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66章 说来话长【为清橖盟主加更!】

第66章 说来话长【为清橖盟主加更!】

    这一觉陆子安睡得很好,醒来的时候,屋子里灯光柔和。

    沈曼歌竟然还在看书,他一边起身,一边奇怪地道:“你在看什么书啊,这么入迷。”

    沈曼歌回过头来:“啊,子安哥你醒啦?”

    她晃了晃手里的书:“没什么,就这书架上的,《工艺品名品鉴赏》,你想看吗?”

    “算了。”这种书他以前都看吐了。

    陆子安起身去洗漱,出来后看她还在看,忍不住道:“你对这个很感兴趣?”

    “嗯。”沈曼歌想了想,支着下巴道:“我爸特别喜欢木工,估计是陆叔叔带他玩的,小时候还给我做过木头枪呢,那时候他还经常跟我讲些关于木匠的神鬼故事,后来我才发现,他根本就是套的故事模板,只是把里面的男主全都换成了木匠。”

    陆子安想了一下,唔……

    嫦娥与木匠,七仙女与木匠,田螺姑娘与木匠……

    画面太美不敢想,这种脑洞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他还给我做了一箱子的玩具什么的,我都锁保险柜里了,嘿嘿。”沈曼歌笑得很是满足。

    “好吧,我就说你怎么能对木雕这么了解,原来因为沈叔的缘故,我还以为你天生的呢。”陆子安手在桌上轻轻一敲:“那你看完了没?快开席了,我们出去吧。”

    “嗯,看完了。”沈曼歌把书放回原位。

    瞿哚哚一腔怒火没处发泄,正憋屈着呢。

    听到门响,她转头看到沈曼歌,直接就扑上来了:“曼曼!”

    一嗓子叫的把沈曼歌吓了一跳:“怎,怎么了?”

    瞿哚哚委屈得不行:“你都不知道,啊啊,好气啊,邹凯那个混蛋竟然跟我开黄腔!而且这都不是第一回了,我要杀了他!杀死!剁碎!喂狗!”

    “……”

    等她吐槽完,陆子安和沈曼歌也大概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沈曼歌皱着眉道:“邹凯怎么能这样?也太过分了!哚哚你别气了,走,我带你找他去!”

    “我追不上,他跑得特别快。”瞿哚哚又委屈又生气,眼眶都有些泛红:“曼曼你以后也别理他了!”

    “好,不理他!”沈曼歌温言安抚着她。

    陆子安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直接道:“让邹凯给你道歉,走吧,我们出去找他。”

    三人还没来得及动呢,门突然被人打开了,邹凯急吼吼地跑进来,满头满脸的汗:“卧槽卧槽,快让开,让我躲躲……”

    “你还敢回来!?”瞿哚哚眼睛一扫,直接拎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就要去拦他:“站住,老娘要拍死你!”

    “卧槽。”前有狼后有虎,邹凯被迫急刹车,气都喘不赢了。

    他权衡再三,只能苦着脸道:“哚,哚哚大人,我错了……真的,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先帮了我这一回,我绝对……”

    “阿凯?”后面一道带笑的男声传来,一人斜倚着门框,垂眸点了支烟,浅笑道:“你跑什么呀,咱又不是外人。”

    这人哪来的?

    这抽烟的姿势有点小帅啊……

    瞿哚哚有点迷糊地想着:不是外人,那是……内人?

    陆子安挑了挑眉:“吴先生?”

    吴羽跟陆子安打了声招呼:“陆大师,你也在这啊,正好,我带了几块好料子过来,等会带你去看。”

    陆子安笑笑:“好,原来你跟邹凯认识啊……”

    “岂止是认识……”吴羽笑眯眯,一副说来话长的神情:“我……”

    “卧槽快闭嘴,老子不认识你!”邹凯满面惊恐地大叫。

    “……”这到底闹的哪一出啊?

    吴羽也不生气,慢悠悠走进来:“阿凯,你这也太没良心了,你知不知道这样我会……”

    “卧槽求你别说了,你别过来,啊啊啊!”邹凯嗷嗷叫着,环顾四周不知道往哪逃,脑子一抽竟直接拉开窗户跳窗跑了。

    这反应,童年阴影也不过如此了吧……

    “……”众人都懵了。

    这吴羽到底干过什么呀,把邹凯个小魔王吓成这样?

    “啧,怂货。”吴羽吐出个烟圈,修长的手指夹着香烟煞是好看。

    走到他们跟前的时候,他瞥了瞿哚哚一眼:“咋地,妹儿,受委屈了?”

    瞿哚哚眼睛一亮,期待地道:“嗯嗯!吴大哥,你是邹凯什么人呀,他怎么看上去很怕你呀!”

    “呵……他不是怕,是怂。”吴羽直接在她端着的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怎么地,他欺负你了?”

    “对啊!呜呜呜,他一直欺负我!”瞿哚哚拿出她二十来年积累的卖萌经验:“吴大哥,你是怎么做的呀,他怎么那么怕你?”

    吴羽打量她一番,目光在她胸前停了两秒,点点头:“他可能是会欺负你。”

    在瞿哚哚发飙之前,他挑挑眉,压低声音道:“想不想知道治他的法子?”

    “想想想!”瞿哚哚眼睛亮晶晶,只差没摇尾巴了。

    吴羽咧开嘴笑笑,朝她勾勾手指头,在她耳边如此这般一番。

    瞿哚哚听得脸都皱了起来,迟疑地道:“这……能行嘛,而且,我也不会啊……”

    “好说。”吴羽摸出手机:“来,加哥微信,要多少哥都有。”

    旁边的陆子安和沈曼歌听得一脸茫然,对视一眼:他们在搞什么?

    吴羽发完后便看向陆子安:“陆先生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咱们去看看材料吧?这批材料有两块成色不错的,我感觉你会喜欢。”

    “我没什么事了,走吧。”

    瞿哚哚反应过来,在他们走出去之前扬声道:“那个,吴大哥,能不能告诉我他为什么会怕这个吗?我看他平常挺……那个的啊。”

    脚步一顿,吴羽抽了口烟,神秘莫测地道:“这个啊,还是让邹凯自己跟你说吧,哈哈哈。”

    陆子安和沈曼歌对视一眼,默默地在心里给邹凯点了根蜡。

    保重吧,阿门。

    这一次吴羽带来的木料确实都挺不错的,瞿老板给他送的跟这些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果然好东西是不可能批发的。

    陆子安很满意地点点头:“行,这些我都要了,多少钱?”

    “咳咳,谈钱就俗了。”吴羽把烟掐了,头一回正儿八经地说话:“我想要陆先生给我雕个倒流香,时间嘛,随你安排,我不急,只要你给我雕了就成,这批货就当手工费了,行不?”

    陆子安沉吟道:“我们又不是只交易这一次,我觉得……”

    “下次再说,下次再说。”吴羽挑眉一笑:“行了,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回头我把材料给你一块儿送回长偃市,你就不用操心了,走吧,吃饭去,前边这么热闹该是开席了。”

    他这么豪爽,陆子安也就随他去了,反正如今他雕件玩意出来也不便宜,应该也不算他占吴羽便宜。

    因为有些人还有事,所以晚宴没有参加,桌上空了几个位置出来,吴羽直接坐在了他旁边。

    韩哲想跟他换,结果人家一句冷冰冰的不换,直接把韩哲想再跟陆子安聊聊的机会都给掐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