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69章 天下第一帅【为林语生掌门加更!】

第69章 天下第一帅【为林语生掌门加更!】

    冬阳竹编历史悠久,工艺精巧,是传统工艺美术园地中的珍宝。

    曾有大师甚至创造出了“竹编书画艺术品”,开创了竹编艺术新的领域,将传统竹编工艺提高到更高的层次。

    只可惜如今竹编技艺后继乏人,这项技艺已经失传,竹编行业也已经很久不曾出现惊才绝艳的大师了。

    他分神的这会,徐姑姑已经在开始做示范了:“竹编分起底、编织、锁口三道工序,先用经纬编织法起底,像这样,对,一横一竖地排列,然后左手按住左下角,右手一根一根地穿搭……对,就是这样。”

    沈曼歌手指修长,轻轻挑起竹条一根一根地穿插着,虽然比不上徐姐的速度,但竟也有模有样。

    “咦,小姑娘很有灵性嘛。”徐姐诧异地看着她:“以前真没学过?”

    沈曼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学过,只是我妈妈是服装设计师,以前教过我不用针用毛线织围巾的办法。”

    徐姐了然地点点头:“对,跟那个意思差不多,来,再加两根进去,往这边,哎,对。”

    看着她学得挺像那么回事的,陆子安也来了兴致,手指翻飞,很快就追上了沈曼歌的进度,这种基础性的东西还是难不倒他的。

    大概编出一块正方形的竹块,正准备折角编成竹篮,韩哲手机响了。

    是书社那边人都到齐了,打电话来问他们去哪了。

    “他们肯定是看到我车了。”韩哲放下手里的东西,笑着看向陆子安:“那我们先过去吧?”

    陆子安嗯了一声:“那这些……”

    “没事啦,放这边等会我也能用的。”徐姐笑容温婉地站起身来:“我送送你们。”

    沈曼歌还有些意犹未尽:“我觉得这个还蛮有趣的,子安哥你会做吗?”

    “不怎么会,学学也许能行。”陆子安这么想着,心思一动,打开系统界面的竹编技艺。

    结果一看那评价,他差点没气死。

    【竹编技艺:看客】

    是的,这一次连生疏都不是,初级都没有,直接就是一观众。

    不生气不生气,跟系统生气也没用。

    看了看,好像木雕的点数不能通用,看来系统这是下狠手啊。

    他决定了,回头他就搞些竹条,天天编,升到初级能要多少点数,慢慢就上来了,一千点也很容易的,看系统还给他评价看客不。

    不过目前的重点自然还是木雕。

    其实这次来东林市,陆子安也有着自己的考量。

    技艺越熟练,他就越感觉自己知识的匮乏,他需要接触更广袤的世界。

    或许,敦煌那个订单会是一个转折点……

    还没等他想完,就已经到了书社大厅。

    “哎呀这位就是陆小友啊,果然玉树临风。”

    “来来来,墨都研好了,专等着你了。”

    陆子安被人簇拥着,直接就往桌边去了。

    沈曼歌正准备跟过去,看到邹凯站在右边的台阶上朝她招手。

    “你在这干什么?”沈曼歌皱眉看着他。

    邹凯嘿嘿笑了一声,指了指台阶下的摄像机:“我不是喜欢录点视频什么的嘛,这回是被我爷爷逮过来当苦力的!你跟我站一块吧,陆大师身边挤太多人你啥都看不着,我们站高点反而看得清些。”

    仔细一想,是这么个理儿。

    沈曼歌表示非常赞同!邹凯心地还是很好的!

    结果刚站稳,邹凯就低声道:“曼曼你看,从这个角度,有没有一种指点江山的感觉?你想象一下,你就是女王,陆大师就是你的臣民,你拿着小皮……”

    一声惨叫强行截断在喉咙里,他后头的话嘎然而止。

    沈曼歌优雅地收回脚:“别惹我,明白?”

    明白明白,很明白了。

    众人非常期待,陆子安也就没客气,想了想就挥毫写下【高山仰止】四字。

    笔是书社准备的狼毫笔,手感极好。

    狼毫用的并不是草原的狼,而是黄鼠狼的毛,这种笔比兔毫稍软,弹性较大,写出来的字苍劲有力。

    他写的是行草书,行草书讲究的就是一个气势,书随心动,笔由心发,方能显示行草的那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陆子安行笔沉着而痛快,借助于八面出锋,自然地显示出墨色浓淡,湿中有干,干中有湿,浓中有淡,淡中有浓,简简单单一幅字紧密却又互相揖让,竟仿佛拥有千万般变化,极富节奏感。

    “好字!”旁边一老者一抚掌:“笔速急掣,狂狷一路,好!”

    另一个连连点头:“果真是妙啊!于变化中有呼应,动中有静,静中有动,这才是墨趣!”

    “一气呵成,笔速快而精,于细微处见笔力,确实不错,陆小友习字有二十来年了吧?”

    陆子安微笑着点点头。

    “难得,确实难得,年纪轻轻这般沉稳,果然是后生可畏。”之前抚掌夸赞的老者点头赞叹,忽然话锋一转:“小凯,来,过来,你也写一幅。”

    正在查看自己拍摄效果的邹凯僵住了,面容有些扭曲,嗫嚅道:“爷爷,我,我不会……”

    邹老爷子眉头一肃:“邹凯,我平常怎么教你的?作为一个男人,说话要有魄力,要有胆识,畏畏缩缩像什么样!”

    邹凯脖子一梗,壮了壮胆子,大声道:“老子不会!”

    “哎哟你个小兔崽子,我还治不了你了,你给我下来!”邹老爷子来火了,直接拿了条戒尺就过去了。

    邹凯吓得哇哇大叫,直接往门外蹿。

    陆子安看得很是兴味,看来,邹凯这性格是遗传啊。

    其他人显然早就习惯了,对这一幕视若无睹,重心全放在了他的字上。

    沈曼歌悄悄摸摸的走过来,低声道:“子安哥,你有没有发现,邹凯挺怕他爷爷的。”

    “嗯,正常吧,怎么了?”陆子安随口问道。

    沈曼歌弯唇一笑:“嘿嘿,他上回不是说你给他写的字被人抢了嘛,你再给他写一幅吧。”

    咦,这么好?

    陆子安斜睨着她:“邹凯拿什么贿赂你了?”

    “没有。”沈曼歌压低声音:“就给他写他想要的那幅字【天下第一帅】。”

    看着她眼底的促狭笑意,陆子安大概明白了点什么,失笑道:“邹凯得罪你了?”

    “哎呀没有,就逗他玩玩儿,写嘛写嘛。”沈曼歌扯了扯他的衣角,心里头想着邹凯总是嘴贱,就该治他一治,哼。

    她难得提个要求,陆子安当然得满足她。

    于是邹凯好不容易把老爷子哄开心了,一进门看到那幅字就震惊了。

    “啊啊啊,就是我想要的,天下第一帅,陆大师你太棒了!”邹凯兴奋不已。

    是的,为了让他能看懂,陆子安写的行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