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52章 功夫茶

    陆子安的目光越过他,在抱着《江南》茶盘的卓鹏身上掠过再转回来:“能不能告诉我一下,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都是来找你喝茶的。”后头邹凯苦逼地抱着一个大箱子挤过来,悲伤地道:“陆大哥,大师,大爷,我的字没了,没了啊啊啊啊啊!”

    实在是他的表演太过诚恳,陆子安一个没忍住,就……笑了。

    邹凯一脸哀怨:“你竟然还笑!你的良心呢?”

    不好意思,良心这种东西,他没有。

    “行了行了,赶紧把东西放下。”卓老爷子等不及了,直接让邹凯把箱子往地上一搁,后头又拿出来几块木料:“子安呐,你看,你刚才不是说没木料了吗?我们给你送过来了,你看还缺多少?不够还有!”

    陆子安大概明白了:“哦,好的,其实如果是做别的就不用多少木料了,如果还要做茶杯和茶壶的话就要不少……”

    “哎不用不用。”卓老爷子笑眯眯地摆摆手:“我都带了!你继续做你的,我们等着。”

    刚好沈曼歌过来了,后头还跟着瞿家两姐妹,便一同搬了些椅子过来,把书房坐得满满当当。

    其实还是有点心理压力的,一个个眼珠子瞪得溜圆。

    但是陆子安定了定神,拿起刻刀后便将这些外物都抛在了脑后。

    还是木雕比较重要。

    茶荷的作用和茶则、茶漏类似,皆为置茶的用具,只不过茶荷更兼具赏茶功能,陆子安想了想,便暂时没做茶荷,先拿起邹凯递来的木料开始做茶筒。

    茶筒是用来盛放茶艺用品的,陆子安想了想,为了与整套茶具相呼应,他将木料削成了一个葫芦形状。

    腰身微凹,然后绕着整个葫芦雕出一个圆圈,再细细地将这个圆圈修改成竹枝缠绕的形状,左侧的节瘤则雕成一朵正在绽放的荷花,仔细观察的时候还能看到那嵌在竹枝中的荷梗。

    细节才最打动人,尤其是这种天然典雅的风格,没有刻意追求豪华,反而有一种妙趣天成的感觉。

    葫芦上并没有过多的花纹,只有紫檀木本身的纹理纤细浮动,变化无穷,尤其是它的色调深沉,更是显得整个茶筒稳重大方而美观。

    “一寸紫檀一寸金,只有此等技艺雕琢出的作品,才当得此说。”与卓老爷子同来的一位老前辈捋着胡须赞道。

    卓老爷子没有说话,只微微眯起眼睛看上去很是淡定,但是一翘一翘的胡子却暴露了他愉快的心情。

    在陆子安的手下,一个古色古香的茶筒很快完成,他将其细细打磨一番,紫中带黑的色调,让这个茶筒显得深沉而古典。

    陆子安把玩了一下,手感滑润细腻,香气幽雅,满意地点点头:“好了。”

    一直在旁边等待的卓老爷子沉声道:“好了?”

    “嗯。”陆子安微微一笑,递茶筒递过去:“你们想品茶对吧?一套茶具基本成型,要不老爷子先试试?”

    卓老爷子还没来得及回复,后边的老前辈就替他回答了:“好!”

    于是陆子安起身退开,看着他们往地上铺了张毛毯,不知道他们从哪搬来一张矮几,往桌边一坐,前期准备工作便已完成。

    “来,子安,过来坐。”卓老爷子拍拍他旁边的位置。

    “不了,我看看就好。”陆子安笑眯眯地摆摆手,沈曼歌也没坐过去,乖乖的站在他身边。

    卓老爷子看看门边缩成鹌鹑的邹凯,倒也不勉强,只嘀咕道:“一个个儿的……”

    瞿哚哚小声道:“我姐茶艺超赞的,哎,我手笨,学不来,曼曼你会功夫茶不?”

    沈曼歌摇了摇头:“我没学过。”

    旁边的陆子安看了她一眼:“有兴趣就去学,没兴趣看看就行。”

    “嗯呐,嘻嘻。”

    当《江南》的茶盘摆到桌面的时候,直播间瞬间炸屏。

    【我的天,这个茶盘真是美爆了!】

    【别告诉我这也是大师做的,啊啊啊!】

    【楼上的才通网?你没看电视直播嘛,这就是大师做的,还得了双奖呢!】

    【呵呵,那些输给他的人真是LOW爆了,要是我跟大师比,分分钟就让他跪下来……给我做人工呼吸!】

    【老子反手就给你……一张过去的CD~】

    【二营长,你他妈的意大利****呢,拉出来让同志们爽爽!】

    【妈的智……智勇双全就是说的你!】

    【……别吵吵了,都开始了。】

    瞿蓓蓓独坐一端,抬手将茶具一一在茶盘上摆好。

    还没开始倒茶,众人便已醉了。

    茶筒上插着茶则茶针茶匙等物,茶匙的尖端是一只翩翩欲飞的蜻蜓,映衬着雕成荷花状的茶漏,竟恍惚间有一种【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妙趣。

    整套茶具上清晰可见极具装饰性的天然纹路,一圈圈犹如久远的年轮,呈紫黑色,静穆沉古,偶尔切换角度观看的时候,会有缎子一样亮泽的反光,仿佛已经穿越时空,给人一种远古的纯然气息和梦幻般的迷离光泽。

    饮茶的境界为廉、美、和、敬,不必刻意追求豪华,刚好与陆子安雕琢的茶具本质相呼应。

    炉子也是他们自带的,茶杯小如核桃,乃瓷制品,其壁极薄,小小巧巧的一只,简单素净,极美。

    茶壶很小,只有拳头那么大,薄胎瓷,半透明,隐约能见壶内茶叶。

    之前卓老爷子一直嚷嚷着配不上配不上,但当它们与整套茶具摆在一起的时候,因为有了精致的茶具做缓冲,竟自然而然地融入了景色,没有半分突兀。

    瞿蓓蓓显然是茶道高手,选用的茶叶色是香味俱全的乌龙茶,修长的手指轻轻拈起茶则,倒半壶茶叶,水开即冲入冲罐中之后盖沫。

    然后便是冲杯,以初沏之茶浇冲杯子,目的在于营造茶的精神,气韵彻里彻外的气氛。

    洗过茶后,再冲入虾须水,此时,茶叶已经泡开,性味俱发,便可以开始斟茶了。

    斟茶时,三个茶杯并围一起,形成一个“品”字,意指重品德。

    以冲罐巡回穿梭于三杯之间,这样轮流不停地来回斟,动作流畅而自然,瞿蓓蓓白皙的手指衬着紫檀木厚重的色调,有一种令人窒息的美感。

    直至每杯均达七分满,此时茶水也刚好斟完,剩下的余津瞿蓓蓓一点一抬头地依次点入三杯之中。

    这过程一般被称为“关公巡城”和“韩信点兵”。

    最妙的是,当壶中茶水倒完,三个杯中茶的量,色须均匀相同,由此可见瞿蓓蓓茶技之高超。

    屏幕上一溜儿的打赏,不少人在问这个妹子的名字,甚至还有不少人嚷嚷着要娶她。

    陆子安偷偷地打开系统界面,看着不停增长的功勋值,心里乐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