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50章 十年生死两茫茫

第50章 十年生死两茫茫

    卓鹏哭笑不得地瞪了他一眼:“大师你别理他,他间歇性精神病又发作了。”

    邹凯就这逗比性子,陆子安直接伸手拿起纸:“那去我书房吧,这边不好写。”

    因为是要送人的,所以陆子安决定写草书,但是在动手之前,他打开直播间:“稍等一下,我顺便开下直播。”

    这可都是功勋值啊!为了他的玄光刀,怎么着也得开着的!

    卓鹏和邹凯当然都没意见,邹凯忽然想起什么:“对了,子安哥,你能不能也给我个房管啊!顺便把瞿哚哚的下了!”

    “可拉倒吧,就你这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性子,别到时直播间里的人全给你怼走了。”卓鹏翻了个白眼给他。

    陆子安径直打开了直播间:“对,搬完柜子了……什么啪,纯洁一点……为什么又开啊,因为我准备写两幅字,对,现在先不雕了,下午再雕别的。”

    他习惯性地点了声音:“老规矩,关声音了啊。”

    为了让他们看得更清晰,他将摄像头对准了桌面。

    邹凯已经给他铺好了宣纸,墨也已经打开。

    陆子安沉吟片刻,提起笔,深吸一口气,笔走龙蛇,一行字一气呵成,不带半点停顿。

    因为他之前说过练过腕力,所以卓鹏不由自主地盯着他的手腕看,确实非常稳,哪怕在书写这么飘逸的字体,他的手腕依然非常平稳。

    书法是汉字的书写艺术,技法上讲究执笔、用笔、点画、结构、墨法、章法等,与雕刻关系密切。

    其两者最大的共通点就是,稳。

    木雕需要持刀稳,书法需要持笔稳,稳而快,方能显其精妙。

    草书,是为书写便捷而产生的一种书体,有章草、今草、狂草之分。

    草书讲究速度,落实在线条上就极能体现运动的美感。

    狂草非常简便快速,笔势连绵回绕,在狂乱中尽显艺术之美。

    陆子安以画入书,融隶入草,笔势狂放不羁,一泻千里,极为张扬恣意。

    一笔写就【上善若水】四字,陆子安走到另一侧去写要送给邹凯的字。

    听着卓鹏与邹凯对他的字各种夸赞,他心里却涌起一股悲凉。

    他忍不住回想起曾经日复一日练字的场景。

    其实那时候,他和陆皓的关系还很好,那么大一个小不点儿,天天跟在他后头喊哥哥,他到哪里就跟到哪里。

    他练字挨打,陆皓还会抱住爷爷哭,他一哭爷爷就不打了,把他抱出去了再回来打完剩下的数。

    后来是怎么变的呢?

    后来陆皓就长大了,跟着他一起练字,他写差了,爷爷从来只是装模作样地打一下,而陆子安却从来都是实打实的。

    他表现得再好,他爷爷也是爱搭不理,陆皓再调皮捣蛋,爷爷只觉得他是活泼可爱。

    然后陆子安就渐渐明白,偏心这种东西,存于骨血,与外物无关。

    为什么呢?

    他提起笔,满腔愤怒溢于笔端,仿佛在通过书写问陆云敬那一句从来不曾问出口的话:为什么?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虽然不责怪,但到底心底意难平,只是他选择将这一切压在心底,不想去怨恨而已。

    “好!”邹凯啪啪地鼓掌:“写得真好!”

    虽然觉得这字真是挺好看,但是他心里挺虚的,这,怎么一个字都不认识啊……

    要完,他好歹也读了个大学,怎么感觉突然变文盲了一样。

    陆子安轻吁一口气,搁下笔斜睨了他一眼:“哦?你觉得好?来,念念。”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看着他眼里戏谑的笑意,邹凯硬着头皮走过去,努力地辨认着:“十,十……这个是不,呃……啊,我知道了!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卓鹏嫌弃地一巴掌糊他脑袋上:“叫你读书你养猪,现在知道丢人了吧?这是《江城子》!”

    “……”邹凯皱着眉头,怎么看也看不出来这是啥:“江城子,十,十啥来着……”

    “十年生死两茫茫……”

    邹凯连忙叫道:“哎哟我去这个我记得的!不思量,自难忘!”

    “算你还有救。”卓鹏望着这字,心里头直痒痒,头一回觉得自家爷爷是如此碍事。

    你说他要没说要陆子安雕茶具吧,他也许还好意思开口要字,这都让人家雕茶具了,他还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去说还要一幅字。

    贪得无厌容易没朋友的……

    斜了眼喜滋滋的邹凯,卓鹏轻咳一声,头一回如此温和地道:“那个,阿凯,你看,这个你也看不懂,要不就……”

    “谁说我看不懂了!”听他这话锋就知道要糟,邹凯直接护在桌前:“我跟你讲,这是我的命!”

    他老是运气不好抢不到木雕,好不容易搞到幅字,虽然看不懂但这防碍他装B啊!

    卓鹏一把将他拨开:“行了行了,我又不要你的,让开,我再看看。”

    寥寥数字,因是一笔挥,所以显得格外洒脱。

    字迹激越而奔放,用笔遒劲,笔锋凌厉,字字如刀,刀刀刻骨,一种悲凉而豪迈的气势扑面而来。

    他连着拍了几张,实在是喜欢得很,忍不住发到了朋友圈里。

    收了手机,他看向陆子安:“这墨要干还要一会儿呢,要不咱先去吃饭吧!?我请客!”

    陆子安想了想,觉得留他们吃饭的话要做好多菜,那沈曼歌肯定会好累的,于是他点点头:“那行,我去叫一下小曼。”

    一行人吃完饭回来,墨也干了,卓鹏从后备箱搬了几块小叶紫檀的木料上来就走了。

    陆子安把玩了一下木料,这批小叶紫檀没上次的好,不过用来雕套茶具玩玩还是可以的。

    当他打开直播间,说要雕一套茶具以后,直播间顿时刷屏了。

    【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这么好的木料、工艺,竟然要拿去做一套只能看不能用的茶具。】

    【我很低调:没办法,人家说一般的茶具配不上大师雕的茶盘。】

    【这个B装的我给82分,剩下的18分我以666的形式给你!】

    陆子安正在选刻刀,选好后便微笑道:“好的,我关声音了。”

    他静气凝神,指尖在木料边沿轻轻滑动,这块木料花纹精巧细腻,用来做茶壶茶杯都不合适。

    他喃喃道:“用来做点杯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