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65章 福禄寿三星报喜

第65章 福禄寿三星报喜

    他想起自己之前那般得意洋洋的劲头,再想起陆子安提出根雕时的情形,臊得他无地自容。

    旁边的陆子安看出他情绪不大对,虽然这文康的身份存疑,但他也不想闹得太难看,毕竟这是卓老爷子的寿宴,所以低声道:“这只是个活动,不是比赛,平常心。”

    他是好意,文康也听出来了,但是他却更加不能理解。

    为什么?明明他爷爷上次害得他都被人砸了一砖头,他不是应该恨他吗?

    明明爷爷说他的技艺已经无人能敌,可是他却看得出来,陆子安于木雕上的造诣比他强出很多。

    他感觉太阳穴一突一突的涨,将放大镜还回去,放下陆子安的作品,忽然伸手拿起了搁在一边的刻刀。

    这个举动吓了一直盯着他的卓伦一跳,他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低声喝斥道:“文康,你特么别发神经!这是我爷爷的寿宴!”

    “你帮我改一下。”文康却根本没看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陆子安:“我的那个根雕,你如果能给我改好,我就相信你真的比我强。”

    陆子安微微皱眉:“那是你的作品,这只是个活动,你不用这样。”

    每件作品都是匠人呕心泣血之作,一般情况下是不能给人修改的。

    但是文康非常坚持:“如果你能修改得更好,我就心服口服。”

    其他人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看着格外坚持的文康都感觉有些奇怪,却因为不清楚内情不好开口。

    最后是卓伦将文康的手往前一推:“陆先生你就答应他吧,这人特别倔,你不答应他估计不会消停。”

    不知道为什么,陆子安觉得文康的固执让他感觉很熟悉。

    “好吧。”陆子安接过了刻刀,站在《福桃寿星》前仔细观察着。

    那棵扭曲的松树是整幅作品的败笔,文康输也是输在这一点上。

    陆子安略微打量了一下,发现文康这一半根材跟他的那一半有所不同,形态和枝杈并不多。

    他沉思片刻,直接落刀在了那棵老松上。

    在他的刀下,那扭曲的松树逐渐被雕琢成了两个人形,他因材施艺,一步步进行取舍、雕琢,不一会儿,便雕出了笑容可掬的福星和禄星。

    垂至地面的松枝被他略微修改了一下,改成了一朵朵祥云,连绵悠远,串连在福禄寿三星之间,让整幅画面显得更加完整而自然。

    最后只留下多出的一根粗大的枝杈还没有雕琢,他换了柄刀子慢慢进行雕琢,不一会儿,一只活泼而灵动的仙鹿便呈现出来。

    “这是《福禄寿三星报喜》吧?”

    “完成了吗?”

    陆子安放下刻刀,摇了摇头:“还需打磨。”

    旁边有人递来砂纸,他接过来开始进行打磨处理。

    经过他的打磨,黄杨木独特细腻的纹路逐渐呈现出清莹光澈的色泽,轻轻吹掉木屑,平滑流畅的线条使优质的木质花纹更自然。

    这才是真正的精细雕琢,造型非常讲究。

    每个细节都是精品创造,连那正跳跃回头的仙鹿都显得栩栩如生,只有这般浑然天成的工艺,方能尽显自然与艺术的融合。

    文康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周围的一切好像都已经离他远去。

    陆子安的雕工明明比他精湛,却将线条勾勒得与他极其相近,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这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这种对轻重拿捏得恰到好处的功夫,绝不可能是他爷爷说的不过知晓皮毛。

    到底是陆子安以前在藏拙,还是爷爷在骗他?

    可是陆子安刚才的所作所为看上去并不像那种会故意陷害他的人,能在这种关头提醒他不能失态的,会是爷爷口中不择手段的人吗?

    他恍惚间好像听到有人在问他服了没有,服了吗,了吗,吗……

    那是……白老爷子的声音,还有他爷爷的责骂,还有他爸爸的声音……

    不,他爸爸不是已经死了吗?

    文康仓皇四顾,目光在人潮中搜寻,他在哪,他在哪?

    “你怎么了?”卓伦发现了他的异常,低声询问道。

    其他人也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目光看向他。

    文康脸色惨白,踉跄着退了半步,忽然直接奔下舞台逃离了现场。

    “文康!”卓伦不放心,连忙跟了出去。

    文康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不少人窃窃私语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陆子安却已经完成了最后的打磨,不禁微微皱着眉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

    “好的,这次活动就到这里……”卓鹏连忙出声掌控局面,转移众人的注意力。

    趁着其他人都在看根雕,邹凯把陆子安带到了后面的客房里,瞿哚哚领着沈曼歌后脚跟了进来。

    “那个文康怎么回事啊,逼着陆大师雕刻,又突然跟疯了似的跑了,神经病。”瞿哚哚忍不住吐槽道。

    虽然她是为他打的不平,但是陆子安还是皱眉道:“不要背后议论人,他这样自然有他的原因。”

    瞿哚哚吐了吐舌头:“好啦好啦,我不说就是了。”

    “子安哥你休息一下吧,我看你刚才时不时扭一下手腕,是不是累了?”沈曼歌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陆子安点点头,无奈地道:“黄杨木太硬了,尤其又是根材,所以比较费力。”

    邹凯连忙道:“陆大师你要不要休息一下?里面那间房有床的!”

    刚好陆子安连续雕了这么久也确实挺累的,反正离开席还有一段时间,他也就没拒绝:“那好吧。”

    他睡下了,瞿哚哚和邹凯自然得离开。

    沈曼歌怕陆子安睡过头,错过了晚会,索性从书架上拿了本书坐在边上看。

    给他们关上门,瞿哚哚出来后,忍不住吐槽道:“我怎么觉着看上去好像是曼曼在照顾陆大师啊,这当牛做马的,搞屁啊,不应该是陆大师把曼曼宠成小公举吗?”

    “每个人的相处方式不一样呗,没准在背后他们又是反过来的呢?”邹凯吹了声口哨:“怎么,很奇怪?你要想的话,我可以给你当牛做马啊,这样就觉得正常一点了吧?”

    瞿哚哚斜睨着他:“呵呵,我咋这么不信呢?”

    “为啥不信啊,真的,只要你给我草,我绝对给你当牛做马。”邹凯嬉皮笑脸。

    “哈哈,我还是头一回听到有人说自己是吃草的,可以啊,你……”话说到一半,瞿哚哚看着邹凯脸上猥琐的笑容突然住了嘴。

    慢着,这草的音好像不大对……

    仔细回味两秒,她一巴掌就扇过去了:“死变态!滚开!离我远点!”

    邹凯早在说完后就跳到了一边,这一巴掌当然没打到,眼看她还想打,他果断地跑了出去,门外遥遥传来他嚣张的笑声。

    瞿哚哚穿着高跟鞋,当然不可能追得上,只能气得小脸通红,怒骂道:“别让我逮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