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70章 心中有丘壑,自然万物生

第70章 心中有丘壑,自然万物生

    邹凯还在兴奋,邹老爷子一戒尺就抽过去了:“不学好,长得好能当饭吃吗?让你学,让你学点东西天天就知道瞎玩……”

    于是邹凯一阵鬼哭狼嚎又逃出去了。

    沈曼歌表示很满意。

    刚才闲聊的时候,邹凯各种吐槽他爷爷,基本把底都给抖光了。

    他爷爷最欣赏的是满腹经伦的人,最讨厌的就是拿长相说事的人,尤其厌恶邹凯夸自己长得帅。

    更不用说邹凯还让人给他写幅这样的字,老爷子不打扁他才怪,这一回邹凯应该没那么容易把他爷爷哄好了,嘿嘿。

    他们正说话呢,韩哲过来了,温和地道:“陆小友,谢谢你赠给书社的这幅字,我们会把它裱起来好好收藏的,为了感谢你的赠送,我代表书社所有成员想邀请你进入藏书阁观赏。”

    藏书阁?

    看这书社的规模,能在东林市这样大的园林里建书社,尤其参与者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书法爱好者,能被他们珍而重之珍藏的绝对不是凡俗之物。

    陆子安自然不会放过这样增长见识的机会,当即就点点头:“那就多谢了。”

    韩哲跟众人打了声招呼,去里间取了钥匙,便领着陆子安他们出去了,屋里众人犹自盯着墨迹未干的字欣赏品鉴着。

    藏书阁位于书社左侧,为三层楼房,楼上通为一间,楼下分为六间,取“天一生水,地六承之”,意在防火。

    园林布局也十分精致,四周种了非常雅致的竹林,如果不是有人带路,还真不一定能迅速找到藏书阁的位置,足可见其隐蔽。

    开门进去,里面有人迅速走了过来,韩哲跟他比划了一下,他便折身打开了一间房门。

    韩哲解释道:“他是聋哑人,现在打开的这间里面收藏的是一些名人书画。”

    房间里没有一点多余的装饰,全都是字画,或裱或框,或卷于架案。

    陆子安一张张欣赏过去,最后在一幅名为《江山揽胜》的画前停了下来。

    这画笔力劲挺,笔墨恣肆却遵循法度,画风清逸潇洒。

    其风韵集合了众家之长,却又在表现手法上有所创新,体现了对传统的传承和创造性延伸到人文理念。

    但却并不是单一的取法某家,亦非东拼西凑以示丰盈,这是在古今涉猎之后的取舍,是在自己风格追求之中的博观。

    这种审美体验极具个性特征,虚实得体,浓淡相间,静动结合,表现出一种宁静、纯情、空灵和美的气氛,观之依觉意犹未尽。

    他仿佛明白了什么,脑海里思绪飞转,却始终抓不住那最重要的一点。

    “陆小友有没有觉得这笔锋很熟悉?”却是韩哲微笑着道:“笔力遒劲,并不一定就得凌厉,运用得当它其实也可以温雅绵长。”

    对。

    就是这个!

    陆子安眼睛一亮,他的短处正在这里!

    有系统的帮助,他的技艺确实一日千里,但是思想境界却没有跟上,以至于做出来的作品美则美矣,却不够空灵宁静。

    那次雕琢竹根雕狮子的时候,他就有这种隐约的感觉,只是那一次有沈曼歌的帮助,他化险为夷顺利度过了那个难关,但是却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他喃喃道:“书画可取万家之长融为自己的风格,那,木雕呢?”

    韩哲没想到他悟性如此之高,赞许地点点头:“天生万物,不离其宗,木雕技艺博大精深却又与各行各业相辅相成,书画能创造新的风格,木雕自然也能。”

    “天生万物,不离其宗。”

    的确如此!

    韩哲引着他往外走:“我与卓大师交往甚繁,对木雕也算小有涉猎,小友昨日的作品虽气势磅礴,雕工精湛,我却只看到了它的凌乱无章,我们讨论一番,觉得问题出在你的心境上。”

    是的,真正的大师当心胸宽广,心中有丘壑,自然万物生,所以他们的作品才能温和从容,淡雅而宁静。

    陆子安认真地点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谢谢您,韩大师。”

    “哎!不过是朋友之间的探讨,谈不上谢。”韩哲连连摆手,带他在一楼二楼转了一圈。

    陆子安感触颇深,很多时候甚至往画前一站便是半个小时。

    这时候沈曼歌和韩哲都是自行观看其他作品,耐心地等待着,这个过程对陆子安来说非常重要,不能打扰。

    三楼是间阁楼,就不是书法字画了,而是各类木雕竹编。

    韩哲一边引路一边解说:“这些都是我们社员这些年四处搜罗收集的一些木雕,木雕技艺源远绵长,流派众多,可惜如今很多都已经败落,甚至连冬阳白家都已失传,实在可惜。”

    这里面的木雕类型丰富,风格众多,陆子安一路辨认过去。

    冬阳木雕,黄杨木雕,荃州木雕,金漆木雕,龙眼木雕,远京宫灯,朱金木雕,剑川木雕,东林木雕船……

    他在阁楼中来回往复,时而皱眉时而欢喜,整个人如痴如狂,有时甚至忍不住拿起一支笔在空中挥舞,仿佛正在雕刻着心中的作品。

    有时他会低声吟唱,沉浸在这些作品唯美的意境之中,时间的长河在他眼前缓缓流动,以作品为基石,他与这些创作者进行着灵魂深处的交流。

    当他走出阁楼,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得到了一次升华。

    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庄重地给韩哲鞠躬行礼:“谢谢韩大师的指点,我受益良多。”

    “不用不用,不必谢我,其实这是卓大师的意思,他觉得如果他直接指点你,你可能也会理解,但是到底不如你自己领悟来得直接,所以才会让我带你来这边。”韩哲笑笑,关上门带他下楼。

    陆子安这才想起沈曼歌,不由四下张望道寻找。

    韩哲连忙解释说因为担心沈曼歌一直站着等会无聊,所以他让她取了些书籍在二楼静室休息。

    静室其实就是一间普通的房间,里面有几张桌椅,是书社的人进来看书的场所。

    但是陆子安的目光却不自觉被角落里摆着的一个大木桩所吸引,木桩形状端正,下粗上细,呈宝塔形状,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应是极为难得的沉香木,怎么没有雕琢,就这么放在角落里?

    韩哲给他倒了杯茶,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便笑了:“这个沉香木啊,其实是上一届社长楚大师捐给书社的,本来是想请卓大师雕琢成藏书阁的模型,但是卓大师已经封刀,后来也寻不到合适的人选,便只能搁置一边。”

    他给陆子安添了盏茶,才微笑着看着他:“楚大师一直引以为憾,说让我寻找合适的木雕大师……”