒绝地递给了营业员,顺便还拿了些白色衬衫休闲裤什么的:“你身材这么好,天天穿件T恤简直是浪费,我跟你讲哦……”

    陆子安表示说不过她,只能随她去了。

    大包小包地下了楼,路过化妆品专柜时,陆子安看了她一眼:“你要不要买些这个吧,女孩子不都喜欢这个?”

    “好呀!”沈曼歌买买买一上午,心情飞扬,直接飞过去了。

    陆子安看着她选中的瓶瓶罐罐,表示理解不能:“这些……有区别吗?”

    “当然有啊。”沈曼歌开心地给他解释:“这是爽肤水,这是BB霜,这是乳液,这是……步骤很多,很讲究哒!”

    “……”陆子安想了想,小心翼翼地看着她:“那,要是用错顺序……或者混一起了,会怎么样?”

    沈曼歌认真地看着他:“会爆炸的。”

    于是陆子安默默地往回撤了撤,太可怕了……

    吃完饭回家,他就直接累瘫在沙发里了,然而沈曼歌竟然还精神十足,各种拆包装。

    “你不累啊……休息会吧……”

    沈曼歌像只快乐的小鸟一样在屋子里飞来飞去:“我不累啊,这算什么,我以前在网吧里打扫卫生的时候,经常要扫好多地方不能停呢……”

    好吧,你开心就好。

    陆子安看着她来来去去,不一会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盖了条毛毯,房间里传来说话声。

    “卧槽卧槽打死他!爸爸你真棒!”

    听了这句话,陆子安瞌睡瞬间就吓没了,这,这他妈好像是道男声吧?还有爸爸?到底几个人在沈曼歌房间里呐?

    他气势汹汹地踹门而入,都准备好揍人了,结果发现竟然是邹凯以一脸迷妹的姿态坐在小马扎上,看着沈曼歌……玩游戏。

    沈曼歌又杀死一个人,邹凯兴奋得满脸通红:“爸爸你真厉害!666,马上能吃鸡了!”

    这是什么套路?他有点懵。

    “哎呀,陆大师你醒啦!”邹凯蹦达起来,目光还有些舍不得离开屏幕,嘴巴叭叭地道:“鹏哥说让我跟你说一下,有人找他要你联系方式了,好像是跟你雕的一座什么飞天像有关……”

    说到后面,他总算是强行收回了目光看向陆子安,好奇地道:“什么飞天像啊,我能看看吗?”

    陆子安握紧的拳头松了下来,冷着脸道:“你跑曼曼房间里干什么,有事你找我说,你跑进来干啥?”

    刚好沈曼歌取下了耳机,将缩到脖子里的头发撩了出来:“是他等得无聊,我才让他进来看我玩游戏的,子安哥你睡醒啦?”

    “嗯。”陆子安看向邹凯:“走吧,我带你去看木雕。”顺便给他好好解释解释,为什么要叫曼曼爸爸!

    “好的!”邹凯乐滋滋地跟着走了。

    沈曼歌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离去,片刻后慢慢露出了一抹浅笑。

    到了书房后,邹凯没急着去看木雕,而是认真地看着陆子安:“陆大师,其实鹏哥还有件事让我转告你,他说白家老爷子的丧事,你最好别去,白家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

    陆子安嗯了一声,卓鹏看着吊儿郎当的,其实还是挺靠谱的,他既然特地叫邹凯来说一声,必然有其用意。

    他本来就没想过要去,毕竟路途遥远,他与老爷子也只是一面之缘,做到如今这份上已是仁至义尽。

    “对了,听说邓家把陆皓给赶出来了,陆大师你知道不?”邹凯眼睛放光地围着木雕转悠,头也没抬地道。

    陆子安挑了挑眉:“赶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