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51章 茶具【为呼噜噜呼噜噜噜护法加更!】

第51章 茶具【为呼噜噜呼噜噜噜护法加更!】

    【杯垫有什么好做的,还不如雕朵花。】

    【我也觉得,唉,失望。】

    【我很低调打赏了一架飞机!】

    【我很低调:不想骂人,请稍微保持点耐心好吧!】

    所有人都盯着陆子安,刻刀在他指间轻而柔缓地划过木料,看似轻易,其实切开这种硬木需要用非常大的力道。

    将一块紫檀木切割成六块薄厚相同的木板以后,他满意地换了柄刀。

    想要最大程度地保存木质中最为精华的元素,那就需要匠人在雕琢时尽量不要破坏它的纹路,逆刀是最不可取的。

    陆子安不急不缓,将木板的外壳慢慢地削掉,线条起伏间,仿佛芦苇在风中荡出的弧度,自然而清幽。

    然后他从木板中心开始削减,逐渐往外蔓延,整块木板像是在他掌心转圈一样。

    【看不懂他要做什么,感觉像是在做碗。】

    【同看不明白+1】

    这块木料的年轮非常完整,有树心,陆子安往里挖了大概半厘米,便将壁底打磨平整,顺便将周围也磨得光滑细腻,一个浅浅的碟子便完成了。

    但是这还没有结束,他提刀沿着纹理勾勒出线条,浅浅淡淡的几笔便让原本纵横交错的纹理形成了从中心往四周散开的脉络。

    【啊!我知道了!这是荷叶!】

    【我也看出来了!天哪,这手也太巧了吧!感觉像在变魔术!】

    【刚才好像也是你说失望的吧,大妹砸。】

    【呵,女人。】

    陆子安将这荷叶翻转过来,将底也磨得光滑平整,再沿着脉络打磨,直到这个碟子变成悠然舒展的荷叶,才将其往桌上一扣,在底端挖了一个浅浅的坑。

    有了这个浅坑,再将这个杯垫放在桌面的时候,它就能保持平衡了。

    陆子安没有停重复着这个动作,将剩下的五个也做成荷叶,他并没有刻意雕琢成一模一样的,而是根据每块木板的纹理雕刻的。

    一样的杯垫,细看却又各有千秋意韵,六个挤在一起的时候,尤其是陆子安将每个杯垫高的一边偏向同一侧的时候,真的像是有微风拂来荷叶随风摇摆的感觉。

    【我很低调打赏了一架飞机!】

    卓鹏连续打赏了好几架飞机,邹凯忍不住了:【鹏哥土豪啊,求包养!】

    【我很低调:我是你爷爷。】

    【我就不奏凯:卧槽你个不要脸的,我还是你爸呢!】

    【我很低调:我是你卓爷爷。】

    【我就不奏凯:好,卓鹏你找死是吧,老子成全你!你给我等着!】

    这一次卓鹏没有立刻回复,过了一会儿,他回复了:【刚才是我爷爷发的……】

    屏幕上一长串儿都是:【哈哈哈哈哈哈……】

    连续做了六个杯垫,陆子安做出点感觉来了,拿起一根细而略微弯曲的小叶紫檀木料,掂了掂,自言自语地道:“唔,这个可以拿来做个茶勺……”

    木料底端有个粗大的节瘤,顶端有三个分叉,都不是很长,做茶勺的话其实有些不太合适。

    陆子安想了想,拿着刀刷刷两刀将中间的木料削得薄而圆润,底端的节瘤掏挖成勺子的形状。

    顶端的三个分叉比较难办,正常的做法是将其削掉两个分叉以便雕琢,但是陆子安没有。

    他用削减法将左右两个分叉的木料一层层削掉,削得薄而光滑,再换了柄刀慢慢地沿着木料的纹路画出细而密的网状翅脉。

    这一个过程非常细致,尤其是这种左手拿着木料右手拿刀的动作是非常有难度的,因为它完全无法固定,全凭手感。

    【卧槽卧槽!我看到了什么!】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真的还是木雕吗!】

    他们刷屏的同时,陆子安已经将两只翅膀雕琢完毕,另一枝条他直接雕成了蜻蜓的尾腹。

    蜻蜓的头部也是一个节瘤,只是雕琢得不是特别细致,但是衬着精雕细琢显得格外精美的翅膀,反而有一种它正在飞动所以略显动态模糊的视觉错觉。

    将其细细打磨光滑后,陆子安的目光又盯上了另一块木料。

    有了蜻蜓,怎么可以没有荷花呢!

    是的,这一块木料他直接将其做成了茶漏,精致小巧的一块紫檀木,在他手里直接被掏空了。

    茶漏是用来在置茶时放在壶口上,以导茶入壶,防止茶叶掉落壶外的,所以这朵荷花只有花瓣,没有莲蓬。

    花瓣层层叠叠,把手尽头做成了含苞欲放的荷蕾,中间手握的地方木料微微起伏,可以想象得到如果有水珠从花瓣上滴到花苞上时会有多美。

    陆子安做得兴起,索性将另一块木料做成了茶船,一片微微凹进去的荷叶,触摸时可以感受到紫檀木独有的温润手感。

    最大的那块木料则做成了茶叶罐,盖子是一片荷叶倒扣,罐子上有一支含苞待放的荷花做成的浮雕。

    茶针顶端做成了一个小莲蓬,茶夹上也有荷花的浮雕,看上去雅致而清新。

    “呃,还有……”陆子安伸手去摸,摸,咦?

    他疑惑地抬起头,发现木料竟然没有了。

    【哈哈哈哈哈,大师一个茶杯都没做,把木料全霍霍完了。】

    【大师我现在给你送木料,你也帮我雕个东西可以不!多的木料全送你!】

    【同求!】

    【同求+1!】

    陆子安表示很尴尬,这,卓老爷子好像是说想要套茶具,他做的倒也是茶具,但是……

    算了,不管了,先把茶荷和茶则做了再说。

    他直接起了身:“嗯,稍等一下啊,我找一下材料……”

    翻了好一会,总算翻到了两块合适的竹子,他满意地坐回桌前:“好的,我继续来做茶则。”

    茶则是用来盛茶入壶的用具,陆子安手起刀落,直接将一侧的竹节给削了,再从中间往没有竹节的这一侧削掉一小半,一个茶则就基本成形了。

    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茶则,陆子安也能玩出新花样,他将竹节雕琢成一根弯曲盘绕的竹枝,竹叶悠然纷落,落在茶则中间的鲤鱼浮雕上,整幅画面顿时生动起来。

    他将茶则打磨完毕,感觉有些口渴,便没有急着做茶荷,正喝水呢,忽然听到门响了,他回头望去,看到一群人涌了进来,一个个眼睛放光,急吼吼地朝他冲过来,仿佛下一秒就要干架了一样。

    “……”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事?

    陆子安有点懵:“你们……”

    “都让开让开,别吓着人家了!”卓老爷子的大嗓门一如往日的宏亮,其他人也终于想起了陆子安根本不认识他们,一个个顿住脚步让卓老爷子先走。

    卓老爷子挺胸抬头走过来,明明盯着那些茶具眼睛都在发光,却还矜持地道:“唔,子安呐,你别管他们,你继续,继续啊,我们只是来看看,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