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67章 一物降一物

第67章 一物降一物

    于是吃完饭,韩哲但凡逮到空档就提醒陆子安明天下午的聚会,一副生怕他爽约的样子。

    陆子安哭笑不得:“您放心,我一定去,真的,绝不骗你。”

    吃完饭,陆子安被人逮住各种寒喧,沈曼歌看到瞿哚哚往后边休息室去了,不一会邹凯也跟了过去,不由微微皱起了眉。

    之前的事情她可还记得的,邹凯这人虽然没什么坏心,但是瞿哚哚明确说了不喜欢,如果继续的话怕是得闹出事来。

    她轻轻拉了一下陆子安的衣袖,压低声音道:“子安哥,我去趟洗手间。”

    “嗯。”陆子安点点头。

    沈曼歌从过道上穿过,直接拉开了休息室的门,还没进去,就听到了邹凯的声音。

    “我错了,真的我错了,你,你别哭了……”

    他竟然把哚哚弄哭了?沈曼歌的火蹭地就冒上来了。

    刚抬手准备进去,就听到瞿哚哚哼了一声:“你知道错了不?”

    虽然有点鼻音,但是女孩子都能听得出来,这……好像是在假哭啊。

    “知道知道,我错了我错了,真的,求你别哭了,我……”邹凯恨不能举双手双脚投降:“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在微博上看到个段子拿来逗你一下,没别的意思……”

    瞿哚哚大声地抽噎了一下:“那你以后还欺负我不?”

    “绝对不!真的,我要再混你就抽我!我不带还手的!”邹凯连忙给她扯纸巾,抽了一把出来,全糊她脸上。

    瞿哚哚嗯了一声:“那行吧,你出去吧,看在你这么诚恳地认错的份上,这一次我就原谅你了。”

    邹凯在心里给她磕了个头,再次夸赞了一番她的美貌,并保证绝不再犯,才迫不及待地跑了。

    躲到一边的沈曼歌看着邹凯远去,才拉开门走了进去:“哚哚?”

    走到沙发前,看到瞿哚哚把脸埋在抱枕里,肩膀一抖一抖的。

    难道她猜错了?她不是装的是真的在哭?

    沈曼歌连忙走过去:“哚哚?你没事吧?邹凯他又惹你了?”

    “没。”瞿哚哚抬起头露出一只眼睛,闷声道:“他出去没?”

    “出去了,已经走了。”

    瞿哚哚这才把脸全部露出来,哈哈大笑:“笑死我了卧槽,他再不走我都憋不住了。”

    “……”沈曼歌一脸茫然:“你果然是装的。”

    “开什么玩笑,我是很气啦,但也不至于哭。”瞿哚哚拍着枕头大笑:“这法子是吴大哥告诉我的,果然有神效!嘿嘿嘿,他说的另一个法子肯定更有用……”

    沈曼歌看着她布满算计的笑容,心里打了个笃,默默为邹凯念了一遍金刚经。

    一物降一物,邹凯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

    “哎?对了,曼曼,我刚听说明天你们会参加韩大家主办的书社活动?”

    沈曼歌点点头:“是啊。”

    “好,我也去!嘿嘿嘿!”瞿哚哚眼珠子灵活地转动着,一看就知道是在想什么坏点子。

    虽然不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药,但是想着陆子安还在等她,所以沈曼歌也没细问,只确定她没事便回了大厅。

    陆子安已经没跟人聊天了,正站在一边等她,看到她出来:“好了?”

    “嗯。”

    “想不想去跳舞?”陆子安抬抬下巴,外头草坪上已经布置了一个舞池:“等会还会放烟花,你是想再玩一会儿还是早点回去睡觉?”

    沈曼歌穿了一天高跟鞋有些不习惯,脚脖子有些累,跳舞她也不会,索性摇摇头:“我不想跳,要不我们回去吧。”

    “也行。”陆子安对跳舞也不感兴趣,便四下看了一眼:“那等我跟卓老爷子说一声就走。”

    结果卓老爷子正在舞台那边跟人聊天,围的人挺多的,陆子安便让沈曼歌在花柱下等他:“别乱走,我去去就回。”

    沈曼歌等了一会,感觉有点无聊,看陆子安还在等卓老爷子跟人说话,索性回厅里拿了一小碟子蔓越莓饼干决定边吃边等。

    饼干香甜酥脆,味道挺不错的,她吃得眼睛一亮,琢磨着:要不,她也学着做做烘焙?

    正在她吃得开心的时候,前边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然后一朵巨大的烟花就在空中绽放。

    前一波的烟花还没完,第二波烟花已经补上,在空中绽放出一个巨大的寿字,边上的小烟花像是一朵朵牡丹。

    “真美。”她喃喃。

    “是啊,真美。”旁边一道男声响起,伴随着舞池悠悠的曲调,一个男子走到她身边,优雅地朝她伸出手。

    呃……这是什么节奏?

    男子见她怔住,露出自认为最帅气迷人的笑容:“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吃你一块饼干?

    沈曼歌两秒内脑补完毕,不等他说完,迅速拈起最后一块小饼干,把空盘子给他看,理直气壮:“你看!没有了!你喜欢吃就自己去拿吧!里面还有很多!”

    “……”

    这妹子咋不按套路出牌呢?她的羞涩呢?怎么眼里就只有吃的?

    刚好陆子安走了过来,沈曼歌高高兴兴迎了过去,他也就直接转脸邀请了另一位女子。

    “他刚跟你说什么?”陆子安一直观察着这边,看到有男的朝沈曼歌走过来才结束了谈话赶过来的。

    “没什么,他想吃我的小饼干,我没给。”沈曼歌把最后这块饼干举到他面前:“子安哥,给你吃,挺好吃的!”

    陆子安不由失笑,人家那姿势明明是想邀舞好吧……

    随手拿过来嚼了两下,他点点头:“是不错。”

    两人一道回了酒店,沈曼歌脱了高跟鞋就吁了口气:“啊……舒服。”

    “既然这么累,明天就别穿了,穿休闲一点。”陆子安把外套挂衣架上:“没破皮吧?”

    “没,这料子还行,我也没走多少路,就是不大习惯。”沈曼歌想了想:“那明天不是要参加书社活动嘛,穿得很休闲没事不?”

    “没事,是个活动又不是酒会,就穿普通衣服就行。”

    因为反正是在下午,所以第二天早上陆子安也没准备起太早。

    结果八点钟都不到,就听到外头传来的尖叫声。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等听清楚是沈曼歌的声音以后立刻爬了起来,穿着睡衣就跑了出去。

    “怎么了怎么了?”

    沈曼歌整个人都巴在窗户上,指着外面兴奋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啊啊啊!我去我去,雪!快看!下雪啦下雪啦啊啊啊啊!”

    “……”陆子安无语了。

    “你快看啊下雪啦!”沈曼歌从左边蹦到右边,然后嫌在屋子里看不尽兴,登登登跑进房间,没多久就全副武装地出来了。

    陆子安表示不可思议:“你竟然还带了手套?”

    然而沈曼歌根本没理他这一茬,她整个是蹦蹦跳跳着蹿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