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58章 福寿双全

    “我以为你俩今天不去了呢。”他抬头扫了一眼,收了手机准备起身:“走吧。”

    按掉手机,他猛然回头,看到沈曼歌微微低着头,提着裙摆缓步前行。

    她穿着一身白色长裙,没有过多的修饰,裙摆层层叠叠地往上伸展,如一朵盛放的花朵般优美,但是因为裙子材质的原因,就算铺了这么多层,裙子也并不蓬,很有垂坠感。

    长发盘在脑后露出修长的脖颈,胸前包裹得很严实,却反而有种禁丨欲的美感,仿佛一只小猫咪,挠得人心里痒痒的。

    她朝他走来,裙摆摇曳,走动间如弱柳拂风,如峨眉婉转,素面朝天却依然美得动人。

    明明穿着这样诱人的裙子,偏偏她面容纯真,眼神清澈,仔细盯着时好像还带着浅浅的怯意,仿佛一个不小心误入人间的精灵。

    “子安哥。”沈曼歌在他面前停下,抬起头有些期待又有些害羞地道:“好,好看吗?”

    岂止是好看。

    他忽然发现,她好像真的不是记忆中那个小屁孩了……

    陆子安怔怔地看着她,目光在她光滑的肩膀上停顿了两秒,皱眉道:“谁让你穿这样的?你还是个学生,怎么能穿成这样!”

    “这样怎么啦!”瞿哚哚从沈曼歌身后探出头:“这不挺好看的嘛!”

    好看是好看,但是……

    陆子安总感觉有些别扭:“但是她还未成年,就该穿得青春活泼,搞这么成熟做什么。”

    “哈?”这回轮到瞿哚哚懵了,惊讶地看向沈曼歌:“曼曼竟然没成年?”

    她下意识瞄向沈曼歌的胸前,再低头看看自己的,瞬间感觉被暴击。

    沈曼歌的手拉了拉裙子,疑惑地看向陆子安:“子安哥,真的不好看吗?这裙子也没多成熟啊……”

    看她挺喜欢这身打扮,陆子安迟疑了两秒:“就,太露了……”

    “啊,对了。”瞿哚哚将条毛披肩搭到沈曼歌肩上:“当然会带披肩啦!”

    加了条毛绒绒的披肩,倒感觉好些了。

    陆子安移开目光,故作从容地道:“行,先走吧,已经挺晚了。”

    下楼的时候,瞿哚哚趴在沈曼歌耳朵旁悄声道:“我说了吧,男人都是鳝变的。”

    之前还一副惊艳的样子,转眼就说不行,啧啧。

    邹凯的车停在楼下,看到他们下来,按了两下喇叭。

    陆子安和沈曼歌坐在后座,瞿哚哚拉开车门就坐在了副驾。

    她今天也精心打扮了一番,靛蓝色的裙子优雅而华丽,尤其是胸前欲露不露的沟壑更是非常吸睛。

    “我去……”邹凯盯着她打量几眼:“下血本了啊……”

    瞿哚哚瞥他一眼,很是得意地撩了撩头发:“现在知道姐姐有多漂亮了吧!”

    “呵呵。”邹凯虽然心里也挺惊艳,但是还是忍不住怼回去:“用了不少棉垫吧,等会掉出来两个就搞笑了。”

    “……呵,男人。”

    寿宴在卓家大宅内举办,大宅分前后两座大宅,前座二层是卓家的游乐场,地下一层分别设有室外及室内泳池,另有一个多功能运动室。

    一楼则是饭厅、客房及健身室等设备。

    大宅后座是起居室,另外有娱乐室、图书馆等。

    大宅外的停车坪上停了不少豪车,邹凯径直开了进去,停在了地下停车场里。

    坐电梯上去,直接就到了大厅里。

    邹凯在前边引路,一边道:“陆大师,你们的位置在前面一些,我带你们过去吧。”

    有专人上前接过陆子安的贺礼,恭谨行礼,送入偏厅。

    舞台上有当红歌手正在献唱,音乐回荡在华丽而具有古典色彩的大厅里,很是有绕梁三日的感觉。

    走到一半,瞿哚哚就被叫去了她爸那一桌。

    陆子安的桌次挺靠前的,其他位置都已经坐了人,陆子安扫了一眼,好像都不认识。

    邹凯彬彬有礼:“陆大师,您的座位在这里,请坐。”

    平时再怎么闹腾,这种日子还是得稍微讲究的。

    他给他们拉开椅子,陆子安和沈曼歌便都谢过后坐了下来。

    很显然,在座的其他人都认识邹凯,所以对他如此慎重对待亲自引路的陆子安他们都非常好奇。

    “陆大师……”桌上一个中年男子微微皱眉沉吟着,目光扫过往外走的邹凯,邹凯和卓鹏关系很好……

    他眼睛一亮,探身看向陆子安:“陆大师,请问你是不是长偃市的?”

    陆子安扫了他一眼,略微点了点头:“是,你是……”

    “啊,我……”男子跟夹在他和陆子安中间的人换了个座位,很高兴地道:“你好你好,我姓韩,叫韩哲,我很喜欢你的字,一直没有机会亲自谢谢你……”

    陆子安也总算想起来韩哲是谁了,就是托卓鹏找他要字的那个书法大家:“久仰久仰。”

    “你的字苍劲有力,笔势雄健洒脱,我几位老友见到了也都啧啧称叹,直说年轻一辈难得有此等功力,一直对你很神往想与你探讨一番……”韩哲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高冷,跟陆子安一见如故,聊得很是愉快。

    其他人也从话锋中隐约听出了点意思,不禁都暗暗打量着陆子安,猜测着他的身份来历。

    从字聊到墨,韩哲表示很遗憾,因为陆子安上次给他写的字的墨不是现研的。

    陆子安也很无奈,当时说得太急,他又不是专门玩书法的,自然没准备研墨。

    他们一直聊到宴会开始,直到卓老爷子上台讲话才停下,但韩哲还有些意犹未尽。

    到了祝寿环节,众人不禁都露出好奇的神色,不知道今年卓家后辈们会找到些什么样精妙的宝贝呢?

    卓家后辈排成一排,各自捧着自己的寿礼一个个呈上。

    站在最前面的原该是卓鹏,不知为什么却变成了卓鹏他堂弟卓伦。

    此时他正捧着一个正方形的盒子,端端正正搁到托盘的红色绒布上。

    盖子拿起,四边的木板自然展开,露出里面精致而小巧的【福寿双全】木雕。

    木雕的线条非常古雅,两个大寿桃鲜嫩饱满,桃树上还有两支灵芝,表面有一轮轮云状环纹,被称为“瑞征”或“庆云”,是吉祥如意的象征。

    但是众人的目光却不自觉地被它的材质所吸引,相比之下,精湛的雕工反而不足为其。

    “小叶紫檀!果然是小叶紫檀!”

    那独有的纹路,绝对是极品小叶紫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