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49章 字如其人

    陆子安噙着浅笑看着她呆在原地,惊讶地瞪着眼,张着嘴,呆愣愣地仰着头看他。

    “傻了?”他揉了她头发一把:“没骗你,真是送你的,本来还想刷下漆,既然你说不用就直接抬过去吧。”

    沈曼歌脑袋跟着他的手晃了晃,小脸激动得通红,兴奋无比,陆子安以为下一秒她就要欢呼雀跃了,结果人家傲娇地一扬头:“那好吧!我帮你抬!”

    陆子安微笑着跟直播间的观众们打了声招呼:“我先把柜子抬过去,下午再开直播哈,大家再见。”

    屏幕一水的:【我特么特地起个早床就为了吃一嘴狗粮?真心疼我自己!】

    【主播撩妹技巧666!】

    【送完柜子顺便啪啪啪!】

    【楼上你好邪恶,应该说为爱鼓掌!】

    陆子安表示这些人都太邪恶了,没眼看,直接退了直播。

    两人将梳妆柜抬进沈曼歌的房间,正在调整它的角度呢,忽然听得有人敲门。

    “你先调着,我去开。”陆子安拍了拍手上的木屑,直接去开门。

    却是卓鹏跟邹凯过来了,卓鹏正跟陆子安打招呼呢,邹凯从后面探出个头,笑嘻嘻地道:“陆大师早啊。”

    早吗?都十一点多了。

    “早,快进来吧,外边冷。”陆子安请他们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去泡茶。

    卓鹏开门见山:“陆大师,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不用大师大师的,你就直接叫我名字就行。”都这么熟了,老这么见外挺别扭的,陆子安笑笑:“你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你上次做的《江南》不是给我爷爷了嘛,他喜欢得跟什么似的,天天惋惜说没有合适的茶壶和碗,我刚好得了一大块小叶紫檀,所以想让你帮忙看看能不能给他做一整套茶具出来,省得他老念叨。”卓鹏也有些不好意思:“我知道这挺麻烦你的……”

    陆子安想了想:“做茶具倒不难,但是你茶具做小叶紫檀,那个茶盘木料不一样啊。”

    “那没关系!”卓鹏见有戏,笑容都灿烂了些:“我一朋友吧,经常到处旅游,他也没啥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收集各种木料玉石什么的,这回的小叶紫檀就是他帮我找的,我是想先做套茶具,茶盘嘛,到时如果有更合适的再说。”

    这样啊……

    陆子安微微沉吟了片刻,便点了头:“也行。”

    卓老爷子的寿宴快到了,卓鹏还给了他请柬,那他尽量这两天做出来吧。

    “啊,那太好了。”卓鹏说完就拿出一本小册子:“还有一件事,就是有人找到了我这边,说想问一下这上面的字是谁写的。”

    什么字?

    陆子安放下茶杯,伸手把那册子接了过来。

    打开后他发现这其实并不是一本册子,只是类似于证书一样的纸质,里面放的,竟然是他那本《木雕十技》的封面。

    “这是什么意思?”陆子安一头雾水。

    “字,就是这个字。”卓鹏指了指那四个字:“这不是当时出了通稿吗,上面配了这张图,书法大家韩哲看到了说这笔字苍劲有力,连声叫好,还专门去找了刘副会长,回来说那墨迹很新,纸也是新的,应该是新写不久,所以想找出这个人……”

    “……”陆子安指腹在本子上摩挲了一下,有些迟疑地道:“那是……我写的。”

    “……”

    卓鹏和邹凯面面相觑,只知道陆子安木雕技艺强,真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手好字。

    “哇,大师你也太厉害了,韩大家说这字没有二十年的功底写不出来,你,你几岁开始练的啊?”

    邹凯更是好奇:“哇,我字跟鸡爪子爬一样的,要怎么才能练成这样?有技巧吗?”

    “我四岁开始练的,技巧嘛其实没啥技巧。”陆子安笑笑:“天天练,定时限量,完不成就竹条抽,然后腕上放石头,慢慢换成鸡蛋,一年一年往上加鸡蛋。”

    说得轻描淡写,但背后的辛酸只有自己知道。

    作为一个工匠,书写与绘画只是基本功,扎实的基础才能建就高楼,所以一般都是从小练起,随便拎一个木匠出来,他的字画都是能见人的。

    对于自己的字,陆子安心里也是有底的,但是他从来没想过要宣扬出去,更没想到会用这样的方式被人知晓。

    卓鹏敏锐地察觉到陆子安不怎么愿意说这些,连忙笑着转移了话题,制止了邹凯的追问:“哈哈,这样的话就太好了,韩大家是说想要一幅你的字,他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感觉字如其人,想跟你交个朋友,你看……”

    陆子安摊手:“字倒无所谓,笔墨也是现成的,但是我没纸。”

    上回沈曼歌给他买的纸都是那种小册子,不适合。

    “啊,我去买我去买!”邹凯正默默地吃着沈曼歌放茶几上的零食呢,闻言一下就蹿了起来,叼着薯片嘎吱嘎吱两下嚼完了:“那子安哥你能不能顺便给我也写几个字啊?”

    “可以。”

    邹凯走了,陆子安见沈曼歌还没出来,有些担心,便起了身:“那你先坐会,我进去看看。”

    一进去,沈曼歌正坐在梳妆台前美呢,听到他来的声音,她回过头,乐滋滋地道:“子安哥,你太厉害了,你看这个抽屉还能动呢!”

    桌上的一列小抽屉,用力往左边拉上面的小花苞拉手的时候,会涮地一下滑开,里面可以放各种各样零碎的小玩意儿。

    “哎呀,这设计太棒了,我可以放好多化妆品。”沈曼歌说着把书桌上的各种瓶瓶罐罐也挪了过来,欢快得跟只小黄莺似的。

    “果然女孩子爱美是天生的吗?你对这些玩意怎么这么了解。”陆子安忍不住有些好奇。

    沈曼歌的手顿了顿,若无其事地道:“去年冬天不是挺冷嘛,我看到有人招化妆助理,就跑去应聘了,虽然没做到半个月就又被搅和了,但是这些基本的我还是了解了,只是以前没钱买而已。”

    陆子安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原因,沉默了一瞬才道:“对不起……”

    “不用道歉啦。”沈曼歌停了手,歪着头看他:“其实这也是好事呀,至少我学了很多东西呢,要不是这样我根本都不会想到去接触这些东西,所以你永远都不需要说对不起,这又不是你的错。”

    她乖巧得让他心疼。

    他不敢想象,她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以后,是怎么坚持本心,做到现在这样乐观向上的。

    陆子安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怜惜地道:“好,我不说,外面还有客人呢,你玩着,我出去招待一下。”

    “好!”沈曼歌眼睛弯成了月牙。

    陆子安回到客厅,发现邹凯已经回来了,一看到陆子安就兴奋地道:“大师,我想好了,你帮我写一幅字吧,就写【天下第一大帅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