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53章 兑换成功

    哇,已经十万多了!可以兑换玄光刀了!

    真是心痒痒,可惜他们没走他都不好兑换。

    他正在琢磨着呢,忽然听得身边某人突然加重的呼吸,疑惑地望去。

    却见一盏茶汤从茶盘上淌过,曾经被众人念念不忘的、昙花一现的情景重现眼前,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茶香,流动的茶水仿佛被施了魔法,使整套茶具都生动起来。

    微风轻拂,荷叶款摆,蜻蜓点在花苞上,翅膀微微颤动,流水潺潺,一尾锦鲤跃出水面,好奇地接住一滴从花瓣上滴下的水珠。

    有水珠滴在茶盘的荷叶上,溅起一朵朵水花,在微风吹拂中,纷纷落下,最后消失在荷叶中央,漾起一圈圈的涟漪。

    如诗,如画。

    众人趁兴而来,尽兴而归,临走几位老前辈都拍拍陆子安的肩,叹一句后生可畏。

    退出直播间后,陆子安微笑着送他们下楼,回楼上第一件事就是进书房兑换玄光刀。

    结果一进去,发现邹凯竟然缩在角落里偷偷摸摸地往外边望。

    “……你怎么在这?”陆子安都惊了:“你刚不是一块下楼了吗?”

    邹凯嘿嘿笑了两声,眉飞色舞地道:“我趁着你们讲话的时候又跑回来了。”

    “……”陆子安无奈地看着他:“你想做什么?”

    “那个……”邹凯瞄了眼门口,小声地道:“安哥,我知道我不是这块料,我不跟你学木匠了,你跟曼曼说一声,让她收我做徒弟我跟她学玩游戏行不?”

    陆子安抱胸,冷冷地道:“我不同意。”

    “为什么!?”邹凯抓狂了:“真的,就让她把我带出来就行,我也不强求,能让我顺利吃鸡就好!你是不知道,我天天遇撒逼,遇到的玩家都装B得要死,一口一个垃圾,也不想想,他们要牛逼能匹配得到我?”

    这个逻辑……是的,完全没有问题,确实是邹凯定理。

    陆子安直接将人轰了出去:“乖,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

    把门关上,将书房里检查一遍,确定没有人了,他才深吸一口气,打开系统界面,点击兑换玄光刀。

    和上次兑换木料一样,点击兑换后,玄光刀便从系统界面具现出来。

    当冰凉的刻刀落在掌心,陆子安轻轻握紧,刀身细而长,刃如秋霜,转换角度时能看到光华流转的明澈。

    好刀!

    陆子安欣喜不已,直接坐在桌前,拿起一块木料试了试手。

    这是一块刚才剩下的小叶紫檀废料,刚才用他的刀的时候,入木沉缓,需要用很大的劲,所以做小件物品的时候还没太大的感觉,但是做梳妆台的时候就会感觉手腕酸痛。

    而现在这柄玄光刀,轻轻一削就削掉了一块,切面平整而光滑,而他甚至都没用太大的力气!

    陆子安如获至宝,拿着它仔细研究一番,最终得出结论:玄光刀最适合镂雕,不能把它当成平刀用。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发现,他重新打开系统界面,发现另一把刀需要的功勋值更高,数了数后边的零,他感觉自己是条咸鱼了。

    “系统,在吗?能不能打个商量?”

    没有任何动静。

    算了,他还是老老实实先存功勋值吧!

    总有一天,他能够攒够一整套的刀具的!

    “子安哥。”沈曼歌敲了敲门:“吃饭啦,你弄完没?”

    “嗯,弄完了。”陆子安连忙放下刀起身。

    吃完饭后,陆子安想了想:“你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就去DY市。”

    “DY市?去干嘛。”沈曼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卓老爷子大寿啊,顺便我也过去看看有没有好一点的木料,DY市有个木料市场,也许能买些不错的回来。”陆子安顿了顿,笑眯眯地道:“顺便带你去玩一下,DY市偏北,也许这几天会下雪呢。”

    下雪?沈曼歌眼睛噌的一下就亮了:“好啊好啊!”

    看着她端着碗过去洗,走路都一蹦一跳的,陆子安忍不住笑了。

    果然是个小妮子,真好哄。

    其实一直以来和瞿家的合作还是挺愉快的,但是这一次的木料确实已经是瞿家能买到的最好的成色,非要更好的也是难为他们.

    但是身为匠人就是如此,越做就越希望木料更好难度更高,他不想为难瞿老板,但如果有更好的他还是想换一下。

    “对了。”沈曼歌在厨房里探身出来:“上次哚哚和我说过,说卓鹏找她爸,想偷偷地给你换批木料,我让他们直接跟你说,他们说了吗?”

    陆子安一怔:“没有,那我打个电话问问。”

    刚掏出手机,他收到了一条银行的转账信息,卓鹏一次性转给了他一百五十万。

    正准备打电话给卓鹏呢,人家给他打过来了:“嘿嘿,安哥!明天有空没?”

    “嗯?有事吗?”

    “是这样,你还记得我上回跟你说过一朋友嘛,就喜欢到处旅游买材料的,他明天回来,说想见见你,你有空吗?”卓鹏换了个安静点的地方,声音顿时清晰了很多。

    陆子安沉吟片刻,知道自己不用问了:“行,你明天过来吧。”

    转过脸,看到洗完碗出来的沈曼歌,陆子安有些尴尬:“呃……那个……”

    “没关系的。”沈曼歌努力让自己微笑:“我们晚一天去也可以的!”

    看着她明明很失落,却强撑着的样子,陆子安都有些心疼,摸摸她的头发,他想了想,皱着眉头道:“早点睡吧,明天他们来得早的话,我们下午就走。”

    “嗯嗯。”沈曼歌乖巧地点点头:“那你也早点睡吧,今天雕了一天了都,晚上就别做了。”

    “好。”

    各自回了房,却都有些睡不着。

    陆子安脑海里总是回想起她失望的神情,隐隐有种冲动想打电话给卓鹏说让他明天别来了,但是理智却告诉他这样不行,于是辗转反侧。

    沈曼歌也在床上撂煎饼,一时想起陆子安摸她头发时的温柔,一时又想起段家人,想来想去,想得心烦意乱。

    最后她猛地坐了起来,一推门,刚好看到陆子安也推门而出。

    她下意识地眨眨眼:“子安哥,要不要咱们开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